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如何判孩子可能遭性侵?專家:十種異常表現需注意

澎湃新聞11月28日消息,“2016年,幾乎每天有1.21起性侵14歲以下兒童的案件被曝光。”——2017年3月,中國少年兒童文化藝術基金會女童保護基金(以下簡稱“女童保護”)根據2016年媒體公開報道的兒童性侵案件進行調查分析,結論令人心驚。

該調查分析報告披露:在這些案件中,受害人778人,熟人作案的有300起,佔比從高到低依次為師生(含輔導班等)27.33%、鄰里24.33%、親戚(含父母朋友)12%、家庭成員10%……我國14歲以下兒童防性侵教育存在缺失,學校、家庭防性侵教育比較缺位。

我們應當如何開展防性侵教育工作,避免這樣的事件發生?記者專訪了“女童保護”項目主要發起人孫雪梅,對當下防性侵教育的現狀及教育方式方法進行探討。

孫雪梅表示,對於防性侵教育,家庭應當承擔起最大的教育責任。根據“女童保護”的調查數據,多數家長希望學校進行教育,但多數學校缺少防性侵教育方面的師資力量。

家長如何對孩子進行防性侵教育?

根據“女童保護”發佈的數據,2016年全國媒體公開報道的433起性侵兒童案件中,778名受害者,其中有59人為男童,7-14歲受害者居多,最小的受害孩子不足2歲,69.28%為熟人作案,易於接觸兒童的從業者作案比例高,其中教育機構及輔導班老師佔到27.33%。

“父母要告訴孩子,不論年齡、性別、職業,任何人都可能性侵兒童。要早點讓孩子明白,在生活中確實存在着可能傷害他們的人。”孫雪梅講。

“女童保護”發佈的調查報告顯示,目前我國14歲以下兒童防性侵教育普遍缺失,學校、家庭防性侵教育都缺位。

孫雪梅坦言,對孩子進行防性侵教育,要比其他教育困難得多。她認為,家庭應當在防性侵教育中承擔起最大的責任。而根據上述調查數據,多數家長希望學校進行教育,但多數學校缺少防性侵教育方面的師資力量,也不知道怎麼進行教育。

那麼,家長應當如何對孩子進行防性侵教育?

孫雪梅分享了以下幾個階段性方法。

首先,在幼兒園階段,家長不用講的太多,也不用去恐嚇孩子,要告訴孩子,“如果有人摸了你的隱私部位(內衣內褲覆蓋的地方),你要拒絕並返嚟告訴家長。”

其次,在小學階段,家長需要告訴孩子身體部位的準確名稱。“告訴孩子隱私部位不可以隨便讓人看和碰,鬧着玩也不可以,唔係因為骯髒或忌諱,而係因為他們的私密性。”孫雪梅講,同時,家長要有意識地引導孩子學會正確應對各種情況,比如真嘅遭遇性侵,可以大聲呼救並向特定的人尋求幫助。

與此同時,父母可以模擬各種生活場景,來和孩子討論遇到疑似性侵危險的情況下如何應對。待孩子9歲左右時,父母可以開始給孩子講解相關的法律。

如何判斷孩子可能遭遇性侵?

孫雪梅稱,當孩子產生以下十種反常表現後,家長就要警惕孩子係否遭遇性侵。

比如,孩子突然出現帶有性特徵的行為,“比如突然出現想要觸摸自己的或其他孩子、成年人身體尤其係隱私部位的慾望。”孫雪梅表示,這種行為常常係為了試圖使他們曾經的受虐正常化,也可能係孩子曾經接觸色情資料的信號。

其次,孩子身體出現非理性的不舒服狀態,“比如,莫名其妙哆嗦;喜歡捂着肚子;高燒不退;喜歡尖叫等。男童被侵害後,還可能會出現大便帶血、乾燥等現象。”

突然出現的恐懼感也要引起家長注意,如好驚來訪的某些人或者好驚參加他們通常期望參加的一項定期活動,強烈不願被人打擾、不願與人交朋友,也不願被某個人關注,“與人,尤其係異性接觸出現恐懼,要求父母陪在身邊,甚至會突然地哭哭笑笑。”

以未成年少女被性侵為題材的電影《嘉年華》圖片來自預告片截圖

有時,孩子的性格還會突然發生較大轉變,如從特別安靜到非常好鬥、或者從非常喜歡外出到變得孤僻、安靜。又如在家裡容易踢桌椅;將自己獨自關在房間哭等等。

在行為上,孩子可能明顯表現出對他人的憤怒和侵犯。年紀較小的孩子可能會在玩玩具或與同伴玩耍時,突然欺凌弱小;年紀大點的孩子會將這種憤怒表現為對某種物質的濫用,尤其係酒。

睡眠失調也係異常表現之一。例如,比平常人睡得更多或者更難入睡,鎖上卧室的門;或者多次全身大汗地從噩夢中驚醒。

有時,孩子還會畫特別的畫。“如果孩子在他們的繪畫中展現強有力的人物,自己很弱小;亂寫亂畫時畫得最多的係蛇、或者畫有火的畫、或畫畫時用很多紅色,就可能講明遭遇了性侵。”孫雪梅講。

飲食突然沒有規律應當引起注意,孫雪梅表示,頻繁受到性侵的孩子會產生厭食症,或迅速發胖,他們希望自己對異性不再具有吸引力。

最後,家長需特別留意性侵造成的生理變化和身體異常,如不正常的陰莖或陰道分泌物,生殖區域的疼痛、瘀傷,無法解釋的傷口或擦傷,尿頻或排便困難。

發現孩子遭遇性侵點算?

記者曾研究45份性侵兒童案判例,發現當幼女遭受性侵後,隨之而來的懷孕、性病、殺子、精神障礙等惡性後果觸目驚心。

如果不幸發現孩子遭遇性侵,家長應當如何應對?孫雪梅認為,除第一時間報警以外,必須及時進行治療,並進行心理輔導。

“孩子遭遇性侵,有可能會產生嚴重的心理陰影及精神障礙,家長需要時刻觀察孩子的心理狀態,進行安慰及輔導。”孫雪梅認為,最好向心理專家、社會工作者等專業人士求助,幫助孩子早日走出陰影。

與此同時,孫雪梅稱,要讓孩子覺得安全,避免加重孩子的羞恥感。“家長要避免在孩子面前表現消極,尤其唔好因此責怪或打罵孩子,更唔好在孩子面前大哭大鬧。”

在向警方求助之後,家長還要注意保護孩子的隱私,避免或減少外界輿論給孩子帶來的二次傷害。同時,家長需要帶着孩子去醫院接受檢查,在收集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證據之後,及時進行治療。

此外,進行心理輔導顯得尤為重要。

“如果家長發現靠一己之力無法幫助孩子時,在儘力保護孩子隱私的前提下,可聯繫學校、司法、媒體等機構,尋找校方支持、法律援助、醫療援助、經費資助等幫助。”孫雪梅補充道。

就在11月24日,中國少年兒童文化藝術基金會女童保護基金髮起“女童保護百萬家庭護童行動”,在全國範圍內向百萬家庭發放100萬本家長版防性侵手冊,同時將防性侵教育知識發佈在其官方微信號中,以期讓兒童防性侵教育理念深入家庭、學校,給家長、老師提供可參考的資料。

“防性侵教育與交通安全教育同樣重要。”孫雪梅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