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北京周邊4省27市禁低端人口 民眾抗暴 央視變臉叫板蔡奇

近日北京驅逐外來「低端人口」事件愈演愈烈。外媒報道,河北、河南、山東、山西四省,加上天津及北京兩直轄市,合共28個城市拒絕北京「低端人口」在當地開設「低端產業」,亦不接納他們在當地租房落戶。在海內外批評輿論排山倒海而來之際,中共央視突變風向,叫停驅逐2.7億民工。外媒文章指,北京驅逐“低端人口”暴露中共四大缺陷。

北京周邊4省27市禁低端人口落戶

自由亞洲電台12月3日報道,河北、河南、山東、山西四省,加上天津及北京兩直轄市,合共28個城市拒絕北京「低端人口」在當地開設「低端產業」,亦不接納他們在當地租房落戶。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河北省廊坊市一名官員指,若是沒有當地的證明文件,肯定不准許小企業東主租屋,又說:「服裝應該是不讓進來的,如果小作坊的話,最好別來,來的話按『散亂污』處理,你的損失更大,你的設備的話,完全是給你沒收。」河北省廊坊廣陽區北旺鄉政府一名人員則透露,這個下令是近日才下達。

蘋果日報12月3日報道今次清理「低端人口」,連住在西城區四合院的美國雜誌駐京記者帕默(James Palmer)亦受波及,故美國發行的中文報紙《世界日報》向美國國務院查詢,詢問中方做法是否侵犯人權,美方會否敦促中共停止。美國國務院回應指有留意相關報道,敦促中共政府解決建築安全問題,確保弱勢人口的福利。

帕默住的四合院已清拆,他指出當地警察見他是外國人,竟會主動協助他搬遷。早前網上流傳照片,當地警察對「低端人口」般呼呼喝喝,甚至拳打腳踢。

網友將清查打手與清理猶太人的黨衛軍照片放在一起。

叫停驅逐2.7億民工;威脅中共維穩

美國中文媒體世界日報12月3日文章稱,北京近日驅逐外來「低端人口」,將排查上百萬民工,引發輿論反彈;而「高端人口」也發生紅藍黃幼兒園針扎兒童,錄影卻被銷毀事件。

「皇城天子腳下」接連爆發事端,批評排山倒海而來,中央電視颱風向突變,發出「不論以甚麼名義都不能踐踏外來人口尊嚴」的評論,公開向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叫板,迫使霹靂整治手段叫停。但對習近平「新時代」的傷害已難挽回,也成了中共十九大後治理的一次大硬傷。

文章認為,北京驅逐“低端人口”暴露中共四大缺陷。

第一,基層貧苦民工可說是中共執政基礎,中共靠貧苦工農兵起家,如今各大城市都有鄉下農村來的民工,提供各種勞力所需。估計北京市民工即達數十萬,也有人說高達300萬。這些民工進城打工未經批准,既無戶籍,如帶着妻小,孩子無法上學,全家租住低價、可能是違規修建的平價屋,居家環境惡劣,卻為城市建設提供廉價勞力,勞苦功高。

近年中國盛行「蟻民」「勞動大軍」稱呼,人命如蟻,境況悲涼,官方卻認定他們違法,咎由自取。據估計,目前中國民工總量約2.7億,外出民工逾1.6億人;其中30歲以下農工約佔60%,是民工中堅力量。當局要整治清理這群人,無異先縱容再整肅,用完就丟、過河拆橋;如擴及各大城市易引發騷亂,局面就難收拾,導致整治急煞車。

第二,事件徹底粉碎了中共專制體制,官員治理能力優於民主體制的迷思。隨着中國經濟崛起,30多年發展,硬體建設直追西方,部分猶勝西方。很多評論或中共都自信認為,中共官員從基層選拔、層層歷練,行政經驗豐富,一聲令下全面動員,治理能力、效率遠優於民主體制的民選省市長。

這種說法印證事實,或有部分道理。但蔡奇和陳吉寧的粗暴舉動,根本無視習近平新年賀詞所說:「我最牽掛的還是困難群眾」,「我也了解,部分群眾在就業、子女教育、就醫、住房等方面還面臨一些困難,不斷解決好這些問題是黨和政府義不容辭的責任」。嚴寒氣候下,要驅趕數十萬民工,使他們無處容身,不僅無情,簡直冷血。國際媒體指這是「高官低能」,暴露中共城市管理混亂的冰山一角。

