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千古奇丐武訓 行乞興學

武訓故鄉的武訓像(圖片:網絡)

平心而論,人們對於武訓的熟知還係源於一件事情。

1950年,由孫瑜導演、趙丹主演的電影《武訓傳》將武訓的傳奇故事搬上了銀幕。但在1951年,毛澤東發起對電影《武訓傳》的大規模批判,係毛澤東時代一個著名的政治運動。

1951年電影《武訓傳》劇照(圖片:網絡)

那麼究竟武訓係一個咩人物呢?

武訓(1838~1896)今山東省冠縣柳林鎮武庄人,係清朝末年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一個乞丐。靠着乞討,經過卅多年的不懈努力,修建起了三處義學,購置學田三百多畝,積累辦學資金達萬貫,這無論係在中國還係在世界教育史上都係絕無僅有的事情。一個平凡的乞丐,以一番最不平凡的作為,名垂青史而為後人稱揚。在中國歷史上,以乞丐身份加載正史的,大概只有武訓先生了。後人稱頌他係“千古奇丐”。

武訓原本沒有正式名字,係那種窮得連名字都沒有的貧民。因在家族同輩兄弟中排行第七,故名武七。武訓這個名字實際上係個賜名,在他老年時,朝廷為嘉獎他的興學義舉而給他取名為“訓”。

武訓自小家境貧苦,卻非常渴望讀書。經常跟着有錢人家的孩子走到學屋的門口,偷聽人家念書。其他的孩子見他衣衫襤褸,都恥笑他,侮辱他,甚至打他罵他,他都不以為意。一天,他鼓足勇氣闖進門去,請求私塾先生准許他入學念書。私塾先生不但不同情他,反而辱罵他:“你這窮小子,怎麼能到呢度來呢?還不快滾開,你想偷東西嗎?”拿着戒尺恐嚇他,趕他出門。從此,武訓不再提念書的事情。

7歲時父親死了,家庭陷入困境,隨着母親乞討為生。武訓年紀雖然小,但對母親十分孝順,每逢要到乾淨可口的乾糧,都一定帶返去給母親吃,從來不肯自己吃。

武訓15歲時,到姨父張老闆家當童工。雖然係一個沒有成年的孩子,但係為人非常忠誠渾厚,勤勤懇懇的工作。姨父沒有因為他們係親戚而給予些微的優待,反而變本加利的把他當成年工人使用,咩粗笨活都找他。每天忙碌的操作,生活像牛馬一樣。姨父還從來不給工錢,覺得賞他一碗飯吃,已經係很厚的恩惠了,常常打他欺侮他,武訓都加以忍受。因為過於忠厚,周圍人把他當傻子來諷刺譏笑,他也不予理會。

17歲時到李舉人家當長工。一天姐姐託人捎來一封信附了幾吊錢,李舉人欺武訓不識字,把信給他,把錢吞了。過後知道提出質問,李舉人不但矢口否認,還把武訓痛罵了一頓。一次餵豬時,不小心把豬食灑在地上,也被打得遍體鱗傷。一年除夕,給主人貼春聯,因為不識字,把春聯上下貼倒了,主人認為大不吉利,拳打腳踢,又吵又罵,不許他吃飯,罰他一夜不睡覺,在風雪嚴寒中在院子里站了一個通宵。

武訓做長工三年,沒有支過工錢。因為母親生病,向主人討要工資。沒想到,李舉人拿出了一個假賬本,硬講早把工錢付清了。武訓不識字,氣得目瞪口呆,欲哭無淚,苦口爭辯,反被誣為有意訛詐,最後被打得頭破血流,推出門去。

被欺騙後,武訓在莊子上的小廟裡昏睡了三天。醒來後,細細思量,體悟到自己受盡欺辱,都因為不識字。而周圍象他這樣的窮人還有很多,如果不念書,永遠沒有出路。於是萌發了興辦義學的念頭。窮且益堅,不墮青雲之志。一旦建立了目標,武訓便以一生的苦行和執着來實現。然而以赤貧之身辦義學,曠古未聞,難度可想而知。一個乞丐,不圖名,不為利,胸懷大志,從此開始了新的人生。那年係1859年,21歲的武訓開始行乞集資。他手使銅勺,肩背褡袋,爛衣遮體,邊走邊唱,四處乞討,足跡遍及山東、河北、河南、江蘇等地。

他每天開開心心,念念有詞的唱歌,歌詞似詩非詩,似歌非歌,有聲有色,有內容,有韻腳,全都與興辦義學有關。無論別人問話還係嘲笑,他都以唱歌做答;無論勞作還係休息,他都愉快地歌唱。

