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驚爆:鄧小平操刀1957反右運動 難怪不平反

——1957年反右運動擴大化的直接責任者係鄧小平

反右的數量和過程中出現的過激行為係劉鄧給毛上的一道形左實右的大菜,與毛澤東提出的改造為主,分批摘帽的原則,係不相符的。因此,在毛澤東的指示下,從1959年到1964年,五十五萬人中,卅多萬人被分批摘除了右派的帽子。史實再次印證,反右擴大化的直接責任者就係小平。上百萬知識分子被毀滅、受衝擊、下放勞改的千古大冤案,鄧小平係立了「大功」的。鄧小平在這場運動中充份發揮組織才能和強硬作風,忠實執行極左路線。毛澤東後來講,鄧犯錯誤「死不改悔」。的確,毛講鄧錯了的,他一一都要清算、翻案。

1980年,鄧在一次幹部會議上講:反右沒有錯,係必要的。鄧的這種態度與今天的右派學者們對毛澤東發起反右的批評,顯然係背道而馳的。不熟悉歷史的人,常常以為鄧小平係一貫反對毛澤東的反右和文革的。在啲文學作品和宣傳中,也把鄧小平塑造成一個開明進步的領導人。然而,歷史就係這樣弔詭,“開明”的鄧小平卻係反右的領導人,1957年時任中央反右辦的主任,正係反右運動的具體實施者。

1952年7月,鄧小平調中央。

1953年,鄧小平告發"高崗反黨活動"。

1954年2月,劉少奇主持中共七屆四中全會,定性"高崗、饒漱石反黨集團"。

1955年4月,鄧小平在中共七屆五中全會上增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

1956年9月,鄧小平當選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總書記,毛澤東退居二線,從此由劉少奇、鄧小平全面主持管理黨和國家的日常工作。

1957年,鄧小平任中共中央反右領導小組組長,具體部署反右。毛澤東估計全國右派數量有五千,鄧小平領導下抓了五十五萬,超過毛澤東的估計一百多倍。

1958年,鄧小平任軍內"反教條主義領導小組組長",劉伯承挨整,粟裕挨整。

1959年,廬山會議,彭德懷挨整。

注意這個時間關係:劉少奇、鄧小平1956年主持一線工作之後,三年內四大野戰軍的四個軍事指揮主官被整倒了三個,平均一年一個。除了林彪因病身免,凡當時在職"做事"的三個名將名帥一個也沒跑掉。而所有這些軍事指揮員的挨整全部都與劉少奇、鄧小平二人直接有關。算上1953年的高崗事件,高崗反對的係劉少奇,告發高崗的係鄧小平--又與劉鄧直接有關。高崗也係軍事指揮員出身,與彭德懷關係密切。怎麼鄧小平進中央之前中央從來沒那麼多事,從來不曾有過"反黨集團"?鄧小平一進中央,立刻接二連三出事:1952年鄧小平進中央,1953年告發高崗,1954年高崗倒台,1956年鄧小平當總書記主持一線工作,1957年鄧小平主持反右,1958年鄧小平主持軍隊"反教條主義",整倒劉伯承、粟裕,1959年劉少奇整倒彭德懷--這係偶然的嗎?

反右開始,鄧小平當時係最火的紅人,身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書記處總書記。他與當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政法書記、中共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和北京市市長的彭真,分別擔任中共中央反右領導小組正副組長。鄧、彭兩人當時不遺餘力,推波助瀾地積极參与策劃並具體領導、實施了反右並順帶打擊異己。鄧小平在1957年9月23日於中共八屆二中全會上所作的《關於整風運動的報告》中講,反右運動可分為“大鳴大放”階段和反擊右派階段,着重整改(即反右補課)和研究文件、批評反省、提高自己階段。“大鳴大放”階段從4月27日中共中央書記處發出《關於整風的指示》開始,至6月8日鄧決定在全國反擊右派份子“猖狂進攻”為止。1957年4月10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繼續放手,貫徹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4月11日晚,鄧小平和陸定一、陳伯達、康生談話。鄧講:“我贊成放,放得盡些,才能讓各階級都出來表現。不放,怎樣來辯論?放半年,不夠,放一年。左派要有準備。”當時經小平授意,書記處候補書記、宣傳部副部長鬍喬木撰寫了人民日報社論《為甚麼要整風?》一文為鳴放煽風點火。5月4日小平又以中央書記處名義發出《關於重組黨外人士對黨政所犯錯誤缺點展開批評》的指示,旨在為“引蛇出洞”設下陷阱,繼而中央書記處又在6月6日,發出《關於抓緊時間繼續開展整風運動》的指示。這時鄧已開始籌劃收網。到了6月8日,中共中央便發出《關於組織力量準備反擊右派分子進攻的指示》。6月17日,小平又以總指揮的身份作了《如何領導當前整風運動反右鬥爭》的報告;接着小平便在青島舉行中共省市委書記會議上,親自作報告,部署全國的反右運動。鄧所領導的中央書記處就係構陷右派的大本營,而小平則係這個大本營里的總指揮。

