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落馬書記生活非常糜爛 唔係一般的爛

2014年,衡陽市委書記李億龍(右)到企業調研。(資料圖/圖)

知情人士介紹,李億龍一到衡陽就成立了一個調查組,專門搜集張文雄在衡陽期間的問題。

“你要講童名謙係個壞人,我肯定不同意。”衡陽市委一名副處級官員講。在她眼裡,童名謙就係一個糊塗官。

一個地方連續數任市委書記落馬,非衡陽獨有。

“在衡陽,沒有人敢不聽李億龍的。通過賄選案,他處分了一大批衡陽幹部,又提拔了一大批順從他的幹部。”

2008年3月至2016年3月,整整8年的時間裏,衡陽換了3任市委書記,他們分別係張文雄、童名謙和李億龍。如今,這三人已全部落馬。

把視角聚焦在衡陽,不難發現:官員與局部政治生態相互影響的表象背後隱藏的係一個老話題——一把手監督難的問題。

“救火”書記生活糜爛

“大家都知道李億龍到衡陽來係救火的,但沒想到他更壞。”2016年12月8日,衡陽市一名副處級官員在市委大院內的辦公室里對南方周末記者講。

李億龍到衡陽要“救”的“火”,係指2013年該市發生的人大賄選案。在當地,這場舉國震驚的賄選案被稱為“409案”。

2012年12月28日至2013年1月3日,衡陽市召開第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共有56名當選的湖南省人大代表存在送錢拉票的行為,涉案金額達1.1億餘元人民幣,有518名衡陽市人大代表和68名工作人員收受錢物。

彼時,擔任衡陽市委書記的係童名謙。2013年12月18日,中紀委發佈消息,童名謙接受調查。事後中紀委通報稱,童名謙在任湖南省衡陽市委書記期間,作為市換屆工作領導小組組長、嚴肅換屆紀律第一責任人,不正確履行職責,對衡陽市人大選舉湖南省人大代表前後暴露出的賄選問題,沒有及時採取有效措施嚴肅查處,導致發生嚴重的以賄賂手段破壞選舉的違紀違法案件,政治影響和社會影響極其惡劣。2014年8月18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玩忽職守罪判處童名謙有期徒刑五年。

2013年3月,賄選案發,在懷化已經當了五年多市委書記的李億龍在57歲高齡時被調赴衡陽救火。在懷化任職期間,李億龍以強勢著稱,對此湖南人用“霸蠻”這樣一個方言描述他。

未料2016年11月23日,湖南省紀委發佈消息:經查,李億龍違反政治紀律,在組織談話函詢時,不如實講明問題,且採取與他人串供、退贓等方式對抗組織審查;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貪圖享樂,在生活上搞特殊化,長期使用公款僱用專職保姆為其提供生活服務;違反組織紀律,獨斷專行,在幹部選拔任用中為他人謀取利益,本人或其特定關係人收受財物;違反廉潔紀律,收受禮金,用公款支付個人費用;違反生活紀律,道德淪喪,與多名女性發生不正當性關係,搞權色、錢色交易;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濫用職權在企業經營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

“李億龍生活上非常糜爛,唔係一般的爛。”衡陽市政府機構的一名副職官員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落馬前,網絡上曾爆出李億龍情婦艷照,李矢口否認。

“據我所知,到現在為止,李億龍只交代了與多名女性不正當關係的問題,其他問題都拒不交代。這一點倒係與他的性格相符。”一名熟悉衡陽官場的知情人士稱。

多個湖南政界的信源向南方周末記者證實,李億龍被湖南省紀委帶走的當天,衡陽下轄的縣級市耒陽市市長劉革生為送別已不再擔任市委書記的李億龍,上門送了5萬元錢。當時李億龍不在家,保姆代收後從中抽走咗2萬元,只轉交給李億龍3萬元。李億龍被帶走時,這3萬元錢被現場查獲。目前,劉革生已經被免去市長職務。

暗查並檢舉前任

臨危受命的“救火官員”一般都會被重用或者提拔。

2014年8月,山西塌方式腐敗後多名官員入晉“救火”。

從中紀委調任山西擔任省紀委書記的黃曉薇,目前已擔任山西省委副書記。從重慶調任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書記的吳政隆,已擔任江蘇省委副書記、南京市委書記。從北京市平谷區委書記調任大同市委書記的張吉福,已躋身山西省委常委。從中紀委案件一室調任山西省紀委副書記的遲耀雲被提拔擔任文化部黨組成員、紀檢組長。

