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國科技巨頭的副業:做政府監視的「眼睛」

中國政府正在建立全球最先進的高科技系統之一,其中包括監控攝像頭、人臉識別技術以及對海量數據進行梳理的大型計算機系統,以此來監視國民動向。中國最大幾家科技公司係主要協助者,他們在網絡空間里公開擔任政府的耳目。

阿里巴巴集團(Alibaba Group, BABA)龐大的園區內擁有學院式工作室、悠閑的咖啡吧,風景如畫的場地上還建有一個警務室。

據知情人士稱,阿里巴巴員工可使用警務室向警方舉報可疑的犯罪行為,警方也通過這一警務室向阿里巴巴索取調查所需的數據,以利用該公司通過電子商務和金融支付網絡建立的信息庫。

一名前阿里巴巴員工稱,在一起案件中,警方想要找出係邊個發佈了與恐怖主義有關的內容。這名員工回憶道,警察當時向他詢問相關的用戶ID和信息。他把這些信息移交給了警方。

中國政府正在建立全球最先進的高科技系統之一,其中包括監控攝像頭、人臉識別技術以及對海量數據進行梳理的大型計算機系統,以此來監視國民動向。中國最大幾家科技公司係主要協助者,他們在網絡空間里公開擔任政府的耳目。

阿里巴巴、騰訊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0700.HK, TCEHY,簡稱﹕騰訊)和百度在線網絡技術公司(Baidu.com Inc., BIDU,簡稱:百度)等多家公司被要求幫助中國政府追查犯罪嫌疑人和封鎖政治異見人士言論。這些公司的技術還用於打造城市監控系統。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對中國有關做法的研究顯示,中國科技巨頭的協助範圍遠超西方公司對本國政府的協助,而且幾乎不可能質疑中國政府提出的要求。

與美國公司常常抵制美國政府的信息索取要求不同,中國公司公開表示會與有關部門合作。騰訊首席執行長馬化騰(Pony Ma)、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Jack Ma)均表示支持私營公司在執法和安全問題上與政府合作。

馬雲舊年在中央政法委舉辦的講座上表示,未來的政法系統離不開互聯網、離不開大數據。馬雲稱科技很快就會使預測安全威脅成為可能,壞人甚至根本走不進廣場。

實際上,一直受益於國家產業保護政策的中國互聯網巨頭幾乎沒有選擇餘地,只能合作。在中國,中共既控制司法系統,也控制企業的經營許可權。

騰訊係全球最大的在線遊戲公司,憑藉新聞、直播及其微信應用在中國網絡空間佔據主導地位;約有10億人使用微信進行通訊和移動支付。

2013年,北京活動人士胡佳(左)稱:“所有人都有一個密探監視着他們,這個密探就係他們的智能手機。”

北京的活動人士胡佳講,在朋友的推薦下,他在網上買了一把彈弓,打算用它來減壓。他通過微信的移動支付功能進行了支付。胡佳稱,後來他被一名國家安全人員訊問,問他係否打算用彈弓打住所附近的監控攝像頭。

胡佳表示,數年前,他曾給去台灣的一位朋友發信息,信息包含了這位朋友在台旅行時可能想要見的活動人士的名字。他講,後來國家安全人員造訪了這位朋友的家,警告他唔好跟胡佳認識的人見面。

胡佳表示,經驗已經證明,微信完全妥協了,尤其係對政府監視清單上列出的人士。他講,所有人都有一個密探在監視着他們﹐這個密探就係他們的智能手機。

騰訊和中國安全部門官員都未回應置評請求。

中國當代藝術家徐冰創作了一部極為特殊的電影,這部電影的素材竟然全部來自中國城市中無處不在的監控攝像頭記錄下來的影像。通過剪輯,零散的監控影像被拼湊成連貫的劇情長片。

