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士司機:弔死人了!都係租客…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北京的士司機:弔死人了!都係租客…

‌‌“就係自己弔死的呀!估計係還有其他事兒,加上這次直接砸牆拆屋地攆人,一時想不開。‌‌”

緣起

很簡單,我2014年初剛到北京的時候住過這次被清退的這種公寓房,前後住過兩棟,分別在平西府村和東三旗村。我精力、物力、財力都很有限,無法到大興現場、皮村現場和馬連窪現場去,只能去我住過的地方睇吓,看情況如何,如果糟糕,看能不能做點咩,哪怕幫人搬家或者聯繫買票。這係除了記下我現在租住的地方三公里內所有招待所,告訴我住公寓的朋友聯繫方式,並清空我住處的陽台預備給他們放東西之外唯一能安慰我自己的辦法。去之前我揾到了一個店,買了24包青島食品廠出品的鈣奶餅乾,裝了兩個大塑料袋。

交通以及路上見聞

1.去平西府

我係乘坐北京地鐵2號線後換乘北京地鐵8號線,下車後和人拼了輛地鐵口趴活兒的車到達了第一站平西府村的。用時40分鐘。這個村子係我2014年2月初到達北京的第一站。我在呢度住了半個月的小旅館,每天50塊錢。地鐵上沒有聽見被清退的人的對話,換乘了8號線之後,反而聽了一路兩位北京市民的對話。

他們沒有慶幸外地人和‌”低端人口‌‌“被清走咗。他們係理解並同情被清理的人的。有一句話我記得很清楚:‌‌”現在多冷啊,咁干,萬一家裡有老人,會出人命的。‌‌“

我還從他們的談話中得到了這樣一條信息:他們所屬的街道辦事處現在去他們家檢查,登記家裡的長住人口–這讓他們非常反感。

下了地鐵我直接坐進了地鐵口趴活兒的一輛‌‌”黑車‌‌“,車上已經有兩位乘客了,所以立即出發了。

車上的兩位乘客係男女朋友。我問了他們公寓的情況,他們講不知道,但係不敢住了,在找房子,已經初步看定了兩家。男生係剛入職的程序員,女生係實習編輯。

7分鐘之後,我們到達了平西府。

2.去東三旗

我係打車去東三旗的。這兩個村子相隔不遠。打車10分鐘到。2014年2月底,在平西府住了半個月便宜旅館的我綜合考慮了各種情況,搬進了門口就有快速公交站的東三旗村。這趟快速公交車,從從東三旗村口直接開到我當時實習單位的門口。

為了獲取更多的信息,我主動和司機聊起了公寓清退的事情。司機一口保證,東三旗絕對不會清退!‌‌”您係東三旗人嗎?‌‌“‌‌”係,我們這邊係集體的土地,我們雖然也有公寓出租,但係怎麼蓋房當時村裡邊都係有規定的,還有一點,我們村蓋房,我們自己也在住的,唔係純為了出租。再講了,你當他們傻呀,我們再係農村的,這邊挨着天通苑,我們又都係北京人,鬧起來不定邊個難看呢!‌‌“

一路聊,很快就到了。

3.從東三旗回現在的住處

(提醒:本節含有令人極度不適的內容,請謹慎觀看。另外,為了還原當時的場景,這部分我盡量採用對話體,對話和原話可能不同,但都力求還原,不會誇張和二度創作。再次提醒:本節含有令人極度不適的內容,請謹慎觀看。)

從東三旗出來,已經過了11月27日的晚上12點,很顯然沒有地鐵可以乘坐了,我只好再次打車。

就係這45分鐘的路程里和司機聊天所知道的信息,讓我當場嚎啕大哭。以下盡量以對話還原。

(前情略)

‌‌”聽口音您係老北京吧,那這次清退的事兒對您影響也不大吧,挺好挺好。‌‌“‌‌”老北京算不上,我係通州的!好個JB,我在上地附近開小飯館兒,生意還行,因為靠近軟件園么!這次好,我們周邊的飯館兒,就我知道的,廿來家接近卅家,包括我的,直接貼封條了。屁的通知都沒有。‌‌“

