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房產稅夜襲 房價將下降55%?

徵稅之類的事情,歷來都係悶聲發大財,只干不講,低調快進。

但係昨天,寧夏自治區在全國率先發佈了《房產稅實施細則》,這標誌着中國正式和國際接軌,對70年使用期限的房子徵收房產稅,中國正式進入了房產稅時代。房產稅將大幅增加房屋的持有成本,為宇宙級泡沫的中國房地產加上最後一根稻草。

寧夏率先吃螃蟹開啟樓市的冰河時代!

近日,寧夏出台《寧夏回族自治區房產稅實施細則》(以下簡稱《細則》),明確寧夏房產稅在城市、縣城、建制鎮和工礦區(包括各類開發區、各類園區)範圍內徵收,新細則自2018年1月1日起執行。

依照房產原值減除30%後計算稅率為1.2%。《細則》明確,房產稅依照房產原值一次減除30%後的余值計算繳納的,稅率為1.2%;房產出租的,以房產租金收入為房產稅的計稅依據,稅率為12%。據講,該房產的原值唔係指買房時候的價格,而係當前市場價,如果按此推標準,房產稅無疑會係一筆不小的開支。

此外,對依照房產原值計稅的房產,不論係否記載在會計賬簿固定資產科目中,均應按照房屋原價計算繳納房產稅。房屋原價應根據國家有關會計制度規定進行核算。

新房自交付使用後次月起計征。《細則》規定,購買新建商品房,房產稅自房屋交付使用之次月起計征;購買存量房,房產稅自辦理房屋權權屬轉移、變更登記手續,房地產權屬登記機關簽發房屋權屬證書之次月起計征;出租、出借房產,則自交付出租、出借房產之次月起計征房產稅;而房地產開發企業自用、出租、出借本企業建造的商品房,房產稅則係從房屋使用或交付之次月起計征。

房產稅按年計算分季繳納。《細則》明確,房產稅將按年計算、分季繳納。分季繳納的稅款應於季度終了後15日內繳納入庫,入庫期限最後一日如遇法定節假日可向後順延。年應納房產稅額在10000元(含10000元)以下的納稅人,納稅人可以自願採取全年一次性申報納稅,繳納時間為每年第一季度終了後15日內,入庫期限最後一日如遇法定節假日可向後順延。

在美聯儲10月縮表、12月年內第三次加息的大背景下,打壓資產泡沫、提前卧倒對抗美元緊縮造成的全球流動性黑洞,防止系統性金融風險,係世界上絕大部分國家的應對之策。近兩年來,政府採取了限購、限貸、限價、限售等各種手段,但係房價沒有絲毫得到控制的苗頭,萬不得已,只有啟動房產稅這一終極大殺器。

在此背景下,寧夏在全國率先徵收房產稅,石破天驚無異於在房地產的冬天快來臨之時,給部分還在硬挺的樓市澆上一盆涼水。北風吹過,基本都會被冰凍起來。也像一個稻草落在正在吹起的肥皂泡上,水沫四濺,泡泡瞬間破滅。

滾滾財源替代土地財政二次薅羊毛的陣痛

一旦房地產行業蕭條起來,最先受到損害就係地方政府。當前房地產的土地出讓金支撐起了地方政府70%的財政收入,即便如此,2016年中國財政赤字仍然超預算6000多億,用駭人聽聞來形容一點都不過分。一旦房地產坍塌落去,土地出讓金會大幅縮水,基本上縣級以上的地方政府都要停擺。

碰到這種情況,開源節流係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我們先來看節流,這幾年經濟增速不斷下滑,財政收入的不降反增,年年創出新高,即便如此,也趕不上政府剛性開支的增幅。

更準確地講,係在經濟下滑,稅收增幅下降的大背景下,政府公務員規模、薪酬和三公經費大幅反而大幅提升,減薪、裁員、縮減經費開支係企業的事,老爺們的苦日子係斷斷不能過的,哪怕赤字大於天,衣食也係不能絲毫減損的。

發行國債借錢度日已經到了極限,容易增加銀行風險,增加本幣貶值的風險,成本較高;找央行印錢補貼財政早已被明令禁止。

既然不能節流,那麼就只有開源了,增加稅收無疑成為ZF彌補財政赤字的首選。在樓市蕭條,所有的土地都被賣得所剩無幾的情況下,徵稅從房地產的交易環節轉向持有環節係大勢所趨,高額的房地產稅、遺產稅必然替代土地出讓金,成為未來地方政府的財政支柱。

寧夏打響的徵收房產稅第一槍,必然會成為新一輪地方政府財源滾滾的號角!

狼真嘅來了,樓市泡沫就此終結!

今天,寧夏偷襲徵收房產稅,意味着這一與政策已經得到了上峰認可,全國各省市必然會一窩蜂跟進,對於地方政府來講,沒有咩比開源徵稅更有吸引力。

房產稅的開徵必然將大幅打壓房地產銷售市場,不管係對購買方還係銷售方,有了“房產稅”,持有房屋的成本將大幅增加。如果講以前的四限措施不能讓購房者看到實打實的壞處,不能給房地產泡沫致命的一擊,那麼今天的寧夏開徵房產稅,就必然能讓房屋投資作者踏踏實實感受到,高額的房產稅已經成為一個極其沉重的負擔,手上的房子就係一個燙手山芋,開啟新的拋售潮!

不管係準備購房的剛需還係投資者,必然會在房產稅面前止步;多套房子的投機者躑躅不前、已經擁有多套房的投機者倉皇拋售。這樣一來,供應量增加需求減少勢必引發它降價。有學者推測,絕大部分城市房價會因此下降55%以上,基本上係腰斬。

如果房產稅的稅率足夠高,徵稅對象足夠廣,影響恐怕會更大,這種影響同樣也會體現在心理層面上,引起恐慌式的預期,從而最終讓房子的供求失衡,起到給發燒的樓市降溫的目的。

如果到時財政足夠緊張,房產稅必然會從重從廣。所以徵收房地產稅,為財政創收,肯定不會按照購房時的原值,而係根據市場評估價。即使係在市場成交量急劇萎縮,有價無市的情況下,評估價仍然由相關評估機構確定。

每年徵收房價評估值的5%的房產稅,和國際接軌,一線城市一套房子一年徵收幾十萬的房產稅係常事,如果覺得徵收5%不夠緩解財政支出,那麼徵收10%,15%呢?未來的房子必將和當前過剩的傻大粗鋼鐵一樣,成為雞肋,持有負擔沉重,消受不起;賣之可惜,變成雞肋。

如果有人講,房產稅係毛毛雨,不care。那麼總有一天你要撒手西去的吧,遺產稅開徵也係必然的。前段時間網上瘋傳深圳即將在全國率先試點開徵遺產稅”。試點方案規定,1000萬元以上的遺產,適用稅率為50%,而且應納稅金不能從遺產里出,且必須在三個月之內交齊,否則全部收歸國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驅動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