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重重疑團大盤點 「紅黃藍」背後的「黑」

虐待、猥褻及疑似性侵的指控被踢爆後,紅黃藍幼稚園連日來成為關注焦點。然而,北京當局掩蓋真相、封嘴受害幼童家長、讓媒體噤聲、刪除相關網帖等,更令事件疑點重重,掩蓋比真相更駭人聽聞,民眾怒要真相。

“爺爺醫生”和“叔叔醫生”去哪了?

11月23日,受採訪的幼童家長透露,不僅有十多名家長發現自己的孩子疑似曾遭“打針”以及“餵食不明藥片”外,有孩子被檢查出肛裂,原因不明。孩子還向家長講述有“爺爺醫生”和“叔叔醫生”檢查身體,“小朋友光溜溜”、“叔叔也光溜溜”。

紅黃藍幼稚園醜聞被踢爆後,引起了海內外輿論的普遍關注。網絡怒火對準了幼稚園的背後──有軍方背景的園方高層,被揭示出來的“老虎團”立刻成為熱搜詞。

無疑,找出這些神秘的“爺爺”和“叔叔”是調查本案的核心。28日晚,北京朝陽警方發通報,否認紅黃藍新天地幼稚園性侵兒童的所有指控。通告還否認園方給小孩“喂葯”,指家長已“承認”並無此事。通告只承認了“扎針”的指控。同時稱曝光該幼稚園性侵事件的兩名人士在造謠,分別被刑事拘留及“批評教育”。

但是通報對於這起醜聞升級的焦點,即那些娃娃口中的“爺爺醫生”和“叔叔醫生”沒有任何交待。孩子口中光溜溜的“叔叔醫生”和“爺爺醫生”到底是什麼人?當局封殺輿論,抓一名幼師當替罪羊的同時,並未解開上述疑問。

紅黃藍CFO(首席財務)魏萍對此的回應則是全程推卸責任,並稱該幼稚園工作人員全部是女性老師,但是中共官方的通告中卻出現了8名男員工。

警方通報,紅黃藍新天地幼稚園共78名工作人員,其中的8名男性教職工“不具備單獨接觸兒童的條件”,且“專家”對涉事女童進行檢查後“未發現異常”。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撰文表示,查出紅黃藍幼稚園神秘男並非難事。在一般人看來,北京紅黃藍新天地幼稚園被曝出猥褻幼兒的“爺爺”、“叔叔”們,按照中共警方抓捕“造謠者”的速度看,應是不難查明並給公眾以說法的,畢竟有錄影還有涉事的園長、教師,都可以找到足夠的線索並迅速偵破的。

然而,自11月22日家長報案到27日足足五天的時間,從媒體到北京警方再到相關政府部門,似乎都在刻意忽略這些“神秘男”的存在,刻意忽略猥褻乃至性侵兒童的存在,反而重點強調虐童,並由此刑拘了一名教師。

“如果警方出於某種眾所周知的原因,最終查不出‘罪犯’,以各種理由搪塞,或者大事化小,那麼‘老虎團’涉嫌猥褻幼童的傳言就不會消失,留在國人心頭深深的失望不會降低,並且將再次狠狠地打了官媒高調宣傳的‘依法治國’的臉。”

家長在編造故事?

11月23日,一位趙姓媽媽對媒體表示,她家3歲的孩子除了被扎針、被脫光衣服與異性小朋友一起罰站外,還目睹小朋友被“爺爺醫生”和“叔叔醫生”檢查身體,“小朋友光溜溜”、“叔叔也光溜溜”的疑似猥褻性侵情境。該視頻片段在大陸微博、視頻網站等熱傳,但如今已經被刪除。

儘管外界對紅黃藍幼稚園的官方調查並不抱有希望,但警方通告稱“沒發現有兒童被侵害”,涉事女童家長趙某某承認其發佈的“爺爺醫生、叔叔醫生光溜溜”言論是造謠,並願意“公開道歉”。對此結果人們還是目瞪口呆。

眾多大陸網民指斥當局侮辱了他們的智商。有人留言,原本只是懷疑(性侵),現在終於相信了。

更讓網民質疑的是,家長為什麼要造這種謠呢?天下會有一個愛孩子的父母要編造孩子被猥褻之事來吸引眼球嗎?她造謠是出於什麼原因竟然可以犧牲女兒的聲譽?是為了讓幼稚園賠更多的錢嗎?

