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美國稅改 中國恐面臨資金流失房價泡沫萎縮

美國參議院於12月2日凌晨以51票贊成、49票反對通過了稅改法案。有分析認為,美國這一稅改不僅會刺激其國內投資與消費,而且也會對全球市場產生衝擊,其中依賴外資與出口的中國,將面臨嚴峻的挑戰。

稅改刺激美國經濟

貴州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楊紹政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川普的稅改提供了強勁的兩個動力:一個係需求動力,另外一個就係供給動力。

他解釋講,需求動力指的係國內需求增加。個人所得稅的降低,會刺激國人的消費。

“美國國民收入的96%,都係當年收入當年就消費的。那麼通過減稅,個人所得稅大幅度地降低,實際意味着,國民收入相對提高,加上他們的消費習慣,個人消費能力將會提高,所以它有強勁的內需能力。”楊紹政講。

在這次減稅方案中,低收入、中等、中高收入群體的降稅幅度分別達到46%、30%、29%,整體平均納稅減少21%。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此前預估,這個稅改方案將使美國家庭平均年收入增長至少4000美元。

而企業所得稅將從目前的35%下調至20%。企業所得稅的降低,會增加企業利潤,並直接刺激企業的再投資。這不僅惠及美國本土的企業,低的稅率加上透明的政治環境,很可能會吸引其它國家的投資。

“它吸引外資,讓全世界的資金流向美國。”楊紹政表示,這就係供給動力,“所以美國今後的繁榮將係非常舉足輕重的”。

中國恐陷資金外流壓力

過去,很多美國跨國公司在海外交稅後,還要回國交35%的稅,因此他們會把利潤放在海外。稅改後,對美國企業海外獲利,最低徵稅10%,並將企業獲利迴流美國現金等價物的稅率設定為12%、非流動性投資的稅率設置為5%。

楊紹政講:“美國的這個法制環境,它的稅收大幅降低,那麼很可能會讓嗰啲跨國公司,把這個廠從中國移到美國,或者逐漸移到美國。”

復旦大學經濟學博士林采宜撰文表示,美國跨國公司持有現金及其它流動性資產為海外財富的最大組成部分,截至2016年底,跨國公司持有的流動性資產總計共有1.3萬億美元,占海外財富總量的50%,其中這部分流動性資產又主要集中於幾家跨國公司。因此,未來若稅改中,海外利潤迴流的稅收優惠具有吸引力,那麼大批流動性資產將迅速迴流美國。

為了應對美國減稅帶來的壓力,其它國家也會考慮減稅,那麼除了美國企業,其它外資企業撤離中國的可能性也將增加。

楊紹政認為,中國的民營企業也可能會到美國投資。他舉例講,中國的玻璃大王曹德旺曾經專門對在中、美投資成本做了比較。曹德旺曾表示相對於中國,美國的稅低、電價便宜,氣價也便宜,另外還有很多優惠條件。他以自家企業生產一塊玻璃為例,對中、美兩國的經商成本逐項對比,結論係:在美國的製造成本比中國低約40%。

曹德旺已經在美國的俄亥俄州投資6億美元,建立了全球最大的汽車玻璃單體工廠。此外,比亞迪、玖龍紙業也準備到美國投資。2016年中國企業在美國直接投資達460億美元,係2015年的三倍。

楊紹政表示:“全世界的資金、資源係有限的。如果在華跨國公司、中國企業的資金,大量地往美國去的話,中國國內的生產要素就會匱乏。”他舉例講,就像中國經濟改革時,當大量的資金聚集到大城市,那農村、中小城市、城鎮的發展就滯後了。“我覺得如果中國不採取措施,那麼國內製造業、國家經濟發展,都會受到很嚴重的影響。”

被迫加息房地產泡沫萎縮

今年11月2日,英國央行啟動十年來的首次加息;11月30日,韓國央行亦宣布近六年來的首次加息;而美聯儲預計12月完成本年度的最後一次加息。

被稱為“金融界最好段子手”的秦小明撰文稱,美國未來持續的加息會繼續拉大中美兩國的利差,這在利率平價的底層規律下,會對人民幣形成中期的貶值壓力。中國為了維持相對均衡的利差水平,不得不在某個時點被動加息。

而《揚子晚報》引述經濟學家宋清輝的話講,中國央行在2018年下半年“被動加息”可能性將增加,這可能係美國稅改對中國產生的最大影響。

台商受害聯盟理事長高為邦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國的經濟發展主要靠兩個“引擎”,一個係外銷,一個係房地產。

他認為,美國稅改造成資金流向美國,中國要想留住資金,就要被迫加息;但加息會增加房地產投資者的負擔,“就係資本所產生的利潤已經沒有辦法去付銀行的利息,嗰個時候他就被迫要出售一部分資產。你被迫要賣,別人也一樣要賣,房價泡沫就會萎縮”。

高為邦表示,那樣中國可能會發生像1929年美國的經濟大崩盤,“我諗,美國一減稅、一加息,加快了中國的房地產泡沫的速度了”。

歐盟和美國都反對中國市場經濟的地位,這會影響中國的出口貿易。“它的外銷開始萎縮,它的房地產開始崩盤,那這個政權就要瓦解掉了。”高為邦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陳漢、周慧心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