在談及與政府進行的合作時﹐中國的公司提到了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簡稱NSA)承包商前僱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披露的秘密文檔﹐這些文檔詳細講明了美國科技和電信公司如何給予美國政府機構權限﹐使其能夠訪問用戶數據。較早前﹐美國很多電話公司已遵照NSA的一項秘密計劃﹐在未獲法庭授權的情況下竊聽某些美國公民的通話。

現在美國政府要求獲得有關美國公民或合法居民的信息時,必須獲得法庭批准。而 中共警方靠自己頒發的搜查令就能做到。

阿里巴巴執行副主席蔡崇信(Joseph Tsai)10月份參加《華爾街日報》D.Live大會時稱,他並不認同中國政府能夠獲取所有企業數據的講法,事實情況並非如此。他稱,如果中國政府需要從企業獲得數據,也要像美國那樣提出理由。

據一位熟悉中國網絡監察操作的公安部門知情官員稱,如果阿里巴巴和其他科技公司認為中國政府提出的數據要求不合理,就會予以拒絕。這位知情人士稱,執法部門必須遵守既定流程才能獲取私人信息。

但最終還係中國政府講了算。中國沒有獨立司法機構來批准或檢討政府提出的要求,而公司如果對政府的要求有異議也申訴無門。

中國公司不太可能像蘋果公司(Apple Inc., AAPL)那樣挑戰政府。當時美國聯邦調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要求蘋果協助解鎖2015年聖貝納迪諾槍擊案一名嫌犯的iPhone手機,但遭到蘋果拒絕。

過去一年,中國監管機構已命令三個流行的互聯網平台停止播放與政府政策不一致的政治視頻。監管機構近期還警告,不遵守新的社交媒體規定的公司將被關閉。Facebook Inc.(FB)在2009年被中國大陸屏蔽,具體原由沒有公開。

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雲稱:“未來的政法系統,係離不開互聯網,離不開大數據的。”

今年6月1日生效的新網絡安全法律要求,在中國運營互聯網平台的公司需要幫助有關部門發現危害國家安全、榮譽和利益的內容。

這遠遠超過美國政府對互聯網服務提供商或平台的要求,美國法律要求這些公司在發現兒童色情方面的可疑事件時進行報告,並撤下侵犯版權的內容。

中國政府有關部門沒有回應針對本文的置評請求。

作為新法律實施後的首批重大行動之一,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簡稱:網信辦)在今年秋季對騰訊和百度等公司處以最大力度的罰款,原因係這些公司允許用戶傳播被禁止的內容,包括“虛假謠言”和色情內容。

騰訊表示誠懇接受處罰,並承諾深入整改。百度提出利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增強謠言識別和闢謠的計劃。該公司發言人稱,闢謠平台與警察和其它公私部門合作開發,旨在確保用戶獲得準確信息。

阿里巴巴坐擁數億中國人的數據,國內民眾利用阿里巴巴及其關聯公司的服務進行網購、觀看流媒體視頻、支付租金、發送消息以及在社交媒體發表評論等。

監控這些平台流量的任務落在阿里巴巴安全團隊“神盾局”頭上。

阿里巴巴執行副主席蔡崇信講,他不同意關於中國政府可以隨意獲取企業數據的講法。

據“神盾局”前員工和現任員工,在阿里巴巴杭州園區,計算機程序掃描阿里巴巴電商網站,標出任何有可能違禁的商品,比如槍支或色情產品。

阿里巴巴一名前員工講,安全小組對網站進行瀏覽以篩查可疑銷售,比如天價出售的茶葉實際上可能係毒品。啲現任和前安全小組成員表示,他們負責審查並刪除令人反感的內容,如遇到詐騙錢財等欺詐案件會向警方通報。

