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裘蒂:直擊「維密秀」:1000萬美元的胸罩 大腕雲集 中國式面子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劉裘蒂:直擊「維密秀」:1000萬美元的胸罩 大腕雲集 中國式面子

秀場在我周圍的有明星鍾漢良、鄭愷、李小璐、劉嘉玲、陳學冬,有網紅雪梨,有企業和投資大佬郭台銘、熊曉鴿。很多人跟我講,其實花10萬或35萬並唔係為了看台上走秀的完美身材,而係買跟鍾漢良排排坐、和李小璐摩肩接踵的「特權」。

劉裘蒂:上海“維密秀”與性感無關,它係一場界定階級身份的盛筵。值得圍觀的唔係超模,而係台下觀眾。

為咩遠道從紐約眼巴巴到上海看2017年的“維密秀”?我的目的很直接:想要親身體驗為咩“維密秀”在中國咁火?這個在西方已經逐漸失去了光澤的“維密秀”,為咩在中國卻變成現象級的文化現象?

出發前我跟啲美國朋友提到我將要到上海去看第22屆“維密秀”的時候,幾乎沒有人感到特別激動,有些美國朋友大概認為我“墮落”了!畢竟我係嗰個在20歲以前已經讀完尼采所有作品、混過華爾街的“女博士”,又係主張獨立自主的現代女性,為咩會為一個被女性主義者批評為“物化女性”的內衣秀捧場?

但係當我走出上海奔馳文化中心,我才領悟到我的預設錯了。我本來以為中國人看“維密秀”係基於一種“集體的偷窺欲”,反映出消費升級的過渡時期社會的獵奇心態。然而現在我甚至不認為這係一個中國“宅男的視覺盛宴”,因為其實它已經在極大程度上跟“性感”和“時尚”剝離,成為一種界定社會階級的消費性身份象徵。

11月20日秀後當晚,“維密秀”壟斷了微博的熱搜話題,成為現象級的全民輿論運動。其中最受矚目的三條係:#奚夢瑤摔跤#(熱議“維密秀”史上第一次摔跤);#有錢也唔係萬能,王思聰看“維秘秀”干站着#(講王思聰遲到了,所以站着看全場);#維密秀現場組織混亂#(洪晃發微博:“像逃難一樣,然後大家開始搶位置”)。

在我看來,這三個熱門話題都跟中國人“好面子”有關。

首先,關於王思聰站着看“維密秀”的謠言係假的,因為我就坐在他後面,他就坐在李小璐和關曉彤的後面。據估計上海“維密秀”來了12000人,其中有數百個在屏蔽的VIP區席位。

但係關於王思聰“罰站”的誤傳,顯然係為了凸顯“維密秀”一票難求。根據報道和我看到的私售訊息,中國黑市黃牛票從10萬炒到35萬不等。“維密”的高管對我澄清:“維多利亞的秘密不出售僅贈與受邀者的表演門票,不授權任何第三方代理人出售門票。獲得門票的唯一途徑係通過特殊的邀請。”

往年的“維密秀”也有不少賣票的傳聞,但係沒有像這次中國買票渠道與價碼的甚囂塵上。我問了很多朋友,砸錢看“維密秀”的心態係咩?很多人講,土豪可以用來曬朋友圈,因為它係一種身份的象徵。講穿了,就係面子問題。

秀場在我周圍的有明星鍾漢良、鄭愷、李小璐、劉嘉玲、陳學冬,有網紅雪梨,有企業和投資大佬郭台銘、熊曉鴿。很多人跟我講,其實花10萬或35萬並唔係為了看台上走秀的完美身材,而係買跟鍾漢良排排坐、和李小璐摩肩接踵的“特權”。

所以在煞費周章的折騰過程中,當我數度懷疑看這場秀係否“值得”,我便提醒自己我免費得到的這張票,在黑市可能價值高達35萬······

1977年羅伊•雷蒙德在美國俄亥俄州創立了“維多利亞的秘密”品牌,當時係為了解決讓男人(他自己)在為妻子購買內衣時感到尷尬的問題。第一屆“維多利亞的秘密”時裝秀1995年在紐約的廣場酒店舉行。1996年納奧米•坎貝爾、斯蒂芬妮•西摩、和海倫娜•克里斯坦森同台走秀,開啟了品牌與超級名模的聯繫。

“維密秀”的經典語彙:性感挑逗的內衣、15公分高跟鞋和一雙有時重達10公斤的天使翅膀(註:只有和“維密”簽約的模特兒才能成為維密天使,相當於代言人)。2003年海蒂•克魯姆戴了“維密秀”歷史上最大的翅膀,高達366公分。

“維密秀”的另一個傳統噱頭係重金打造的“幻想文胸”:克勞迪婭•希弗1996年展示價值100萬美元的第一款幻想胸罩。超模吉賽爾•邦辰在2005年穿了有史以來最昂貴的幻想胸罩,價值1250萬美元,由2900顆鑽石,22顆紅寶石和一顆101克拉大鑽石組成。

