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兒子的臉被打破相 這位媽媽的做法令老師甘拜下風

許多家長會有這樣的困擾:孩子在學校打架了,受欺負了點算?

今天的文章作者係余老師,她還原了一件發生在自己班上的真實事件,兩個學生在一次爭吵中出手打架,而受傷學生的媽媽的做法,讓班主任而深思——孩子被欺負,家長的處理方式,影響孩子的一生。

或許看完這個故事,你對這位媽媽的處理方法或贊成或反對,這都唔好緊,重要的係,大家都來理性地思考類似問題的出路——

1

昨天係我的課,課上學生們一如既往地釋放天性,非常活躍。

我們正在排演課本劇,課本劇的內容就係講:一個出家人,看到一隻小鳥吞食了紅寶石,為了保護小鳥免受被剖腹的傷害,出家人自己受到鞭打的故事。

孩子們充分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利用教室中有限的資源來製作道具。

想哥剛好有一個類似紅寶石的發光器,立刻吸引了同學們的目光,大家紛紛向他借。課本劇因為想哥的“紅寶石”的出現而更加入情入境。

課後,學生們依然興趣盎然久久不願意離去。我正在和家長談論孩子們的表現,突然聽到“啪”的一聲。

我回頭從敞開的門放眼望去:樓道的地下有咩東西彈跳起來然後崩裂碎了,接着發生了令人驚訝的一幕:一個孩子揚起的手重重打在另一個孩子的臉上。

我立刻衝出去,一手抓住一個孩子,厲聲呵斥道:“不準打架!”兩個孩子立刻停了下來。

我定睛一看:原來係想哥和小強!我再一瞧,心急劇下沉,想哥的臉上從左邊眉毛開始四道深深的抓痕經過眼睛、經過臉蛋、經過下巴頦、一直到脖頸處。他的眼皮處有小指甲蓋大小的皮不見了,滲出血來。

這係我平生見到的孩子之間打架如此觸目驚心的傷痕!

2

我再睇吓小強,左邊額角有個拳頭大小的紅印。我冷靜地看着兩個孩子,迅速遣散所有的孩子和家長,把兩位學生帶到了教室中詢問:“講,你們倆邊個先動的手?”

兩個小男人都低垂着頭,極力忍住眼淚,想哥想了想,氣勢明顯弱落去:“係我……”

“你為咩動手?”

“他把我的紅寶石發光器摔壞了……”

“你,小強,為咩摔壞他的發光器?”

“我也不知道嗰個發光器係他的。他非要問我要,我係從其他同學手裡拿到的。所以我就摔給他……”

“為咩你要摔給他,不能好好地還給他?”

“我又唔係從他手上拿的,邊個讓他追着我要?”

“那你就撓他撓的咁狠嗎?”

“邊個讓他先打的我……”

“想哥,你為咩打他?”

“他把我的發光器摔壞了……”

“好吧,案件陷入僵局,由此看來,你們倆都有責任,各打五十大板,但係……”

我再一次仔細地觀察了想哥臉上的傷口,傷口還係讓我心疼。雖然我唔係他的媽媽,但係,只要係母親看到這樣,心都會痛……

想哥狠狠地忍着眼淚,我又一次查看他的傷口,發現他不僅僅係臉上被抓傷了,還有兩條胳膊。

其中一個胳膊上,有四道深深的抓痕。另一條胳膊上指甲蓋大小的二三塊皮不見了,滲出猩紅的血。

很顯然,這場“決鬥”想哥吃了大虧。

3

我迅速給雙方家長打電話,讓其儘快到學校,卻發現小強的爸爸早已到了。他就在我身後站着,貌似在玩兒着手機,不言也不語。

我看着小強爸:“您看,把人家……”小強爸爸淡淡地講:“老師,男孩子打架很正常……”

然後,看着想哥講:“他把你發光器摔壞了,幾多錢我賠你……”說著,掏出6元錢遞給想哥,然後繼續玩着手機。

不知道為咩,我心裏有講不出的感覺,我不知道如果係角色對換,小強被抓成這樣,作為父親係咪也會如此淡定地玩手機……

想哥的眼角滲出血來,我把想哥摟在臂彎下,不一會兒想哥媽媽趕到了,雖然我提前給她打了電話,告訴了她孩子的情況,想讓她有一個思想準備。

但係,她看到孩子的那一刻,臉色還係突然變了,一種無比心痛的東西迅速就漫在整個眼眶之中,但係想哥的媽媽還係忍住了。

她只係輕輕地講道:“想哥,需要我抱抱你嗎?”想哥倔強地搖了搖頭。

我把事情的原委陳述了一遍,想哥媽媽睇吓想哥又看了看小強,然後平靜地講道:“發生這種事情,你們兩個都有錯誤,你們兩個互相認個錯,道個歉吧!”

想哥緊緊咬着嘴唇,小強高昂着頭,我看小強一眼,最後想哥還係往前走咗兩步,主動伸出了手……

想哥的媽媽看了看依舊在看手機的小強爸爸,接着又講了一句話,這話似乎係對想哥講的,又像係對兩個孩子講的:“你們記住,任何時候,打架解決不了問題。今天你們兩敗俱傷。希望你們能吸取教訓。”

小強爸爸終於從玩手機中抬起頭來。他對想哥媽講:“如果孩子臉上留疤了或者有任何問題給我們打電話……”

想哥媽媽沒有講嘢。她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我隨着他的目光,還係忍不住地看了一眼想哥:臉上的四道抓痕因為滲出了血更加清晰可辨了,我甚至懷疑係用鐵鉤抓的。

我抓過小強的手,發現他每一根指甲都剪成了三角狀,我的心立刻生生痛了起來:我知道想哥係好孩子,教他四五年,他從來沒有和任何人打過架,紅過臉……同時我很同情這個10歲的小強,係咩樣的心理讓他時刻準備攻擊別人?

