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顏丹:「紅黃藍事件」要水落石出 必須找出性侵幼童的關鍵人物

「紅黃藍事件」可謂是再次撕開了原本已在中國露出了冰山一角的「猥褻、性侵幼女」事件的原貌。不難看出,官方刻意把責任推向幼師的真正目地,不過就是為了繼續掩蓋中共治下的那些黨官、軍官們的獸行。「紅黃藍事件」要想水落石出,就必須找出性侵幼童的關鍵人物,無論是退役軍人,還是在背後、為其撐腰的未退役官員,揪出他們才是正途。

圖為處於虐童猥褻醜聞中的北京紅黃藍幼兒園(NICOLAS ASFOURI/AFP/)

繼“北京警方11月25日通報:北京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園區22歲女教師劉某某,因涉嫌虐待被看護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之後,整個中國社會,從各地幼兒園、媒體到司法部門,都頗有傾向的認定,幼師就是“紅黃藍事件”的罪魁禍首。

11月30日,最高人民檢察院未成年人檢察工作辦公室主任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近期發生的幾起幼兒園老師‘虐童’案,讓我們進一步深刻認識到對學校老師,尤其是幼兒園和小學低年級老師進行法治宣傳教育的重要性”;“法制進校園”要“把巡講範圍拓展至幼兒園”。

幾天後,“全國高校2018屆畢業生教育人才招聘會”也開始跟風。有報道稱,“會上,多家幼兒園及幼教機構在招聘環節加強了對師德的要求和考察”。然而,一些招聘單位負責人的說法卻讓人覺得,此舉的宣傳意味遠勝於實際效果。有招聘者表示,“只通過筆試、面試等環節難以反映出師德的真實情況”,還有業內人士呼籲,“希望政府能制定出更好的衡量師德的考察標準”。

話說,連標準都沒有,就嚷嚷着要考察幼師,這不是在做秀又是什麼?此外,更該質疑的是,“紅黃藍事件”只是一般的“虐童”案嗎?“虐童”涉及的行為包括哪些?是否有明確的界定?對此,最高檢在近日發佈的公告中做出了如下回答——“對於侵害幼兒園兒童,涉嫌強姦,猥褻兒童,虐待被監護、看護人,故意傷害,故意殺人等犯罪的案件,要依法從嚴從快批准逮捕、提起公訴,形成司法震懾”。

不難看出,在所有侵害兒童的犯罪行為中,“強姦、猥褻”被置於“殺人”之前,並排在了首位。可見其情節之嚴重。此外,最高檢未成年人檢察工作辦公室主任在談及“法制進校園”要“把巡講範圍拓展至幼兒園”時也指出,“對幼兒園的幼兒和小學低年級學生,主要宣講的是一些必要的自護知識,比如防性侵等。這些課程……大量引入動漫、遊戲等元素,便於孩子們接受”。

既然最高檢反覆提到了“性侵”,我們就不妨回想一下,“近期發生的幾起幼兒園老師‘虐童’案”中,又有哪一起與猥褻、性侵兒童有關呢?答案不言自明,因為最高檢是決不會選擇在此風口浪尖之時,上演這樣一出“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劇目。要說為了平息眾怒,也完全在理。

從網絡上瘋傳、熱議的消息來看,“紅黃藍事件”中讓人更起疑的“集體猥褻兒童”、“幼兒被餵食藥片”,“‘爺爺醫生’、‘叔叔醫生’脫光衣服檢查女兒身體”等多個涉及“性侵”的疑點一直都被公安機關、司法部門漠視。更離奇的是,該案的關鍵證據——存有監控視頻的硬盤,也被告知“損壞了”。

儘管最高檢半推半就的說出了虐童行為中存在着更令人髮指的猥褻、性侵等獸行,但從強調對幼師進行法制教育、幼兒園呼籲提高准入門檻的做秀行為中,我們卻發現,官方依然想把“性侵”這頂最骯髒的屎盆子往幼師頭上扣。在整個官方營造的輿論中,對有可能實施猥褻、甚至性侵的關鍵人物——“爺爺醫生”、“叔叔醫生”仍是黑不提、白不提。

我們不禁想問,如此可恥的行為既然敢做,又何必要想盡辦法遮羞?人家“老虎團”政委已說的很明確了,“是我團退役人員家屬”。但為何公安、司法都跟商量好了似的,沒再繼續查下去?更可怕的是,如果連退役的軍人都敢將黑爪伸向幼童,那麼在如今“黨、政、軍”同坐一把交椅的紅朝天下,那些沒退役的軍人、軍官,獨攬大權的黨官們,還有什麼不敢做的呢?

不查,是否因為害怕查到了不該查的?在中共治下甘當了多年孫子的司法,一旦查到某位重量級的叔叔、爺爺頭上,豈不要吃不了兜著走?但值得一提的是,這種擔心卻並非杞人憂天。要知道,官員性侵幼童,在淫亂的中共官場上,根本就不是什麼稀罕事兒。實際上,多年前曾在中國掀起的一場“嫖宿幼女罪存廢之爭”就是最佳證明。

1991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嚴懲賣淫嫖娼的決定》中寫道,“嫖宿不滿十四周歲的幼女的,依照刑法(1979年刑法)關於強姦罪的規定處罰”。但此後的1997年,新刑法首次將“嫖宿幼女罪”從“強姦罪”中分離出來。原因是,當時中國從事賣淫的幼女增多。而到了2003年,按照兩高的司法解釋,“強姦幼女”若不知女方是“幼女”,則不算強姦,甚至連“嫖宿幼女罪”都不算了。

如果說,賣淫與嫖娼該屬同罪,那為何司法條例的變更只是越來越偏袒“嫖娼者”?強姦罪原本就很難獲取證據,如今這麼一改,豈不等於在向中國所有男性發佈通告,對女人,尤其是對幼女,完全可以放開了手腳、肆意妄為。如此惡法昭彰,中國的女童們不就只有受侵、受虐的份兒了嗎?

過往發生的事實也足以印證這一點。早在2013年“六一”前夕,中國大陸就被曝出20天內至少發生了9起猥褻、性侵幼女案。中國民眾不禁哀嘆,“這是史上最沉重的兒童節”。至此,官媒首次發佈數據稱,“過去三年,廣東逾2506名女童遭遇性侵犯,其中近半在14歲以下”。在中國,官方要表了態,也就足以證明事態的嚴重性。由廣東這一地的數字,我們就不難想像,整個中國的情況到底會有多慘烈。

而如今,“紅黃藍事件”可謂是再次撕開了原本已在中國露出了冰山一角的“猥褻、性侵幼女”事件的原貌。不難看出,官方刻意把責任推向幼師的真正目地,不過就是為了繼續掩蓋中共治下的那些黨官、軍官們的獸行。“紅黃藍事件”要想水落石出,就必須找出性侵幼童的關鍵人物,無論是退役軍人,還是在背後、為其撐腰的未退役官員,揪出他們才是正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