第三,蔡奇是習近平「之江新軍」一員,深獲信任,快速擢升至北京市委書記,前途看好。他在十九大發言,成黨內搞個人崇拜習近平的旗手。例如盛讚習總書記報告極具震撼力、穿透力、感召力;是旗幟鮮明、高屋建瓴,深邃精闢、氣勢磅礴,還用八個「前所未見」、四個「偉大」等肉麻詞句歌頌習,是毛澤東以來僅見。

習成為「新強人」後,蔡奇可能誤認「強將手下無弱兵」,急於表現精明強幹和效率,卻忽視習近平關懷底層弱勢群體的本意;也戳破「之江新軍」素質不一,拍馬勝過治理能力,連風向都搞錯。難怪央視要打臉,扭轉方向。

第四,中國夢到底是誰的夢?有評論指中共歷來都為了鞏固多數,犧牲少數。清查「低端人口」更是歧視基層貧苦農工。官方卻否認有此稱呼,指是外媒造謠中傷。但檢視官方文件和官媒,十多年前已使用「低端人口」稱法。任何國家都有基層民工,是社會分工的產物,對國家發展有巨大貢獻,但他們的夢政府照顧到了嗎?

文章強調,中國不能因為國家富了,就遺忘數億「低端人口」。即使「強人統治」也不能沒有溫情血性,強人腳下的北京尚且如此,其他地方不堪設想。如今大興區長下台、低層官員被查處,但發號司令、應為硬傷負責的蔡奇難道沒責任?

就好像遇上強盜似的,只不過這是政府幹的

紐約時報報道,在北京遠郊區的寒夜中,一群讓這座首都城市有飯吃、有人打掃、供應充足的農民工們正膽戰心驚地等待着敲門聲——可能會讓他們尋找更美好的生活希望徹底毀滅的聲音。

"北京不想要我們。我們不得不回老家去。”一名來自河南省的婦女表示。

她在北京南郊新建村的水果和蔬菜攤已被拆除。這場聲勢浩大的外來人口清理行動已經導致成千上萬農民工流離失所;更多人在琢磨他們還能在自己住的地方,乃至在北京還能呆多久。

“一夜之間,我的謀生手段突然被毀掉,就好像遇上強盜似的,只不過這是政府幹的,還說這是因為他們關心我們。”

另外,北京驅逐“低端人口”遭央視打臉之際,也遭到海內外網友的抵制。上圖為,北京大興區公寓大火所在地的西紅門鎮新建村,當地居民周四(11月30日)發起抗議,要求官方解決供暖和民生問題,但至今官方並沒提出任何解的辦法。下圖為,紐西蘭幾位民運人士,余很猛,習衛國,江朝陽到中國駐奧克蘭總領事館宣示;“沒有低端口,只有邪惡政府”。

網友“oia‏”說,身邊聽到的兩位“低端人口”:一位北師大研究生,工作中,被房東收回租房,因為收入有限,回鄉還是再租房進退兩難;另一位某大的,畢業工作又待業,租住回遷房,雖然沒被清理但房東坐地起價漲房租。這個層面的人平日生活相對安穩,對執政者和社會民生相對漠不關心,萬萬沒想到趙家鐵拳打在了自己身上。

網友“liuhu2017”,這副字寫的恰如其分。

溫州網民“李也青”說,“中共統治下把我們低層老百姓一直當作‘低端人口’。所謂的‘低端’,就是弱勢群體。北京的‘低端’,雖然買不起房子,有的收入也不錯,這些人以為自己不在‘低端’裏面,但是在專制的體制下,他們也成為‘低端’人口,在這個國家,沒有人權,對人起碼的尊重都沒有。”

2017年11月27日,協助被迫遷居民的藝術家華涌亦被驅逐,身後可見被當局強拆的房屋。(華涌微信視頻截圖)

自由藝術家華涌說:你們在北京待多久了?

低端大叔答:兩年半了。

華涌問:你們還會再來北京嗎?

低端大叔說:說句不該說的話,北京不是我們老百姓的,北京永遠不會再回來。你知道他們趕我們走的時候怎麼說嗎?你們再不走老子把你們東西扔出去!他們把我們不當人……

網友“initiumnews”說,你能想像一個沒有早點攤、沒有清潔工、沒有外賣員的北京嗎?沒有“低端”人口,生活根本“高端”不起來。而其實非“低端”的人群,活得也很艱辛,瘋狂的加班、高昂的房貸、冷漠的人情,甚至自己的孩子隨時可能面對性侵、虐待這樣的身心傷害。

網友“梘椋”說,“當居住在城中村的快遞小哥、快車司機、保潔阿姨突然離開時,你才能真切感受到,中國互聯網的野蠻生長是建立在怎樣的基礎之上,動輒過百億的公司估值最底層的助力來自哪裡。”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