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立果才華橫溢 成為毛澤東恐懼之人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林立果才華橫溢 成為毛澤東恐懼之人

——同事憶林立果:生性靦腆 毛澤東恐懼之人

林立果係林彪的愛子,曾就讀於北京市第四中學,後升入北京大學物理系,文革時輟學,1967年3月參加空軍,擢升為空軍司令部辦公室秘書,不久加入中共。然而文革中畸形的政治生態,將本應有所作為的青年變成政治狂人,最終在1971年9月13日與其父母林彪、葉群乘機摔死在蒙古溫度爾汗。林立果「才氣橫溢,可係生性卻非常見腆。」「毛澤東唔係怕林彪,而係好驚林立果。」「怕林立果在軍隊里的影響。」

林彪與妻子葉群、兒子林立果、女兒林立衡合影

“文革”雖然係全民族共同的災難,但每個人有每個人不同的“文革”。文革係一場全民族的運動,作為一種歷史的記憶,深藏在每一個經歷者的內心深處。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場政治運動,在人們的心理上和精神上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記。

日前,在紐約召開的文革四十周年國際研討會的會上會下,與會者就“文革中的個人記憶”“今天如何看文革”問題,對記者講述了各自的感受和想法。

文革期間,我一直在空軍工作,跟林立果係同事。我在空軍政治部,係幹部處的任免處處長。林立果係作戰處的處長。我跟林立果有過接觸。在我印象中,林立果係個有才華、有思想的青年人。他跟人談話,要求對方談出思想和觀點來。林立果在空軍中確實很有威信。他係個有魅力的人。口才很好,講話很吸引人。他還愛好科技,搞過空軍雷達天線的改造。毛澤東對此還專門有過一個批示,講係不能叫作發明,叫作技術革新。

林立果雖然才氣橫溢,可係生性卻非常見腆。小時候,人家都講他像個女孩子。林家兩個孩子,林立果和林豆豆,都很內向。為此,林家還特意叫這二個孩子,到羅瑞卿和楊成武家,學習如何跟人交往。

我認為,毛澤東唔係怕林彪,而係好驚林立果。毛澤東表面上把林彪作為接班人,其實根本唔係。毛不想讓林彪接班。林彪不掌軍權。1959年林彪剛剛上任國防部長時,管了一段時間。然後,林彪就一直請病假,直到65年再出來。相比之下,賀龍很愛抓權。林彪在權力上很淡泊。

林彪走進權力中心,係被毛逼出來的。軍權並不在林手裡。楊成武都講,林彪作為接班人,跟劉少奇很不一樣。軍委辦事組,林彪只開過一次會。跟林彪關係那麼好的邱會作,也只去過林家一次。林彪不喜串門。葉群當林辦主任,係毛指定的。因為林彪身體不好,老係逃會,於是毛就對林彪講,你有病,就叫葉群代表你來開會。

鼓動夫人參政,可能係毛澤東的一種策略。首先係讓王光美參政、然後係讓葉群參政,我覺得那都係在為江青參政鋪路的。

毛怕林立果的年輕,怕林立果在軍隊里的影響。571工程紀要裏面,肯定有林彪的想法。雖然林立果的思想高度,也能達到一部分,但主要來自於林彪的想法。不過,至今還沒有證據證明林彪看過嗰個紀要。但林彪很早就流露過對毛的那種睇法,當著毛澤東的面批評秦始皇。

按講,我係文革受益者。我本來係空軍一高專的教員,一下子當了空軍政治部幹部處任免處的處長。我當時向江騰蛟拉了一個材料,八大的中央委員有幾多被打倒。我們那時已經對文革不滿意。當時懷疑中央文革,勢不兩立。林彪還曾經要槍斃江青。林和江當時吵翻了,林叫江滾。葉群從中講和,江青服軟了。軍隊里的人大都看不慣江青,從一開始就看不慣江青。軍隊里的人對上海的張春橋和姚文元也很反感。

“913事件”發生後,我被關了3年。罪名係“攻擊無產階級司令部”。可我當初乃係全空軍的學毛選積極分子。空軍黨委就因為這個才提拔我的。後來我們把造反派打垮後,從極少數變成多數,我們掌了權。

我被關了三年之後,又流放了三年多。關押期間,家屬不許探望。然後流放到農場里,勞動,餵豬。1975年,上面做了個結論,屬於“上了林彪賊船的人”。我被“雙開”──開除黨籍、軍籍。

今天回首“文革”,我不想糾纏在個人的問題里。但一定要把“文革”的來龍去脈弄清楚。建政以來問題的嗰個“決議”,寫做“兩個反革命集團”?林彪跟“四人幫”不一樣。林彪開始係跟着毛澤東,後來跟劉少奇一樣,老革命遇到新問題。林也不知道。等到慢慢看清了,林彪完全消極了,有時甚至對抗。

林彪1969年就想從階級鬥爭轉到生產建設上。陳伯達到毛家灣,向林彪請示時,林彪就表示了嗰個意思。林彪對毛澤東熱衷的階級鬥爭,採取“三不”的消極抵抗的方式:不建言,不報憂,不干擾。林彪平時很少關心國家大事,每天不過聽人念文件罷了,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林彪的屋裡黑得像個影劇院,根本不像個指揮所,而像個墳墓。假如要奪權,屋裡怎麼可能那麼安靜?應該成日電話不斷,到處串連,四處指揮才係。可見,林彪根本沒有權力上的野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文革四十周年研討會時的發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