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傅申奇:低端人口和低端業態

2016年8月“低端人口”這個詞在《人民日報》海外版和人民網文章中被使用後,雖然遭到輿論的抨擊,但在很多的官方文件中被頻繁使用。事實上在所謂的“精英”眼裡,“低端人口”成了非常明確的概念。係既要利用,又要防範和清理的人群。

前些年,有一個流行的詞彙叫做弱勢群體,粗看與“低端人口”所指的對象係同樣的,但弱勢群體這個詞與產業,行業沒有掛鈎,在憎惡恃強凌弱傳統文化的中國,人人都以弱勢群體自居來佔領道德制高點為。即便係大學教師、公務員、記者,都跳出來講自己係弱勢群體,似乎邊個弱勢邊個就光榮。而“低端人口”卻明確的與“低端業態”掛鈎,於是帶上了明顯的貶義和歧視的含義。

在權貴眼裡的“低端業態”指的的係知識含量少,體力含量高,甚至和臟,亂,差緊密相關的行業。在各大城市基礎建設突飛猛進的年代,對所謂低端行業有極大的需求和依賴,但隨着基建時期的結束,也由於經濟下滑帶來的就業壓力。與低端業態相關的低端人口就成了城市的隱患。

北京市當局就以11月18日大興火災為由頭,以安全為借口,發出《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的通知》,全文雖然沒有出現“低端人口”一詞,但突出強調:“着力加強低端業態安全管理,對安全隱患突出的低端業態做到堅決疏解、倒逼騰退,全面壓減事故總量。”於是一夜之間成千上萬與“低端業態”相關聯的“低端人口”失去了居所,滿大街尋找住所或被迫離開。

對此我要講的係:

一,依法治國應該涵蓋社會的方方面面,城市交通,行業,安全等等的運行,管理和監督都應依相關法律和法規進行。但現今中國一係係沒有,一係係形同虛設,動不動要以運動式“專項行動”來應對問題,這隻講明,中國依舊係依政策和長官意志治國,離依法治國還很遙遠。

二、任何行業只要有社會需求就係正當的行業,都應予以尊重,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不會用歧視性和侮辱性的詞彙來表達。許多各行各業的成功人士都可能有過做小販,搬運工,營業員等等的經歷,這在開放,自由的社會係常態。

三、中共權貴家族以精英人口自居蔑視普通百姓,又以“低端人口”的概念撕裂社會,只係顯示了權貴的傲慢,無知和無恥,民眾已經把他們稱作“高端畜生”,隨着民主浪潮的興起,他們的好日子就要到頭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