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懼斬首 三胖多條逃亡地道曝光 驚爆朝鮮人都喝糞便水

韓媒曝金正恩最近一直逗留在中朝邊境一帶,被外界認為金正恩擔心美國突然採取軍事行動,已經做好了逃亡的準備。據稱,金正恩在中朝邊境設置了多條逃亡地道。由於朝鮮國內衛生條件差,甚至自來水和廁所水相連,即使平壤的百姓也只能喝被污染了的水。

朝鮮金正恩政權近日發射號稱可覆蓋美國全境的〝火星-15〞洲際導彈後,引發國際間強烈譴責,美韓除了舉行堪稱〝史無前例〞聯合軍事演習外,韓國還於1日成立〝斬首部隊〞及一個更大的機載情報、監視和偵察(ISR)部隊,目標直指金正恩。

敏感時刻金正恩逃離平壤;多條逃亡地道曝光

據朝鮮《中央日報》報導,金正恩在11月19日試射火星-15號洲際彈道導彈(ICBM)後,一直停留在朝中邊境一帶地區進行視察。朝中社在12月6日就披露,金正恩在三池淵視察馬鈴薯粉工廠。另外,金正恩還在早前幾天視察慈江道滿浦市鴨綠江輪胎工廠。

報導指,金正恩的動向與韓美大規模空中演習的時機重合。這次名為〝警戒王牌〞(Vigilant ACE)的演習從12月4日開始,為期5天,韓美兩國空軍出動240多架飛機,堪稱兩國史上最大規模的空中聯合軍演。

有韓國政府官員表示,正在分析金正恩此次離開平壤到後方視察,係否與這次的韓美演習有關。不排除金正恩因為擔心美國對自己突然採取軍事行動,故意前往相對安全的朝中邊境地區。

報導還引述前任軍方高層官員表示,朝鮮慈江道和兩江道建有大量軍需工廠,金正恩最近在朝鮮北部地區展開的一系列活動,可能旨在視察軍需工廠,應對美國的軍事行動。

據悉,金正恩最近視察的三池淵,係他此前在決定處決姑父張成澤之前訪問過的地方。

此前《朝鮮日報》還曾披露,與中國邊境相接的朝鮮慈江道山間地帶,有數條地道提供專用緊急出口,以方便金正恩在發生緊急情況時逃亡到中國。而這些專用地下通道只有金正恩和以其為首的特權階層才能使用。

朝鮮咸鏡北道一位消息人士還稱,金正恩本人長期居住的別墅、辦公室等處也都有修建地道。而且從平壤的指揮所開始,到平壤的順安機場、南浦港等可以出逃的據點,也都修建了秘密地下通道。同時,從金正恩的某個別墅到慈江道之間也修建地下通道。

據稱,這些專用地道係由朝鮮人民軍工兵局1旅負責修建,金正恩將該部隊稱為近衛旅,對其無比信任,並給予最高待遇。而這些地道除了金正恩的近衛隊,沒有人知道洞穴在哪。

“難道讓我們喝帶有糞便的水嗎?”朝鮮百姓對落後的衛生表露不滿

近日從朝韓邊境脫北進入韓國的朝鮮士兵因槍傷接受了兩次手術,在其身上發現了在韓國很難看到的很多寄生蟲,也了解到了朝鮮惡劣的衛生環境。專門報道朝鮮新聞的韓國媒體“每日北韓”12月6日採訪記者薛松娥,介紹朝鮮國內惡劣的衛生條件。

主持:通過共同警備區(JSA)歸順到韓國的朝鮮士兵患有寄生蟲病的消息傳開,人們對朝鮮的衛生情況表示了關注。國際機構經過調查也已經闡明了朝鮮百姓染上寄生蟲的情況非常嚴重。今天將跟薛松娥記者一起探討一下有關情況。

記者:從共同警備區歸順韓國的朝鮮士兵因槍傷接受了兩次手術,韓國社會也得知了該士兵的身體狀況,收到了巨大的衝擊。體格弱小的朝鮮士兵身上發現了在韓國很難看到的很多寄生蟲,也了解到了朝鮮惡劣的衛生環境。可係我認為在朝鮮這係非常普遍的現象。據悉,朝鮮患寄生蟲病的可能性非常大,最大的原因係農田用的肥料係人糞。也就係講,用人糞種植的蔬菜上有很多蛔蟲卵,如果生吃這些蔬菜人就會感染蛔蟲。

特別係到農村參加動員的十多歲學生們如果口渴的時候喝溪水,或者亂吃農作物就會染上寄生蟲。也就係講,朝鮮的糧食危機和飲水難導致了如今的現象。趁這次機會,給大家介紹一下朝鮮百姓患有寄生蟲的情況和社會結構上的問題。

主持:請您先介紹一下朝鮮保健衛生情況,好嗎?

