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紅黃藍神秘大股東周海英被聚焦 黨媒影射孟建柱頗不尋常

在紐約上市的紅黃藍教育,其旗下的北京紅黃藍幼兒園猥褻虐童醜聞引髮網民憤怒聲討。在北京警方公布紅黃藍事件〝調查結果〞,對性侵指控一概否認;涉事家長被逼〝為造謠道歉〞,大陸網絡遭大力消音的同時,黨媒卻揭紅黃藍幕後大股東背景,其中大股東周海英與北京順義區司法局副局長同名,但是否同一人需進一步考證。政法系極力滅火之時,黨媒卻深挖幕後真相。分析指,透露出的信號非常耐人尋味。

北京紅黃藍幼兒園涉虐童性侵事件,造成在美國上市的紅黃藍教育(RYB Education)股價一度大跌。

大陸《財新網》24日曾報導,紅黃藍教育2017年9月登陸美股市場後,公司前三大股東為孟亮、曹赤民、史燕來三人,分別持股30.1%、23.6%、13.5%。

陸媒《澎湃新聞》報導,紅黃藍教育主體是註冊在開曼群島的RYB Education,Inc(Cayman Islands)。AscendentRainbow是紅黃藍教育的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為30.1%。Ascendent Rainbow則隸屬於私募投資機構上達資本。上達資本的創始合伙人孟亮(Liang Meng),目前為紅黃藍董事。

公開資料顯示,曹赤民是轉業軍官,史燕來曾擔任北京市丰台區政協委員。

本次被曝涉及虐童事件的朝陽區紅黃藍北京新天地幼兒園由上市公司的國內運營主體北京紅黃藍兒童教育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主辦。

12月1日,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主辦的《新京報》報導,通過在查詢企業信息的網站〝天眼查〞查詢,北京紅黃藍兒童教育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的主要持股人包括曹赤民、史燕來和周海英。其中周海英佔股達49%,是控股股東。

公司多數股東在2017年6月2日股權質押。根據啟信寶顯示,北京紅黃藍兒童教育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在18起法律訴訟中成為被告。

據推特消息,周海英實為北京順義區司法局副局長,為孟家股票的代持人。阿波羅網記者查詢發現,北京順義區司法局副局長的名字確為周海英,但未能確定是否同一人,還是同名者。

〝天眼查〞顯示,北京紅黃藍的大股東是周海英。(網絡截圖)

Ascendent Rainbow隸屬於私募投資機構上達資本,該公司由孟亮和張奕兩人創立和管理。

〝天眼查〞顯示的北京紅黃藍30個股東里,並沒有孟亮。不過,在紅黃藍官網介紹的6名董事會成員里可看到此人,他排在第3位。

紅黃藍的官網顯示,孟亮是董事會成員之一。(網絡截圖)

財新網披露,根據紅黃藍招股書披露數據,從營收來看,紅黃藍是中國最大的早教服務提供商。公司於1998年開始做早教中心,2001年7月,和北京紅黃藍潛能教育娛樂公司合併(Beijing RYB Children Potential Education Entertainment Co, Ltd),發展幼兒園業務。

2006年5月,改名叫做北京紅黃藍兒童教育科技發展公司,也就是後來美股上市的紅黃藍幼兒園國內運營主體。2007年1月,公司和開曼群島註冊的Top Margin Limited合併,搭建VIE構架。

新京報記者梳理髮現,孟亮的父親孟慶勝、岳母趙蘭花以及張奕的妹妹張穎,均在〝上達系〞資本中出現。

根據〝天眼查〞的信息,孟慶勝名下共有過8家公司,其中在義烏上達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蘇州上達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均持有股份。

趙蘭花名下有兩家公司,分別持有義烏上達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蘇州上達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50%的股份。

張穎名下公司達12家,包括義烏上達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可以發現,三人共同的交集正是上達資本旗下的義烏上達。

〝天眼查〞還顯示,義烏上達持有義烏夏安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3.33%的股份,而持有該企業其餘96.67%股份的大股東名叫周海英,和北京紅黃藍的大股東同名。

此前,網上曾有消息稱,孟亮是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親戚,甚至是兒子。不過,陸媒隨後澄清,孟亮的父親名叫孟慶勝,是一名上海商人。

而各種公開資料顯示,孟慶勝出身於上海官場,曾經和孟建柱同在上海農場任職多年,應該是老相識,但無法確定是否有親緣關係。

在本次被曝政法系和前中共高層家族背景之前,大陸網絡有消息指,紅黃藍幼兒園涉軍方背景,“紅黃藍教育機構”名為“曹赤民”的創始人曾在中共軍隊(原二炮)中服過役。紅黃藍幼兒園園長的丈夫曾在中共軍隊(老虎團)中任職,該機構的副總裁藺玉華,曾是瀋陽軍區司令部幼兒園園長。

不過,處於輿論漩渦的“老虎團”政委馮俊峰於24日公開回應稱,該幼兒園園長是“老虎團”退役人員的家屬,已轉業到地方工作,因此網上流傳幼稚園園長是該團現役軍人家屬與事實不符。不過,軍方的說法未消除公眾的疑慮,網上繼續有相關質疑。

目前,當局已逐步封殺涉及紅黃藍的“負面消息”,一些披露相關消息的微博相繼被刪、屏蔽。事件至今留有大量謎團。

目前,北京警方公布紅黃藍事件〝調查結果〞,對性侵指控一概否認,涉事班級的監控設備一如既往的〝損壞〞。同時,涉事家長被逼〝為造謠道歉〞,大陸網絡遭大力消音。

而此時,北京黨媒再次起底紅黃藍股東背景,點名被指同孟建柱關係密切的孟亮家族,以及與孟建柱同屬政法系統的周海英,顯得頗不尋常。

時政評論員唐靖遠認為,該報導應該是有點影射孟建柱的意思。這也顯示中共高層明顯有不一致的聲音。孟家的事情不斷被翻炒,透露出的信號非常耐人尋味,對孟建柱來說恐非好事。

作家蔡慎坤認為,色情業的保護傘都是政法系和高官。“任何一個色情場所的背後,都有保護傘在撐腰,這些大大小小的保護傘才是中國色情泛濫的罪魁禍首,誰能做這樣的保護傘?無疑是相關部門的官員及其利益群體,不打掉這樣的保護傘,任何運動式的掃黃都只是虛晃一槍。”

學者何清漣表示,在各大門戶網站,包括一些省級官方報紙的網站,只要沿着新聞條拉下去,很多色情廣告、包括相關商品的銷售都出現在頁面上,這些信息和黨中央及政府的消息幾乎同時出現在一個頁面上。中共通過縱容與鼓勵物質慾望,引導公眾沉迷於物慾之中,喪失對政治與社會問題的興趣,否則眾多中國網站上那類色情廣告還能逃脫網管監視?源頭是江澤民在位時大搞黃色產業。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