‌‌”啊?不會吧?那您豈唔係虧錢了?‌‌“‌‌”那能點算,虧着唄,開會前也係給我們貼了半個月封條,凈虧12萬5,找邊個講理去?這次還不知貼TM到咩時候呢!‌‌“

‌‌”那我多句嘴哈,您家服務員點算的?‌‌“‌‌”嘿,你別講,這我可有的講了。太唔係東西了!馬連窪西邊你知道吧?這次也集中清退了,我原先把宿舍放那邊了,這次幫着我們員工搬家,你知道出咩事兒了嗎?‌‌“

‌‌”出咩事兒了?直接房子推平?趁機搶劫?‌‌“‌‌”唔係的,j。昨天嗰個男的還係我幫着抬出去的呢!‌‌“

(我很震驚,以至於沒理解到司機的意思,我沉默了一小會兒,繼續發問)

‌‌”怎麼死的?跟邊個有仇嗎?‌‌“‌‌”就係自己弔死的呀!估計係還有其他事兒,加上這次直接砸牆拆屋地攆人,一時想不開。‌‌“‌‌”啊?!!‌‌“

‌”對呀!你講這,我本來還想讓我們員工暫時先回家,等開門了再來的,這下子我哪兒敢呀!我總不能讓他們也上吊去吧!事兒一出,我趕緊的就先幫我們員工搶救東西,我開着車到處找,揾到東三旗這兒來了,趕緊定了房。我包了一整棟樓的兩層,跟房東講了單床改上下架子床,我們員工加上我,剛好夠住。還好我動作快。今天搬來好多人。‌‌“

(司機講這些的時候哽咽了。我也哭了。中間好多相互安慰的水話,略。)

‌‌”你講清退就清退吧,我真覺得回老家未必就比在北京差,可係你不能咁干呀。都講舊社會逼死人,眼前可係新社會。唉。‌‌“我下車之前,司機哽咽着這樣講。

在平西府

我係在晚上8點10分左右到達平西府村的。

直觀的感受就係:太蕭條了!比我3年多之前住在呢度的時候蕭條了太多太多,原先熙熙攘攘的街道現在可以兩輛汽車並行,路上幾乎見不到人。我先從村口走進去,一路觀察路邊的店鋪,一邊留意路邊的招租信息。

看了一路,原先隨處可見的‌‌”公寓XXX元到XXX元都有,拎包入住‌‌“的牛皮鮮被‌‌”店鋪轉租‌‌“和‌‌”求租‌‌“代替。其中‌‌”店鋪轉租‌‌“貼得到處都係。

走進去之後,我折轉身,開始往出走,同時為了訪問方便,假託有好朋友到北京工作,我為朋友探路為由開始沿路訪問周邊店鋪和攤販。

為了在最短的時間內保證樣本的多樣性,我訪問了小火鍋店(給了16塊的自助火鍋錢。16元1位,沒有用餐)、路邊小食攤(買了十幾元的豬頭肉卷大餅,吃了一點,剩下的帶回住處了)、手機卡店(30元買了一張非實名手機卡,還沒想好怎麼用)、花店(10元錢買了3朵花,回家插瓶了)、服裝土雜店(買了1瓶殺蟑螂的葯,剛好我現在住處要用。卅多元)、路邊超市(買了飲料和香煙,11元。飲料4元,香煙7元,飲料喝了,煙我最近熬夜多,剛好要抽)、小的服裝品牌專賣店(買了防水耳塞,我之後游泳健身的時候能用到,花了十多元,具體幾多記不清了),臨離開的時候進了兩條巷子,訪問了兩家房東,順便進了其中一條巷子的一間招牌係‌‌”重慶小吃‌‌“的小飯店,花了8元,喝了小碗的疙瘩湯(早上拉肚子了,囧),在小飯店裡遇見一群年輕小哥,聊了好耐。我訪問的人數係20人左右,或許更多些,但應該不會超過25人。

其中到的最主要的信息係:這邊一定會清退的,至於時間,那不知道,能搬走還係早點準備,小姑娘我勸你唔好操你朋友這份心了,肯定住不長遠。雖然如此,我訪問那兩家公寓的房東還係表示:姑娘,你來住行,你人好,你朋友,還係年輕男生,我們就不保證了,不過現在房子很貴哦,講真嘅條件也一般,你自己考慮一下吧。

