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黎明:窮人低保70%被幹部食咗這「燈下黑」社會

——吃不上低保 因為實在係太窮了

有個別網友講我的「低保認定推倒重來」有些過分,偏激了。我反駁講一點都不偏激。對我這人,好多王八蛋網友認為我無數次進過局子,真相係一次都沒有,因為我從來都沒偏激過,我一貫實事求係講道理,智慧的地球人都知道。

啲特困戶因為太窮享受不到低保

發生在我居住地的事:某特困戶去申請低保,辦事人員告訴他“沒有名額”。回家後,有一包村幹部對他打招呼,講如果願意拿出1500元錢,便可幫其運作成低保戶,而那農戶根本拿不出這份錢。

當時我對這個特困戶的例子有句評論:不能享受低保,只因實在係太窮了。

近日,雲南省德宏州紀委通報了“隴川縣民政局‘靠山吃山’塌方式違紀違規案”,通報指出,隴川縣民政局長期以來對申請享受低保人員抽查、核實、公示把關不嚴、監管缺失,70%以上幹部職工親屬違規享受低保。

這事夠無恥的。低保做到正點,那係貧困人口的“救命錢”,真正的雪中送炭。可這兒,精準扶親,低保制度和社會保障資金,給公務人員的親屬和生活錦上添花。

主要領導對此事毫不知情。按照該局原局長的講法:“民政作為最後一道關口,我們也係按照30%的去抽查,但係‘燈下黑’,對老百姓那邊去抽查了,幹部職工家屬沒有抽查。”就係一句話,不查自己人。

抽查不到,因為壓根不想去查。哪有自揭家醜外揚的?自己找自己的麻煩、主動給自家個下不了台,設想權力自律,沒這可能。退一步講,即便領導安排手落去調查內部的大多數,辦事的也只能作偽敷衍了事。在明知內部人員基本都非法從貧困人口奪食的情況下,更沒有內部調查、整肅的可能。

低保亂象,在各地都係普遍化的,舞弊方式、手法都一樣。違規辦理低保,應保不保,所保非人,這情況其實男女老少都知道。不約而同,“舉國通病”,病根只能係一個(此處刪去20000字)

2014年,我發文呼籲“全國的低保認定都該推倒重來”,並指出:當權力把低保認定都當成貪腐機會,需要“推倒重來”的,絕不僅僅係低保認定。為咩這樣主張?因為我不相信面對福利、金錢的機構和公職人員,會公平對待毫無參與權利的底層人口;不相信虛無的“民主評議”會造就“陽光低保”。我還堅信,基層長期存在遍地開花的認保唯親和人情與權利交換,問題肯定出在上層環節(而檢查活動連縣市民政局這一級都從未涉及到)。

有個別網友講我的“低保認定推倒重來”有些過分,偏激了。我反駁講一點都不偏激。對我這人,好多王八蛋網友認為我無數次進過局子,真相係一次都沒有,因為我從來都沒偏激過,我一貫實事求係講道理,智慧的地球人都知道。

我所講的重來,只係技術和措施,主要係工作力度的問題,而真正偏激走極端的人,正在辦低保這種事。所保非人,該保不保,這係把慈善辦成罪惡,把財富投入化作激化社會矛盾的禍水,把非常必要的好事情辦成了大壞事——正變負,大反轉,全顛倒,你講邊個偏激、邊個走極端?

隴川縣民政局這例子,再次證明我的觀點係對的。“56名幹部職工中,有40名幹部職工及親屬違規享受城鄉低保”,與此情相對,係40個貧困家庭的痛苦不得緩解,其中將有部分家庭陷入絕望,有楊改蘭式的特困家庭出現並不稀奇——指責該民政局係痛苦與不公的製造者,甚至係悲劇製造者,他們不該覺得冤枉。

各地發生的村支書和其他村幹部“違規辦理低保案”,其實該叫“騙保案”,那係極其貪婪、情節嚴重的詐騙案,沒疑問。而民政局人員做這事,可唔係“違規”咁簡單,也不僅係詐騙了。

貪污有沒有?濫用職權、瀆職有沒有?所謂“違規”一講,意在輕鬆定性和“寬大處理”——這仍係任性的權力在走極端,不把法治放眼裡,偏激啊偏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