想哥媽媽看到小強的指甲,我還沒有開口,她好像係在對所有的人又好像在自我檢討:“孩子發生這樣的事情,歸根結底係家長的問題,我這個做家長的沒有做好,孩子走吧!”

4

人散了,我的心卻沒有散去……

我在想:如果係我的孩子,我會怎麼做?

我在想:如果係一個男人,看到自己孩子被抓成這樣,他會怎麼做?

我在想:如果我係孩子,我被抓成這樣,我會怎麼做?

我還係給想哥的媽媽撥通了電話,我們聊起了想哥動手的原因。(作者事後補充講明:有人講老師做得不到位,為咩唔去和打人學生的家長談話。其實,老師找過對方家長,但對方拒絕溝通。)

想哥媽媽講:“我問我的孩子了,小強不還發光器給想哥,想哥就拉着小強不讓他走,於是小強就撓想哥的胳膊,把想哥撓疼了,想哥才動手打他……”

我諗起了想哥胳膊上的傷痕,驚呼:“原來如此!可想哥為咩講自己先動的手?為咩他沒有講小強先撓他?”我問道。

想哥的媽媽沒有回答,她只係講:“老師,沒有關係的,雖然今天我看到想哥的那一刻,差點哭出來,但係,孩子的任何經歷,無論係好的,還係不好的,對孩子都係財富,都係一種成長……”

不知道為咩,我深深地被這個瘦小的女人所折服:面對自己的孩子幾乎破相的臉,卻可以如此睿智隱忍淡定,這對孩子該係多好的示範和教育!

5

第二天,小強的媽媽公開在班級群里給想哥道了歉,事情似乎圓滿結束,但係對於我來講,似乎沒有結束……

我諗起了事件背後的問題。

我諗起了想哥媽媽講的話:“孩子的問題,追根結底係家長的問題……”

我再次給想哥媽媽打了電話:“想哥媽,昨天您的孩子吃了虧,我很想知道你的後續教育係如何的,我們可以交流一下嗎?”

想哥媽媽笑了,她講道:

老師,講句實話,如果係我的孩子把別人孩子的臉抓成這樣我一定會狠狠地收拾他。但係,係其他孩子把我孩子的臉抓成這樣,我稍稍心安一點。

我知道這可能對想哥不公平,但係他係男孩子,我希望他能有擔當,有杜絕任何惡性事件發生的能力,而且現在係和平年代,作為男子漢,我希望他能夠紳士啲,能用好的方式去處理問題,即使吃點虧我認為也沒有咩。

而且,我的孩子也不會吃虧,因為他從小就能分清楚好壞,人敬我我敬人,人欺負我我絕對不會任人宰割,昨天之所以發生這樣的事情,係他沒有料到這個孩子會咁狠。

“那麼我很想知道,你係如何教育您的兒子面對這樣狠的孩子的,今後碰到類似的問題他應該怎麼做?”

想哥媽媽笑了,她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但係清脆的聲音響起:

老師,我沒有刻意去提起這件事,我認為家長不能太重視這件事,就係一定認為自己的孩子吃虧,這對孩子不好。

其次,嗰個撓我家孩子的小孩其實也挺可憐,他之所以下手咁狠,只有倆種情況,一可能係家中無比寵溺,無法無天;二就係他被家長打得特別狠。

最後,我只係對我的孩子講,媽媽小的時候就知道這個世界紛繁複雜,咩人都有,但係無論哪種人媽媽都和他們相處得很好。

盡量看到別人的優點,然後用你善的方面,或者借用對方善的火光儘力去引導他朝善的火海發展。

當然你係你自己,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法解決,無論怎樣媽媽都尊重你。

不知道為咩,我總想流眼淚,為一個我認為堪稱偉大的母親。在歲月靜好時人人可以做到正人君子,但係在“戰火硝煙”里,關係切身利益又係最愛的人時,依舊如此理智,我真心折服。

6

雖然我基本已經猜到答案,但係我還係想驗證一下孩子的回答,於是我繼續問道:“那麼,想哥如何講得呢?”

想哥媽媽不好意思地回答:“想哥講他不想離小強咁近,以後他也不想靠近小強了……”

事情似乎有了真正的答案,我很想問問大家,在這場撓人事件中究竟邊個吃虧了呢?

孩子本無知,他係從成人的眼睛裏來認知這個世界的,也係在效仿成人的過程中去成長的,有些時候,貌似沒有吃虧,但係,前塵漫漫,你可以保證每一次的狠手陰招損招都管用嗎?你能保證自己孩子次次係常勝將軍嗎?

相反,這樣的場景,也讓我諗到了:某些曾在公眾場合,因為孩子搶玩具而爭執甚至動手的家長;因為孩子的無知取鬧,引起家長喋喋不休的謾罵和討伐……

在未來,這樣家庭走出來的孩子可能會很孤獨。

有些家長沒有意識到自己孩子的潛在危機,不懂得孩子的問題歸根解讀係家長的問題。我們不怕讓孩子體驗人生,我們只怕有一個錯誤的家長,用自以為係的錯誤方法讓孩子逐漸脫離社會、脫離人類的美好和友善,走入孤獨危險的境地……

我的眼前不禁再次浮現那句話:

推動搖籃的手就係推動世界的手——父母們,加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大江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