可是從始至終,這幾個孩子的家長都沒有提出相關的需求。那他們的動機又是什麼呢?這也太說不過去了。而這也正是官方無法自圓其說之處。

還有家長介紹說,有裸體的成年人強迫孩子們脫掉自己的衣服。如果是一個孩子這麼說,我們可以認為是這個孩子在撒謊,但是有八個孩子都這麼說,況且這只是兩三歲的孩子,他們怎麼可能串聯起來撒謊呢?

有網民留言:“家長們閑着沒事兒干跟幼稚園拉仇恨,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指鹿為馬,無恥到極點。……完全無語了。”

“五家長一邊造謠一邊直接報警一定是傻子。”

還有網民留言說:“這個事件影響最大的就是叔狗畜生、爺狗畜生光溜溜的傳言,也就是那女英雄家長講的視頻。通報說該家長道歉,系編造……如果系編造,那該女就是最大的造謠者,為何不以造謠拘留?”

也有網民回應說:“(女家長)不被抓的可能性只有一種,讓人家承認實話是編造,已經夠委屈啦,真要抓人,恐怕是要魚死網破了!”

監控錄影又壞了?

按說紅黃藍幼稚園除了針扎兒童,是否還存在着被網路曝光的“群體猥褻幼童”、“餵食幼童藥片”等醜聞,幼稚園的監控視頻當然是最有力的證據。

此前紅黃藍幼稚園在上市時,其總裁(CEO)史燕來告訴媒體,“紅黃藍全國的直營和加盟園所都逐步分期地鋪設了無死角的監控體系。”

虐童事件剛被曝光時,就有家長要求查看視頻,但被園方拒絕,聲稱只有警方才能調看。

對此,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品新24日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幼稚園是孩子們的公共活動場所,孩子家長作為監護人理應有權查看孩子日常受護理、教育的情況。幼稚園方面拒絕提供監控錄影是站不住腳的。只要家長承諾不隨意在網上發佈錄影,不侵害其他幼童、老師的肖像權,就應該有權查看相關監控錄影。

警方對現場監控錄影進行調查後,正如外界預料,其通報稱,“涉事班級監控視頻存儲硬碟損壞……系多次強制斷電所致,目前已恢復約113小時視頻,未發現有人對兒童實施侵害。”

有什麼秘密,幼稚園和警方不願意讓家長們知道?是那些出現在幼稚園中神秘的“爺爺醫生”和“叔叔醫生”嗎?

對於家長呼籲公布的監控錄影,為什麼總是在關鍵時刻不失時機地出問題,這難道是偶然的嗎?

對於當局的錄影視頻硬碟損壞的指稱,幾乎無人相信,不少人自告奮勇幫修硬碟。

北京律師彭劍表示,官方對監控視頻硬碟損壞後又修復的表述,令人質疑,“修復到什麼程度,就不好說了。只修復一部分,那就存在問題了”。

園長夫婦到底是什麼人?

此前曾有家長爆料,該幼稚園園長的丈夫是“老虎團”的,即駐地離幼稚園不遠的北京衛戍區警衛第3師第13團。針對“老虎團”人員參與猥褻幼兒之事傳言,軍方予以否認。

中共中央軍委機關報《解放軍報》旗下的“軍報記者”微信公號就此採訪了“老虎團”政委馮俊峰。馮俊峰稱,涉事幼稚園園長是“我團退役人員家屬。該幹部已轉業到地方工作。網上流傳該園長是我團現役軍人家屬與事實不符”。他還同時表示:“下一步,我們還將繼續進行調查。如果發現有軍人參與違法違紀活動,不管涉及到誰,都堅決查處,絕不姑息!”