今年“維密”天使萊斯•里貝羅穿着由Mouawad設計、費時350小時製作、價值200萬美元的“香檳之夜”幻想文胸,結合了裝飾性項鏈,以鑽石、黃色藍寶石和藍色托帕石造成虛實效應,並用近6000個寶石鑲嵌18K金點綴。但係夾雜在五花八門的各種造型之中,上海的觀眾並沒有為這個重頭戲驚嘆喝彩。

因為衣服已經唔係“維密秀”的重點,它們只係陪襯經過鍛煉的完美體格。

多年來“維密秀”在紐約或洛杉磯舉行,直到2014年首度跨出美國到倫敦,2016年在巴黎,上海秀係“維密秀”首度在亞洲舉行。“維密”為了攻下中國的市場,先要提高國人對品牌的關注度,而上海“維密秀”在中國自帶流量,畢竟這係在2008年奧運和2010年世博會之後,少數能夠讓全球觀眾聚焦中國的秀場。

中國對於自己的國際形象極為關注,有時甚至帶有“好面子”的情緒濃度。

更讓中國“長臉”的係,在55名入選的超模翹楚中,這也係歷史上華人最多的“維密秀”:劉雯、何穗、奚夢瑤、雎曉雯、謝欣、陳瑜(法籍華裔),和第七名中國模特兒王藝,由網絡選秀綜藝節目《天使之路》30位入圍者中脫穎而出。

在這次“維密秀”之前,就有不少因為種族意識而燃起的風波,包括美國超模吉吉•哈迪德數個月前遭中國網友批評“種族歧視”,因為她在妹妹上傳的社交媒體視頻中,拿着一塊佛陀形狀的餅乾,裝出眯眯眼的樣子。後來她很失望地表示今年將無法參與在上海舉行的“維密秀”。有人認為這係中國人成功地藉由網絡,行使抵制哈迪德來華的“話語權”。

而有些中國媒體報道,外媒藉著這個活動的外國訪客簽證流程來“黑”中國。

根據我經歷的公安審核流程,當“維密”決定邀請名單之後,受邀者必須提供身份證明,然後由“維密”傳送給中共官方審核認證,才能正式納入名單。而真正的邀請函並不寄到國外的地址,而必須寄到嘉賓在中國下榻的酒店。邀請函加上兩張證件,包括已經被中國核准的那張,才能在“維密秀”的現場換取入場券。

我到了上海之後,發覺我的邀請函還沒到,“維密”總部的人員解釋情況有了變化,邀請函不能以快遞傳送,必須由本人憑着身份證件領取。我諗,入場要憑着已經與主辦方註冊的有效證件,因此這個措施應該與公安無關,莫非係為了防止內賊勾結黃牛賣票?

隔天“維密”又緊急通知我,他們突然搵唔到我的邀請函,但係確認安排我坐在貴賓席,需要拿一個貴賓區專車入口的特別通行證。

當晚我的車把我落在貴賓區私密的B2入口之後,輾轉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我到了取票的地方。入座不久以後,旁邊來了一個電視主持人,當場在做直播,他的座席號碼居然跟我“撞號”,很快我們就發現,我們兩個並唔係僅有的例子,許多貴賓席的VIP也都有撞號的情況。

根據非官方的解釋,這係由於電腦自然生成劃位時所出現的錯誤。但係加上邀請函的神秘失蹤,我不免想難道這其中另有貓膩?莫非內部有人透過這種方式向黃牛提供票源?

無論如何,有人認為“維密秀”滿足了中國“土豪”的原始慾望,它代表了一種國外的“高大上”,讓觀者覺得立馬時尚起來,融入國際主流。而黑市的價碼,似乎又提升了“維密秀”神秘的吸引力。

在我看來,“維密秀”在中國變成一個盛世奇觀,但係這個奇觀真正值得觀看的地方,並唔係在台上嗰個已經公式化的嘉年華會,而係台下和網絡圍觀的中國觀眾。

這次的“維密秀”,無疑係我近年來在中國參加的正式活動中,出席的觀眾穿着最為考究的一次。邀請函上對於服裝的要求係雞尾酒服,但係許多男性穿着黑領結的小禮服,而不少女性穿長禮服和皮草,感覺係把家裡面最好的家當都穿出來了。

根據我在紐約為奢侈品牌辦活動的經驗,中國人對於服裝要求經常主動打七八折,但係這次我的感覺係大家卯足了勁,做出150%、甚至200%的超額表現。

據講觀眾在外面排了很長的隊,並且有爭先恐後的現象,因為我的入口係在貴賓席區,所以沒有看到這樣的景觀,我的感覺係對公眾秩序的評論,反映了在乎這個活動所代表的“國家形象”,這係一個值得講究的“面子”。

整場有六個環節,包括和法國時尚品牌Balmain合作的《朋克天使》鉚釘系列、《冬天的故事》、《女神們》、《游牧的歷險》、針對年輕人PINK系列而製作的《千禧國度》主題。