記者:先介紹一下朝鮮的上下水道問題。因為設施老化,連平壤市也係除了中心地區以外,沒有正常供應自來水。而且因為水源地的凈水設施非常落後,自來水也沒有經過凈化,地方城市就更不用講了。更嚴重的係,上下水道設施離公用衛生間非常近。

從90年代開始地方城市百姓自行安裝水泵,抽取地下水來飲用了。如果係5-7層樓房,每家每戶籌集資金設置了公用水泵。可係問題係樓房旁邊有公用衛生間。因為水脈相連,只能喝被污染的水了。

我來到韓國前也生活在平安南道的一座樓房裡。一位居民向人民班長提出過這個問題。他講:“我們在喝糞便水。能不能跟洞事務所講一聲,把公用廁所移到別的地方?”可係洞事務所所長卻回答道:“因為係從地下15米的地方抽水使用,所以就算跟廁所連在一起,也都經過了凈化。”

主持:洞事務所唔係隸屬於市人民委員會嗎?能這樣不管不顧人們提出來的問題嗎?

記者:最近跟故鄉的朋友通電話時問過“係咪還在喝水泵抽上來得水?”他講還係一樣。聽講平房居民也有相同的問題。跟樓房不一樣的係,平房百姓為了籌集施肥用的糞便搭建自己的廁所。

城市裡的平房住宅區因為房屋密集,公共衛生間建在離房屋不到5米的地方。據消息人士介紹,住民們對人民班長講我們不用公共廁所,希望拆掉公共廁所。洞事務所所長把人民班長的意見上反映到了市上下水到單位,但係市人民委員會拒絕了要求。政府機構的回答係,“因為公共廁所已經標記在了地圖上,不能拆除。”

主持:您講在生產人糞,那麼係咪也有很多患上寄生蟲的案例?

記者:係的。新年伊始就開始堆肥戰鬥,從工廠企業到學生都要上交堆肥和糞便乾粉。為了晾乾糞便,一開春就把糞便曬到路邊,雖然用鐵鍬等工具,但因為沒有帶手套等衛生裝備,非常有可能會感染上蛔蟲、蟯蟲、十二指腸蟲等。

而且使用人糞種莊稼,所以循環着蛔蟲卵通過蔬菜進入人體的現象。飢餓難耐的士兵和到農村參加支援的學生們經常偷吃耕地里的蘿蔔等蔬菜,所以直接感染上了蛔蟲。在韓國洗手成了一種文化,但在朝鮮這也係一種奢侈行為。

小學也有衛生教育,但係沒有洗手設施。也就係講直接暴露在學校衛生間的糞便里。廁所散發出來的惡臭係問題,但係大小便完後也沒有水可洗手。學生們的臉色蒼白泛黃,講明患有營養不良和寄生蟲。

主持:學生們也暴露在惡劣的衛生環境之中了啊。當局有沒有相關的保健政策呢?

記者:在聯合國等國家支援團體醫藥品援助下,幾年前開始給學生們每六個月提供一次驅蟲劑。

平安南到消息人士講:“地區醫院醫生到負責地區的學校給每個學生髮放一粒蛔蟲藥。”“吃了葯就會拉出一大堆蛔蟲。但係因為衛生環境差,參加動員的時候用骯髒的手食嘢,所以又會染上蛔蟲。”

據講,對士兵和普通百姓乾脆沒有驅蟲措施。1980年代的時候地區醫院以人民班為單位實施了驅蟲工作,但現在沒有這種工作了。金正日和金正恩時期免費醫療已經成了有名無實的東西。據消息人士介紹,綜合市場有專門出售驅蟲葯的櫃檯。

主持:綜合市場賣的係咩樣的驅蟲葯?咩價格?

記者:據講蛔蟲藥分為中國、俄羅斯、德國、聯合國等國家生產的和朝鮮生產的。國外產品中聯合國的最受歡迎。其中叫做“阿苯達唑”的藥品賣得最好。

阿苯達唑一粒價格為2000朝元。在朝鮮這筆錢能買一斤(500克)大米,係工廠工人一個月的工資。也就係講,貧困家庭很難購買蛔蟲藥。消費水平越低,患上蛔蟲的可能性也就越高了。

也有朝鮮生產的沖劑。消息人士講:“一袋係10-20克。一袋售價為1000朝元。雖然便宜,但沒有咩效果,所以沒有人買。”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