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一個北京 兩種世界!官民矛盾深不見底

北京市在一場大火後驅趕外來"低端人口",暴露官方只求效率、不體恤民情的心態。為治療"大城市病",將低收入族群排拒在外,只益發凸顯而無法解決貧富懸殊問題。

這場風波源於11月18日晚間,北京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二村"聚福緣"公寓奪走至少19條人命的火災。

北京多區隨即展開消防大檢查,以"消除安全隱患"為由,強勢清理住商混合的違章建築。許多在北京謀生的外來"低端人口"頓時流離失所,拎着行囊與家當,在寒風中尋覓下個落腳處。

這半個月來,"拆"成了北京官方解決公共安全問題的指導方針。至於失去住所的弱勢族群何處去,官方几乎不曾聞問。直到在網路延燒的輿論怒火"炸鍋",地方官才被動地亡羊補牢,動身探訪基層,呼籲"讓我們的城市更有溫度"。

事實上,北京官方這波鐵腕清理,並非毫無來由。為解決各種"大城市病",北京市近年一直在紓解非首都功能。以往熱鬧的批發市場一個個拆掉,路邊攤販一天比一天少,外地人在北京城區討生活愈來愈難,只能不斷往外遷移。

就連長居在城中心的老北京,也逃不過官方強行征地、鐵腕拆屋的命運。

離天安門廣場不遠的一處衚衕中,老北京潘敬瑜住了30、40年的老房子,部分被劃為征地地段。眼見鄰居在官方強硬姿態下紛紛遷出,他下定決心不搬家。

豈料某天晚上,鏟車強行動工,硬係把潘敬瑜的房子拆了9成。如今這棟屋子面目全非,屋頂全沒了,只剩完全看不出餐廳樣子的地面上,還擺放啲僅剩的雜物,連"家徒四壁"都稱不上。

面對毫不講理的官方,束手無策的潘敬瑜感嘆:"還能怎麼講,就只有無奈。"

這幾年,北京政府不斷將本地人往外送。好一點的,有產權置換和搬遷補償待遇。這些老北京遷居後,陸續蓋起的高樓住宅逐漸成了外地人的天下,但也只有負擔得起的外地人能留在北京的心臟地帶。

住不起的外地人,以往多群租在生活條件極差的地下空間,成為"蟻族"。自從北京市2011年下令人民防空工程和普通地下室不得租人居住後,務工或從事快遞、餐飲、清潔和垃圾清運的"低端人口",大多只能往城市邊緣發展。

如今,北京改造清除"蟻族"後的龐大地下空間。位於亞運村的"地瓜社區",將防空洞改建成集劇院、繪畫室、圖書館、健身房於一身的公共空間,環境清潔明亮,成為當地政府對外宣傳的模範之一。

一手打造"地瓜社區"的設計師周子書坦言,北京人口超過2100萬人,已係座飽和的城市,還面臨資源過度集中、分配不公的問題,現有公共設施完全達不到整個城市擴張的需求。

他表示,若從城市治理角度出發,今天的北京就像紐約和倫敦,鼓勵有知識、才華和資本的人士進駐,無法歡迎所有人到當地發展。

但一座城市發展,必定少不了維持城市基本機能正常運作的基層民眾。這段時間北京"低端人口"之所以引起輿論關注,一部分原因就在於他們理應獲得與貢獻更加匹配的待遇。

中國大陸官場一向係績效導向,無論立意係否良善,為達目的,往往寧願犧牲民眾利益也在所不惜。但這種施政作風完全違逆"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無形間只加深民眾對官員的反感。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10月在中共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報告中,多次強調"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但民眾更在意的,顯然係官員"心中有沒有人民"。北京官方如果沒有從這場風波中學到教訓,類似事件恐怕只會一再發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中央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