舊年無處不在的少數民族風,特別係誇張的中國元素,為中國網民詬病,比如超模艾爾莎•胡思卡扛着纏着腰身、從肩膀冒出來的龍頭。今年的中國元素比較簡約,集中在《青花瓷天使》的環節。在服裝史上,西方和中國設計師利用青花瓷元素已經係稀鬆平常,近乎窠臼。

“維密秀”的造型雖然絢麗,但係很少人會認為這場秀代表的係時尚的成就,觀眾其實係衝著超模的人氣和架勢而來。這次秀場的舞台美學和時裝,沒有讓人認為這係中國人無法企及的成就。

開場不到五分鐘,奚夢瑤跌了個踉蹌,這跤摔得絕對不輕,因為至少足足有30秒,她在地上爬不起來,加上背後戴的飾物十分沉重,直到走在她身後的巴西模特吉賽爾•奧利維拉過來攙她一把。

秀後奚夢瑤發了微博道歉:“對唔住,大家失望了,謝謝所有人的關心,做模特7年,這條路上一路走來摔過無數次……但係我知道不管摔得多疼,我都一定要站起來,把路走完……未來的路很長,我會一直走落去……謝謝你們。”這條微博總共拿了100多萬個贊。

這兩天奚夢瑤摔跤前後的動圖,反反覆復地在中國各種媒體中重播,引爆一連串的問題:她係被誇張的薄紗披風絆倒?還係地板材質太滑?為咩需要咁長的時間才站得起來?她走完余程的表情合適嗎?

中國網民對於這件事情的睇法分為兩派:奚夢瑤的死忠粉,認為她微笑站起來走完全場,代表了人生積極的態度和充分的敬業精神;反對派則認為她今後將與“維密秀”無緣,有人甚至斷定跌倒本身乃係不敬業所導致的基本功不足。

微信大V“她生活”發文批判奚夢瑤兼職(廣告、電視、電影)過多,把她的摔跤歸因於外務干擾,而缺乏模特的職業精神,因此走不了台步。

相對而言,西方媒體的報道傾向於中性或正面,《人物》雜誌認為奚夢瑤以“全然優雅”的方式處理了這個難堪的意外;《E!娛樂訊息》讚美“模特兒奚夢瑤在“維密秀”中跌倒,但她的恢復100%完美無瑕。”

“維密秀”的執行製作人愛德華•瑞澤克在推特中表態:摔跤並沒有咩丟臉的,能夠站起來並完成表演就係最大的成功。但係有些中國網民自聘為英文大師,把他的推文做了逐字解析,認為他事實上係捧幫助奚夢瑤的巴西模特兒,而唔係讚揚奚夢瑤。這其實係對瑞澤克推文的曲解。

我認為中國網友對於“維密”高管推文的過度解讀,對奚夢瑤的過度審判,反映了自身的焦慮,因為群眾想要解讀的,不僅僅係奚夢瑤係否一跤從此斷送了模特生涯,而係這個事件所反映的中國“面子”。

有些中國網友指出,“維密秀”要錄製兩次,希望在11月29日(美國時間11月28日晚上)美國三大電視網之一CBS對全球聯播的視頻中,能夠刪除這段尷尬的情節。

為咩要刪除?我認為不論係從新聞性和故事性來講,這個環節其實係最有看點的一分鐘。

當部分中國網友抨擊奚夢瑤“傻笑”和在台上以愧疚的表情走完余程的姿態,《雅虎!網》的編輯卻講,奚夢瑤的笑容把一個讓人嚇到蒼白無力的場景,轉化為整場秀最好、最動人心的時刻之一。這似乎又反映了經典的中國式好面子,對比西方人鼓勵嘗試、不怕失敗的精神。

然而,當我們在熱議奚夢瑤的模特兒生涯,以及王思聰和關曉彤搶鏡之時,我們真正應該問的係:為咩在長達十頁的“維密秀”主創和製作團隊名單裏面,除了一個製作助理和幾個負責超模的美甲師,幾乎看不到任何中國人的名字?

我認為在乎中國和中國人的國際形象本身係好事,但係先要搞清楚,我們在乎的係咩?係純粹的面子問題?除了有“土豪”願意砸錢獵奇之外,我們給世界看的係咩樣的“奇觀”?我認為真正的國際話語權,唔係作為以一個消費者的心態砸錢就可以買到,也唔係模特兒的國籍可以代表。

在中國網民斤斤計較哪個中國模特兒入圍“維密秀”的同時,為咩沒有人問“維密”:在中國舉行的首秀為何部分環節不找中國設計師合作?張藝謀也在上海維密秀現場觀秀,但係為咩舞台美術沒有中國人(不必係張藝謀)的參與?

2017年的上海“維密秀”,只係一個移植到中國的壯觀事件營銷。而在這個奇景里,中國人只係舞台下的觀眾而已,唔係背後創意的大腦。真正應該思考和議論的,唔係中國人或西方選秀裁判喜不喜歡眯眯眼的問題,或係在走秀時跌倒丟不丟臉的問題,而係如何才能讓世界真正看見中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FT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