李億龍,成為罕見的例外,而他的落馬,則牽扯出了時任湖南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部長張文雄。

兩個獨立的湖南政界消息源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李億龍落馬後揭發檢舉了張文雄,“湖南官場很多人都知道,李億龍和張文雄係死對頭。”

李億龍與張文雄的交集,始於2006年。2006年,已經幹了3年湖南省委副秘書長的張文雄調任懷化市委書記,李億龍則從省會長沙的市委常委、縣級市瀏陽市委書記調任懷化市長。蹊蹺的係,張文雄在懷化只當了一年市委書記就調回了湖南省委繼續擔任副秘書長。

“據我所知,當時就係李億龍把張文雄鬧走的。”知情人士透露,李億龍性格強勢,而張文雄又比李億龍年輕6歲,當時黨政不和成為懷化官場公開的秘密。

2008年3月,回到省委副秘書長位置上又幹了一年左右的張文雄,被調任衡陽市委書記。同一年,李億龍出任懷化市委書記。2011年12月,張文雄被提拔擔任省委常委、宣傳部長,離開衡陽,童名謙接任。2013年3月,57歲的李億龍調任衡陽市委書記,接替賄選案後離開衡陽的童名謙。

上述知情人士介紹,李億龍一到衡陽就成立了一個調查組,專門搜集張文雄在衡陽期間的問題。

一名熟悉衡陽政界的知情人士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李億龍到衡陽擔任市委書記後,衡陽市白沙洲工業園區管委會主任曾義國揾到李億龍,想動一動。李億龍就問曾張文雄在衡陽當書記期間的情況,曾開始大談張文雄的政績,李不悅。在李億龍的引導下,曾開始談其掌握的張文雄的啲問題,李億龍大喜,“這就對了嘛,講,就按這個思路講落去。”

2015年4月,曾義國被調任縣級市常寧市委書記。2016年4月,李億龍落馬後,6月,曾義國隨即也落馬。

李億龍不僅通過下屬調查政治對手,還會利用媒體人。12月13日,被羈押在衡陽看守所的前媒體人格祺偉通過其律師廖曜中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2013年4月,李億龍到衡陽任職後5天內要求《衡陽日報》換了3個報頭。衡陽市一名副廳級官員通過中間人將此事告知了他,他隨後公開進行了披露。

幾天後,李億龍約他在辦公室見了面,一方面示好提出可以給他在衡陽宣傳系統解決一個正科級待遇,一方面要求格祺偉講出背後指使者。幾個月後,在李億龍的授意下,衡陽市公安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了格祺偉。

“李億龍的政治對手,也在反攻他。沒有這些人在背後支持,我也不敢去搞李億龍。”格祺偉講。2016年5月,湖南衡陽市雁峰區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判處格祺偉有期徒刑六年。

“唔係衡陽害了他們,係他們害了衡陽”

2016年12月初,一場圍繞着衡陽三任市委書記落馬的爭論在網絡上展開。一方認為,衡陽三任書記連續落馬,與衡陽一貫不良的地方政治生態有關,而衡陽官場則普遍持反對意見。

“你要講童名謙係個壞人,我肯定不同意。”衡陽市委一名副處級官員講。在她眼裡,童名謙就係一個糊塗官。

一名知情的衡陽官員介紹,賄選的舉報材料被呈送到童名謙案頭時,如果他批示嚴厲查處,最後他一點事都不會有。可係,他當時提出的意見係讓受賄的市人大代表將錢退返去。

上述官員認為,童名謙對自己的要求很嚴格,但缺乏決斷力。面對賄選案,要係有決斷力的人會去踩剎車,他卻不敢,也不想去得罪人。他擔心晉陞時得罪人,到時候沒人給他投票。

“衡陽害了我,我也害了衡陽。”童名謙在出庭受審時講。湖南省某政府機關的一名中層官員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童名謙的落馬確實與衡陽有關。但張文雄和李億龍,並非如此。

多名知情人士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張文雄在官場口碑一直不錯,對衡陽發展貢獻也很大,但其妻塗愛芳四處打着張文雄的旗號接工程。