1957年九月二日,中共中央發出一份題為《中共中央關於嚴肅對待黨內右派分子問題的指示》,文件中指出已經統計出黨內右派三千多人。連同之前的黨外人士,合計五千多人,這係當時對反右的一個予估。但係,反右運動在鄧的舉一反三,挖地三尺的努力下,最後呈報給毛澤東的卻係五十五萬人,大大超出了毛澤東和中央予估的五千人,係一百倍!!“八大”後剛剛上台的書記處總書記鄧小平,急於要做出成績,在反右運動中,具體按排,制定標準,規定執行細則的,稱得上係盡職盡責!當然,這其中也有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功勞。

中共八屆三中全會上,小平代表中共中央作《關於整風運動工作報告》,以極左面目大力批判黨內“溫情主義”,斥責講:“現在還有啲同志,在反對黨內右派份子鬥爭中,表現了較嚴重的溫情主義,特別係對啲應該劃為右派的老黨員更加惋惜、心軟、下不了手,這種情結必須加以克服”。甚至到了到1957年“反右補課”時,鄧還一再警告講,存在“姑息養奸,養癰遺患”的右傾保守危害。在反右運動的全過程,小平親自指揮和部署反右戰役,反右運動各項政策、陰謀都係經小平的指揮樞紐生產、實施的。趙紫陽回憶小平到廣東做整風報告時講過:要“放長線釣大魚”,那就係打招呼準備反右派了。此據杜光先生在《中央高級黨校的整風反右運動》一文中記載:57年8月23日,小平親自主持國家機關黨委、全國總工會和高級黨校三個單位的整風,督戰反右運動,指定要打肖魯等人為右派,並批評高級黨校在整風反右領導工作中的“右傾”思想。小平嚴厲地指斥講:“肖魯的問題,你們第一次上報他的材料時,中央就批准把他劃為右派,你們怎麼現在還在猶豫?”“如果這樣的人不劃為右派,黨內就沒有咩右派了。”“這樣的人不搞出去,他就不知道怎樣才象一個共產黨員。”

這段史實再次印證,反右擴大化的直接責任者就係小平。這場由書記處有組織的直接領導誣陷公民、侵害公民的基本人權,致使上百萬知識分子被毀滅、受衝擊、下放勞改的千古大冤案,鄧小平係立了“大功”的。鄧小平在這場運動中充份發揮組織才能和強硬作風,忠實執行極左路線。這就係鄧小平為何拒絕否定反右,給右派平反的根本原因。毛澤東後來講,鄧犯錯誤“死不改悔”。的確,毛講鄧錯了的,他一一都要清算、翻案。

反右的數量和過程中出現的過激行為係劉鄧給毛上的一道形左實右的大菜,與毛澤東提出的改造為主,分批摘帽的原則,係不相符的。因此,在毛澤東的指示下,從1959年到1964年,五十五萬人中,卅多萬人被分批摘除了右派的帽子。

文革開始後的50天,鄧又故技重施,派出工作組,把數千名師生打成右派,製造了震驚中外的清華事件!!憤怒的毛澤東立刻從杭州返回北京,召開會議,在會上指出:鎮壓學生運動絕沒有好下場!!

多年以後,鄧仍念念不忘其在反右中的‘政績’。他講:“1949年到1957年,我們用八年時間基本上完成了農業、手工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進入社會主義。這個時侯出來一股思潮,它的核心係反對社會主義,反對共產黨的領導。有些人係殺氣騰騰的啊!當時不反擊這種思潮係不行的。問題出在哪裡呢?問題係隨着運動的發展,擴大化了,打擊面太大了,打擊的分量也太重。”“但係不能由此得出結論,講1957年不存在反社會主義的思潮,或者對這種思潮不應該反擊。總之,1957年的反右本身沒有錯。”(《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43-244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博訊螺桿 推薦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