具體的價格,兩家差不多,一間有床、衣櫃,可以做簡易的吃食、有獨立小衛浴的小公寓,視乎面積,8001200元不等。——這個價格係現在呢度房子正常市價的2倍,幾乎和我現在同別人合租一間不算偏遠的老小區的主卧價格持平。

在那家‌‌”重慶小吃‌‌“裏面,我遇見了一群年輕小哥,他們打算換房子,其中一個北京口音的小哥講了下面的話:‌”呢度肯定要拆的,你就別想了。你不知道嗎?這個村兒的大隊書記早一個禮拜就把他們家人都弄走咗。咱們還能比過他的嗅覺和動作?趕緊搬吧!‌‌“

在東三旗

我係在晚上11點左右離開平西府村,去往東三旗村的。

和平西府村相比,東三旗村就繁華得多、熱鬧得多,我去到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東三旗村依舊很熱鬧,燈火通明人聲鼎沸的那種熱鬧。街邊的店鋪幾乎沒有關門的,人還很多,路邊擺攤的也有很多,走長長的村路進去,我見到了4群人在咁晚的時間搬進來。

我住在東三旗村的時候,上文所述的那種一間有床、衣櫃,可以做簡易的吃食、有獨立小衛浴的小公寓,一般15平米的,係300元。這邊交通方便,加上已經過了幾年,於是我帶着原先那種規格的房子現在600元左右的心理價位,又假託朋友來北京,趁亂訪問了那4群正在搬進來的人其中的幾位,並且訪問到了其中3棟公寓的房東。

我得到了以下信息:原先那種規格的房子,現在已經漲到了800900元,並且供不應求,最近好多人在搬進來,並且係一群人一群人的搬進來,最少都係一次性租34間房子。3位房東都表示,這都係被清退的人找的宿舍,一般都會要求把單人床改成架子床,他們都會同意。一位熱心的年輕女房東跟我講:‌‌”姑娘,我看你挺文面的,你最好還係別住這兒,不划算,真嘅也不太安全。‌‌“

其中一群搬家的人都係姑娘,係馬連窪附近清退的。一個姑娘拖着箱子問我:‌”你係記者吧?你根本不像係找房的。你要係去馬連窪的時候要注意安全。器材千萬藏好了,那邊現在有卧底,專門抓你們,收你們的器材。‌‌“我咩話都講不出,只好默認了她對我身份的判斷,道了謝,離開了這群人,去訪問其他人了。離開之前,我留了12袋鈣奶餅乾給嗰個提醒我的姑娘,讓她自己留着吃或者係分給大家,她很高興地留下了。

很淺顯地訪問完這些搬進來的人之後,已經係28日凌晨了,實在太晚了,我只好匆匆沿路訪問了啲攤販(10人左右,七八人?具體不太記得了),然後打道回府。

訪問攤販沒有花錢,他們都很樂意和我交談,得到一個比較重要的信息:他們攤販、店主和房主有一個微信群,現在每天交流最新的公寓信息和各種關於東三旗村的或者政策或者小道消息。平時微信群用來預報停水停電信息,房租水電費公告,群主係東三旗村的一個咩官兒。

在我已經打到車等車的過程中,我看見了我3餘年前住在東三旗村的時候賣烤串的嗰個西安回民小哥,他還在賣他的烤串。我買了4串豆腐皮,花費6元。我住在東三旗的時候,他係有老婆的,現在老婆和他離婚回西安了,離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離婚的原因係那一段傳言東三旗村要拆,他老婆想回老家去,他覺得沒掙上錢,不願意返去,兩個人談不攏,就離婚了。