湖南保監局發佈的消息顯示,該局2013年1月30日核准了塗愛芳擔任中國人壽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長沙市中心支公司副總經理的任職資格。公開信息顯示,塗愛芳係一家環保公司的股東。知情人士透露,塗愛芳雖然在保險公司任職,但私下裡沿着張文雄的任職軌跡一路接了不少綠化和污水處理的工程,人稱“塗姐”。

對於李億龍的問題,多名受訪的衡陽官員也認為與衡陽地方政治生態關係不大。其中一名正處級官員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李億龍在懷化的時候,就一直有人向中紀委、省紀委告狀,省紀委查過不止一次。因為他有工作魄力,在賄選案之後把他放到衡陽,但係嗰啲惡習他沒有改,到了衡陽也一點都沒收斂。”

“對於張文雄和李億龍,唔係衡陽害了他們,而係他們害了衡陽,讓衡陽被污名化。”上述衡陽官員講。

曾擔任黑龍江省副廳級巡視專員的李克軍認為,官員出事一般係四大因素的集合:一係整個官場生態,權力運行機制不完善,缺乏有效制約,風氣不正。二係局部生態,有的地方好些,有的地方差些。三係個人因素,有的嚴謹慎重些,有的張揚放肆些。四係偶發因素,如群體性事件引發、與某人矛盾激化、離奇事件引發關注、死磕上訪或揭發者堅持不懈等等。官員落馬係綜合因素造成的,不能單獨突出地域影響。

“要係符合組織程序,還要你組織部做乜嘢”

一個地方連續數任市委書記落馬的情況,並非衡陽獨有。

根據紀檢部門的通報和司法部門的司法判決,一個共同點係這些地方落馬的市委書記們多數都係走到哪裡貪腐到哪裡,而且一邊貪腐一邊被提拔。

江蘇省常熟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原太原市委書記申維辰的判決中指出,其貪腐的時間從1992年到2014年,時間跨度長達22年,認定其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委託他人在企業經營、職務晉陞、崗位調整等事項上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9541.96萬元。

根據司法部門公布的法律文書和紀檢部門的通報統計,除申維辰外,原山西省太原市委書記聶春玉,原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長杜善學,原安徽省淮南市委書記陳世禮、方西屏,原河南省焦作市委書記秦玉海,原河南省三門峽市委書記連子恆等,均係在多個崗位上都存在貪腐行為,一路被帶病提拔,且貪腐行為多數係在擔任黨政一把手期間發生的。

“這唔係哪一個地方的問題,而係一把手權力缺乏監督的問題。”上述湖南政界的知情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講。

李億龍落馬後,湖南一位省委常委到衡陽參加衡陽市委民主生活會。會上,這位省委常委質問在場的衡陽市委常委:“為咩沒有人對李億龍講不?”這位省委常委也對衡陽市的相關部門官員進行了批評。

“在衡陽,沒有人敢不聽李億龍的。通過賄選案,他處分了一大批衡陽幹部,又提拔了一大批順從他的幹部。”衡陽市一名副處級官員講。

一名知情人士介紹,李億龍在人事安排上獨斷專行,經常在隨意安排官員時對組織部官員講:要係符合組織程序,還要你組織部做乜嘢?

在一次外出調研的考斯特上,李億龍要求衡陽市委組織部負責人提拔一名官員,這名負責人認為提拔該官員不符合組織程序。李億龍當即當著一車人大聲訓斥該負責人:咩符合程序不符合程序,讓你提拔就提拔,你不聽信不信我把你免掉?

“常委會上,基本都係李億龍一個人講了算,其他人包括市長都沒有咩發言權。”上述知情人士講。

監督缺失,也並非所有官員都不能潔身自好。在山西呂梁市和運城市,都曾發生連續兩任市委書記落馬的情況,但也有例外。2015年4月,現任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時任呂梁市委書記的高衛東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他曾擔任運城市委書記,後兩任市委書記相繼落馬,到呂梁後,他的前兩任呂梁市委書記相繼落馬。

“個人係否把持得住,成了關鍵。”湖南上述官員講。

李克軍表示,一把手必須實現最大限度的權責對應,改變過分倚重自上而下監督,形成紀檢、審計、人大、媒體立體監督體系更為重要,實現人民群眾有序參與監督才係關鍵。從反腐防腐制度化角度看,真正把權力關在法治籠子里才係關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南方周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