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排華應驗《北京摺疊》夢魘 外媒:中共最怕這個

北京上月18日的大興區火災釀成19人死亡,當局其後進行的全市大整治行動,更被輿論批評為藉此驅趕市內的“低端人口”。有英國媒體日前發文指出,北京當前的情況與一位中國作家撰寫的一部小講中描繪的北京不同階級相互隔離的狀況驚人相似。文章並指中共相當好驚在城市出世的年輕外來工,他們認為這個族群係威脅其政權穩定的一股力量。

針對北京市近日爆發的低端人口被驅逐,而高端人口中又發生孩子遭幼兒園虐待的事件,英國雜誌《經濟學人》最新一期發表《北京的富與貧同樣感到驚愕》一文指出,當下發生在北京的這兩件攪動海內外輿論界的事件,與中國科幻作家郝景芳撰寫的科幻小講《北京摺疊》中描寫的狀況驚人相似。

在《北京摺疊》這部小講中,北京係個可摺疊成3層空間的城市:不同社會階層的人生活在相互隔離的不同空間。

第一空間住着權貴統治者,有500萬人口,位於大地的一面;而大地另一面係擁有2500萬中產白領的第二空間和擁有5000萬底層勞動者的第三空間。

這三個群體之間原本係互相隔離的,但一個一心想為自己的養女爭取好學校的大叔,意外打破了群族之間的界限。

英國《經濟學人》報道認為,中共北京市當局打着“防火安全”這種人道主義旗號,對移民工實行慘無人道的驅逐,這種做法既殘暴又虛偽。

《經濟學人》在呢度所講的虛偽係指,在成千上萬的移民工被趕到氣溫在冰點以下的大街上的時候,北京啲非政府組織試圖為嗰啲無家可歸、受苦受難的移民工提供暫時棲身之處,但它們立即被北京當局喝止,禁止。

與此同時,《經濟學人》也指出,北京當局驅趕移民工的做法不但係殘暴的,而且也係愚蠢的:

“最好係給所有的中國公民同樣的權利,讓他們可以在他們喜歡的地方生活,並在他們的居住地獲得公共服務。理想的情況係,這種做法意味着取消把中國人捆綁在他們的祖籍的戶口制度。假如做不到這一點,政府應當至少停止人為地給大城市設立人口上限。

“這種上限從經濟上講係沒有道理的。一個城市吸引的人越多就會越有競爭力,因為人們彼此間可以建立成百萬的聯繫。而且,由於出世率不斷下降,北京和上海的非移民人口將老化和縮減。這些大城市將很快需要移民,而且需求會比今天更迫切。不考慮別的,哪怕係出於自私自利的考慮,中國的大城市也應當善待移民工。”

事實上,就在北京驅逐低端人口的行動開始後不久,在社會輿論大舉反彈的情況下,上海、深圳、武漢、福建、浙江等地,還係相繼出現了類似驅逐弱勢族群的事件。

《經濟學人》文章表示,中共尤其好驚在城市出世的年輕外來工,他們的父母都係上世紀80年代來自鄉間的農民工,而這個族群可能成為社會穩定的威脅,因為他們沒有受到幾多的教育,但卻欠缺了他們父母親與鄉下的聯繫,對啲男的年輕外來工而言,他們更可能在一個性別失衡的社會中搵唔到配偶對象。

文章指,這些人就係被北京驅趕的一群。如果政府對他們的訴求只有壓迫的回應,很容易讓人想起《北京摺疊》書中主角所講:“現在政府太混沌了,做事太慢,僵化,體系也改不動等我將來有了機會,我就推快速工作作風改革。幹得不行就滾蛋。”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