聽這個小哥講完他離婚的原因,我打的車司機打電話來了,我看了表,係28日凌晨0點39分。

到我帶着剩下的12包鈣奶餅乾回到位於西南二環邊住處的時候,係28日凌晨1點28分。也係我開始寫這篇文章的時間。

關於此文的啲講明,關於一部分我自己

1.關於此文的啲講明

我拍了啲照片,後附。

訪問很匆忙,我沒有錄音,但我保證這篇文章的真實性,我唔係新聞專業出身,不知道該如何客觀地寫這些東西(唔係推卸責任,係真嘅不知道),只能儘力避免在文字中流露感情(除了下面的一節的某些部分,可能會有一點),並提供儘力我能提供的信息。我不知道大家會不會相信,我係天主教徒,我可以在天主台前起誓,這係我能想到的,最能表達我真誠的方式了。

很可惜,我當時沒有反應過來,沒有給我的訪問錄音或者錄像。

2.關於一部分我自己

這次的清退事件,我身邊的同事、朋友不少人被殃及,我現在同人合租,能提供的幫助有限,只能記下了我現在住處周圍3公里左右所有的賓館、招待所、旅館的地址和電話,發給他們,並清空了我住處自己的陽台,準備他們來放東西——目前已經有一個住隔斷被砸了的朋友給我發了短訊,講要在我家放一隻行李箱;我每天會抽一點時間收集最新的救助信息,出門打車的時候請司機發、吃外賣的時候請外賣小哥發、收快遞的時候請快遞小哥發,這係我琢磨出來的,能最有效實現信息對接的方式,據我了解,已經有人用上了,可以給大家參考。

同時,我收穫了來自他們最樸素的善意:日間返工不在家的時候,我的快遞他們總係給我打電話,約定時間送來,超過他們的工作時間也送;我收到外賣的速度比以往快了很多很多;我定的桶裝水,超過了我本來定的規格。我不圖這個,我真嘅很高興能有效地幫助他們。

回家之後我和我的恩師聊天,他講:你和鄧XX係學生中最有良知的,他要係在北京,一定也會做些咩。我要係在北京,做不到你這樣。

看到老師這句話,我哭了。

鄧師兄係影像上的天才,他有天生的道德感,係紮根於他生長的土地的,我唔係。相反地,我天生道德感缺失,明白其他事情卻很早,只係道德感係天生缺失的:我很晚才明白不能和已婚人士戀愛;我曾經很想通過一點細微的手段殺死我的某一任已經分了手的男友,唔係出於恨,而係出於我就係想看他死;甚至我十幾歲的時候看嗰個時候爆出來的虐貓視頻,很有快感……

我係通過閱讀、通過一路遇見的善良的人們(尤其係我的外婆和我嗰啲可敬的老師們,我會銘記他們一生。有他們,我太幸運。),通過我的信仰,一點點後天建立起了道德感和同情心。我天生係惡的,係他們讓我選擇了善良。我不怕講出這些,因為我用自己的理智和後天建立起來的一切控制了自己的惡,我現在有兩隻可愛的喵喵,我很愛他們;我所有的朋友都講我係個善良的人,甚至善良得過了分……

我完全理解冉·阿讓,因為我和他在精神上係相通的。

我另一位恩師講過:‌‌”我對你們的唯一期望就係做一個普通的好人。‌‌“在這次的清退事件中,作為一個‌‌”普通的好人‌‌“,捫心自問,我知行合一,儘力幫助朋友,儘力有效地幫助更需要的人,去到能去的可能的現場並留下這篇文章,我做到了我能做的一切,我沒有辜負恩師的教誨。

關於這件事,我不會再關注了,我廿余天后要參加2018年研究生招生考試,這篇文章之後,我可以安心複習了。很抱歉,我沒有做到更多,但就目前所有我做的事情來講,我良心已安。

這廿余天用好了,在很多短平快的部分分數會有比較大的提升,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希望今年可以成功入學。因為種種原因,在這件事上我蹉跎數年,以至於沒能做成自己熱愛的事,以至於深負恩師所望,我很遺憾,所以,看到這篇文章的人,請對我講聲‌‌”加油‌”吧,這係我唯一的要求。

關於轉載,無需徵得作者同意,具名即可。如能按一般稿費標準捐款到靠譜的救助機構則更佳。成稿倉促,如有錯別字萬請海涵!

塤子

2017年11月28日凌晨初草

2017年11月28日下午3:00定稿

附錄·圖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私人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