周曉輝認為,馮俊峰之語透露了兩點資訊:一、雖然他刻意否認“現役軍人”,但卻間接承認涉事幼稚園園長是“老虎團”退役軍人家屬,即承認與其有關聯;二、並不排除有現役或退役軍人捲入,需進一步調查。

北京朝陽區政府新聞發言人11月25日晚表示,已即時免除有關的幼稚園園長的職務。

此前網路有消息流傳,受害者家長披露,幼童是被園長抱去觀看性侵場景的。這個對此案有直接責任的園長,雖然通告被免職,但該通告中不僅沒有透露其名,連姓也沒有提到。

有網民質疑:“難道是怕被人肉搜索?”對於涉事幼稚園園長和她神秘的丈夫,為何警方沒有隻言片語?他們到底“涉水”有多深?

紅黃藍背後金主的軍方後台有多硬?

時事評論員陳思敏分析,早自1996年至2003年,從中科館、中科協、教育部、民政部,到瀋陽軍區司令部幼稚園前園長的加入,紅黃藍20年前的起家已經彙集了黨政軍關係。

可以說,紅黃藍幼稚園背後與軍方關聯不小。除了涉事園長與北京衛戍區王牌“老虎團”存在關聯外,紅黃藍教育第一大股東孟亮之父與原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其叔父與曾任總後勤部政委的張文台上將也存在關聯;第二大股東曹赤民亦有軍方背景。

據報,孟亮的父親孟慶勝是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上海舊識。此外,還有消息稱,孟亮的叔叔孟慶利曾任中共38軍坦克團營級幹部,與張文台關係密切。張文台非常善於巴結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曾為江澤民主編過兩本書。

這些跡象都在表明,幼稚園牽涉的“神秘男”背後並不簡單,知曉“神秘男”們背景的園長夫婦的背後同樣不簡單,至於是否牽涉“老虎團”及其上級北京衛戍區警衛三師乃至北京衛戍區,儘管要打上問號,但卻因為官方有意地掩蓋而疑竇叢生。

家長遭死亡威脅中共在掩蓋什麼?

據報導,中共當局已緊急下禁令阻媒體報導,同時全面刪帖和遮罩受害家長受訪片段;又宣稱一名22歲的女教師涉案和抓捕所謂的“造謠者”。官方封殺的做法激起更大的民憤,民眾要求公開真相。

前趙紫陽秘書鮑彤批評中宣部下達禁令,旨在保護摧殘幼童的罪惡集團,懷疑有中共高層牽涉其中,“沒犯罪為什麼要捂人家嘴巴?”

他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直言事件非常嚴重,因為涉及到兩三歲的孩子。他直斥中共不準報導就是“心有鬼”,“壟斷真相,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怕社會來調查,怕新聞記者介入?中宣部領導人也在這裡犯罪了?我不知道,沒犯罪為什麼要捂人家嘴巴?捂人家嘴巴,這個人就是包庇罪。”

一名匿名的知情者告訴大紀元記者,當局以軟硬兩手讓家長噤聲:“好幾個家長都遭遇了死亡威脅,不敢發聲了,只有一個敢發聲的還被刑拘了,也不敢吭聲了。有的孩子家長,還給套房子封口。”他說,現在沒有一個家長敢站出來說話了。

在官方封殺真相後,園長夫婦逃脫了,涉案的“爺爺”、“叔叔”們逃脫了,紅黃藍的大股東們逃脫了,他們的後台也暫時逃脫了,卻將髒水潑給無辜的家長和幼童們以及支持他們的民眾。

有網民紛紛留言表示:“這是中共專制統治下的維穩,害怕真相被揭露,維護權貴,官官相護,殘害百姓。”

“砸破頭皮也得移民,大陸不是人待的地方,遍地是魔、遍地是妖。”

“中共恐懼滅亡,掩蓋自己的罪惡。”

“這樣政府不亡才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夏墨竹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