扛活受人欺,不如討飯隨自己,別看我討飯,早晚修個義學院。

他到處出賣自己的勞力,苦活累活搶着干,過着牛馬式的生活,目的就係為攢錢辦學。牲口做的苦力活,武訓不以為苦,總係高興得一邊唱歌一邊欣然樂為。

鋤糞,鋤草,拉砘子來找,管黑不管了,不論錢幾多。

給我錢,我砘田,修個義學不費難。

又當騾子又當牛,修個義學不犯愁。

一年後辛苦積存的一點錢,卻都被姐夫騙去了。他氣得吃不下飯,口吐白沫,幾天後心中釋然的講:只見好人蓋高樓,沒有惡霸行到頭。

為了籌錢,武訓還把長辮子剃掉,只在兩邊額角各留一撮桃形的短毛,裝扮成戲裏的小丑模樣,以獲得別人的施捨。賣頭髮的錢成了他興辦義學的第一筆資金。

周圍人看他不回家,也沒有固定職業,到處流浪,口口聲聲要辦義學,嘲笑他害了“義學症”,他無動於衷,唱歌做答:

義學症,沒火性,見了人,把禮敬,賞了錢,活了命,修個義學萬年不能動。

要飯時,遇到吝嗇不給東西的人,他唱着:

不給俺,俺不怨,自有善人管俺飯。

當遭遇聲色俱厲的謾罵時,仍然溫和以對:

大爺大叔別生氣,你幾時不生氣,俺幾時就出去。

武訓把要來的錢都積攢起來,要來的乾糧,好的完整的賣掉,換成錢攢起來。自己只吃粗劣、發霉的食物和菜根、地瓜蒂等,邊吃邊唱:

吃雜物,能當飯,省錢修個義學院。

吃的好,不算好,修個義學才算好。

武訓一天到晚不停的工作着,沒有休息的時間,他干別人不肯干,不屑干,或不會幹的活。推磨都係牲口做的活,他常為人家干。碾米要在大太陽下工作,他汗流浹背的樂此不疲。每當農民麥忙的時候,他常去打短工替人割麥子。此外,還替人家大清早打掃茅房,出糞晒乾後做肥料。有時也幫人挑水澆園,挑糧食,挑笨重東西等,按照路程遠近和重量計算報酬,收入可觀。有時遇到個別不給錢的他也不爭。

他有時還象個江湖雜耍藝人一樣到各處的廟會集市上耍把戲,以取賞錢。表演全身倒立“扛大鼎”,以手代腳做“蠍子爬”,翻身跳“打車輪”,趴在地上給孩子做馬騎,還有錐刺身、刀破頭等節目,甚至吃毛蟲蛇蠍、吞石頭瓦礫等等。

另外,他還為人做媒紅,當郵差,揀收破爛,扎棉花,紡線等。武訓就這樣到處流浪,工作,要飯,漂泊。晚上就睡在人家的磨房,灶屋,或者係破廟裡。每天深夜他還在如豆的燈光下搓捻線繩,績麻纏線,邊績麻邊唱道:

拾線頭,纏線蛋,一心修個義學院;纏線蛋,接線頭,修個義學不犯愁。

廿九歲的時候,武訓用多年的積蓄,買了四十五畝便宜的低洼鹽鹼地並唱道:只要該我義學發,買地不怕買鹼沙;鹼也退,沙也刮,三年以後無鹼沙。只要該我義學發,要地不怕要大坑;水也流,土也壅,三年以後平了坑。

卅八歲那年,山東遭遇大旱,餓死很多人。武訓用自己的錢買了四十擔高粱賑濟百姓。武訓的哥哥不務正業,常向他借錢,親戚朋友也紛紛要求周濟,武訓正色道:不顧親,不顧故,義學我修好幾處。

反而鄉里一對孤寡的婆媳兩人,靠要飯為生,武訓慷慨的贈給她們十畝地,還講:

這人好,這人好,給她十畝還嫌少。

這人孝,這人孝,給她十畝為養老。

經過多年的辛勞,武訓終於積少成多,存了一筆數目可觀的錢。他打聽到本縣有一位舉人楊樹芳,為人正直,名聲很好,值得信賴,想把錢存放在楊家,於是跑到楊府求見。由於他係乞丐,主人拒而不見,他便在大門口一跪就係兩天,最後終於感動了楊舉人。武訓把乞討積錢、興義學之事原原本本敘述一遍,楊舉人大為感嘆,不但答應幫他存錢,並且表示要助他辦學。

光緒十二年(1886),武訓49歲,已置田230畝,積資3800餘吊,決定創建義學。第二年,兩名開明地主仰慕武訓的為人,聯合捐出土地,做義學的基地。武訓開始到各地購買磚瓦木料,自己押送。每天早起晚睡,和工人們在一起,搬磚打水,事事親力親為。