在微博(Weibo Co., WB)上發佈的一段視頻中,該安全小組正在電腦屏幕前工作。視頻旁白係,不管槍、橡皮子彈、毒品,只要係非法物品就一概難逃他們的掌控。

視頻稱,該安全小組已在數千例案件中為警方提供協助。知情人士稱,該團隊還被要求過協助警方進行刑事調查。

2015年, 中共公安部網站發佈了在科技公司設立警務室的計劃,稱該計劃旨在第一時間發現犯罪活動。

阿里巴巴一名發言人稱,公司園區里有一個指定區域,執法人員會偶爾到訪,傳達最新出台的監管法規。如果遇到立案的刑事案件,阿里巴巴團隊也會用這個場地探討公司可以依法給予的協助力度。這位發言人稱,阿里巴巴園區內並沒有常駐警官。

不同於中國同行,蘋果、Facebook、和Alphabet Inc.(GOOG)旗下谷歌(Google)等美國科技公司會定期在透明度報告中披露與政府的合作。

2015年,在微軟位於華盛頓州雷德蒙德的園區,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受到中美科技公司首席執行長們和其他高管們的熱烈鼓掌歡迎。

大部分服務在中國被禁的谷歌稱,2016年下半年,中國政府23次向谷歌提出移除內容的要求,多以國家安全為理由。

蘋果披露稱,今年上半年,有超過35,000個用戶賬戶在中國提出的24個執法要求中受到影響,很多要求都和欺詐調查有關。蘋果稱,公司就大約90%的要求提供了信息。

中國企業不公布政府要求的數量、性質或遵從率方面的任何信息。

知情人士透露,騰訊的在線監控業務利用電腦過濾流媒體視頻、新聞推送及其他在線平台上的淫穢和政治敏感內容。

中國企業的審查人員負責屏蔽涉及中共和高層領導人的不利言論,以及含有對中國負面描述的外媒報道。據熟悉相關審查操作的知情人士稱,他們利用電腦程序來發現數千個敏感單詞和詞組並刪除大多數冒犯性內容。

運營大型聊天群的微信用戶稱,他們已收到關於政治敏感內容的自動警告。啲政治活動人士表示,他們的微信賬號已因發佈批評政府的內容而被暫停或關閉。

知情人士稱,在重要政治活動期間,網信辦的工作人員會在中國內容提供商處蹲守,以抓住任何可能出現的漏網之魚。網信辦未回復記者的置評請求。

除獲取網絡數據外,中國政府還希望從科技公司獲得其他啲東西——分類和分析信息的雲計算能力。中國希望從監控攝像頭、智能手機、政府數據庫和其他渠道獲取數據,以打造所謂的智慧城市和安全城市。

阿里巴巴的電腦和人工智能算法支持了杭州的“城市大腦”(city brain)系統,通過使用移動地圖和從交通攝像頭和信號燈等處獲取的數據來優化交通流量、為救護車出行開道。該公司稱,其雲計算和數據服務還幫助廣州機場管理飛機停靠,並在武漢部署導遊。

2016年,中國烏鎮一年一度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大幅照片出現在大屏幕上。

烏鎮舉行一年一度的國際互聯網大會,政治領導人和科技領袖紛紛出席。啲心懷不滿情緒的中國人也會現身,希望引起他們的注意。當地公安局長戴金明在阿里巴巴近期主辦的一次互聯網大會上表示,目前警方正與阿里巴巴合作,利用監控鏡頭和數據處理來識別“關注人群”,並阻止其進入。

根據廣州市公安局的一份聲明,騰訊正和當地公安合作建設一個基於雲技術的“預警平台”,可以根據人員流量、流向、密度進行分析預測。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hc)駐香港研究員王松蓮(Maya Wang)指出,這類詭異的城市計劃帶來的所謂益處實際上掩蓋了真實目的。她稱,整個安全城市構想無非係一個龐大的監視項目。

由中國政府支持的中國智慧城市工作委員會(Smart Cities Work Committee)未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

按照中國最新一期五年規劃,預計中國在出年將推出100個智慧城市試點。

這項計劃稱,到2020年,智慧城市將形成一個“無處不在的體系”,預計將“取得顯著成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