光緒十四年(1888),花錢4000餘吊,在柳林鎮東門外建起第一所義學,取名“崇賢義塾”。武訓用了整整卅年的時間來實現他的理想,在這卅年裡,他受盡苦難,但始終堅定的一步步邁向目標。學校建成後,武訓親自跪請有學問的進士、舉人任教,跪求楊樹芳做學董,主持義塾,跪求貧寒人家送子上學。當年招生50餘名,分蒙班和經班,不收學費。開學當天,準備了豐盛的筵席招待學董、老師和鄉紳,武訓自己卻在外面向來賓磕頭致謝,堅決不肯入席。宴會後吃些殘羹冷炙而心滿意足。

義塾成立後,武訓實現了心愿,但依舊要飯為生,依舊住在破廟裡面,學生們集體跪求他住來義塾,他也不肯,講:“我過的生活自己不覺的苦,只要你們努力學習,我比咩都快樂。”一天大風,廟屋上的瓦刮下來,落到頭上,砸的頭破血流,他卻悠然自得的唱着:打破頭,出出火,修個義學全在我。

平時,武訓十分關心學生的讀書情況,常來義塾探視,對勤於教事的塾師,叩跪感謝;對貪玩、不認真學習的學生,下跪泣勸:讀書不用功,回家無臉見父兄。一天清晨,學生都已到齊,塾師卻尚未起床。武訓悄悄地走進塾師的卧房,不聲不響的跪在床前不住地流淚。塾師醒來後,武訓講:先生睡覺,學生胡鬧,我來跪求,一了百了。還有一位塾師請假回家,逾期不歸。武訓步行60華里趕到塾師家,孤身等候在門外一個通宵,塾師羞愧萬分,再不敢超過期限。師生們感動於武訓的真摯誠懇,沒有一人再有一刻的疏忽怠慢,義塾的學風非常勤謹嚴肅。

武訓先生行乞興學(圖片:公有領域)

山東巡撫張曜聽講武訓的義行,特別邀請他見面。他衣衫襤褸的步行到濟南府。會面時,一面和張巡撫侃侃而談,一面不斷的捻着線頭。他的率真純樸令巡撫大為感動,下令免徵義學田錢糧和徭役,另捐銀200兩,同時奏請光緒帝頒以“樂善好施”匾額。清廷授以“義學正”名號,賞穿黃馬褂。這本係至高無上的榮耀,但係在欽差面前,武訓卻不願意下跪謝恩,也不願意穿黃馬褂,講:義學正,不用封,黃馬褂,沒有用。修個義學萬年不能動。

光緒十六年(1890),武訓資助了證和尚230吊錢,又在今屬臨清市的楊二庄興辦了第二所義學。

武訓一心一意興辦義學,為免妻室之累,他一生不娶妻、不置家,過着牛馬的生活,不曾在自己身上花過一文錢。晚年聲名遠播,各處男女老幼無不對他表示敬重歡迎。無論走到咩地方,一到吃飯的時候大家都東拉西扯的爭着請他到家裡吃飯,受到殷勤的招待。

五十五歲那年,武訓聚集了很多圖書,創設讀書會,專供沒有錢買書的人自由借閱。有時他還攜帶圖書到村鎮的集市廟會上巡迴展覽,供鄉親們閱讀。還大量翻印淺顯的學習文章和書籍,免費散發給農民。同一年,朝廷官員,學部侍郎裕德到山東視察,武訓在大街上攔轎募款。裕德捐給他兩百兩銀子。光緒廿二年(1896),武訓用資3000吊於臨清御史巷辦起第三所義學,取名“御史巷義塾”(今山東省示範化學校臨清“武訓實驗小學”)。

第三所義塾成立不久,武訓身染重病,卻不肯佔用房間,躺在義塾的屋檐下休養。半個月後,光緒廿二年(1896)四月廿三日,武訓在朗朗讀書聲中含笑離世,終年59歲,遵遺囑葬於柳林崇賢義塾旁。發喪之日,沿路六十里各村民眾自發設奠路祭,自動送殯者達萬人,沿途來觀者人山人海,師生們哭聲震天,市民聞訊淚下,當時有人互相低聲的問:“邊個講武訓沒有兒子?”

十年後,清廷將其業績宣付國史館立傳,並為其修墓、建祠、立碑。武訓的業績受到世人的欽敬,許多名家題詞,全國出現以武訓命名的學校多處。1945年,冀南行署在柳林創辦武訓師範。

然而,十幾年以後的文化大革命中,山東冠縣中學紅衛兵在老師帶領下,砸開武訓的墓,掘出其遺骨,抬去遊街,當眾批判後焚燒成灰。武訓祠、武訓的漢白玉塑像、“義學正”匾額均被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正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