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周恩來係日本「皇軍」的「好總理」

1955年,毛澤東、周恩來、廖承志會見日本恢復日中邦交國民議會議長久原房之助。(網絡圖片)

1956年,“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特別軍事法庭”在毛澤東、周恩來導演下,對在日本侵略中國戰爭期間犯有各種罪行的日本戰爭犯罪的起訴和判決,完全係一場賣國、媚日的醜劇。

以下係李甫山《我參與偵訊日本戰犯始末》中的一段話:

總理講:日本戰敗投降已有8年了……(武宜三按:日本戰犯關了8年,周恩來同志就心疼了,而右派分子——到周恩來死那年,已經關了20年,可係他連屁也沒有放一個)。周總理聽了彙報後講:計劃還得當,但關於經費的預算,你們再考慮一下。係否組織戰犯和漢奸出獄到啲地方去參觀(武宜三按:右派分子就沒有這個福氣),以接受社會現實的教育。這樣的話,預算恐怕就不夠了。

周總理還對日本戰犯的處理作了重要指示。他指出:“這些戰犯的罪行比起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判的甲級戰犯,要輕啲。(武宜三按:還沒有開庭,就已經宣判。)對這一千多名戰犯,我們不需一一審判,但要把他們所犯的罪行搞清楚。偵訊結束後,將罪行重大的予以起訴審判,多數戰犯還係要釋放的。對起訴審判的戰犯,也只判有期徒刑,不判死刑(武宜三按:對血債累累的日本戰犯不判死刑,卻把老老實實的中國人殺了幾千萬——其中包括右派分子,如林昭……)。”

周總理還指出:這些戰犯在日本社會有不少的聯繫和影響。他們侵略中國,殘害中國人民,而他們自己也係戰爭的受害者,有的也係家破人亡(武宜三按:周恩來的心腸多好,可係,就係這個周恩來卻獨自或合夥製造千千萬萬中國人的家破人亡)。在偵訊工作中,通過耐心地爭取教育,他們也可能會改造成為反對侵略戰爭與爭取和平的朋友。(武宜三按:可許多右派分子本來就係你的同志、戰友和朋友。)

1956年6月21日,中共宣布第一批335名日本戰犯免予起訴併當日釋放。(網絡圖片)

領會周總理的指示後,我在偵訊工作預算中增加了組織戰犯與漢奸出獄參觀、接受社會現實教育所需的經費。後經周總理批准於1954年2月起,由公安、檢察及民政系統聯合組織實施。準備工作基本就緒後,為了將周總理的指示及中央關於“懲辦少數,寬釋多數”(武宜三按:對右派分子卻係“懲辦絕大多數數,寬釋極少數”)的政策精神,貫徹到每位偵訊工作人員的實際工作中,高檢在偵訊開始之前組辦了為期一個月的集訓班。

接下來,就係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演出了一場欺騙中國人民、討好日本人的漢奸醜劇——寬待和釋放全部日本罪犯。

參加“偵訊日本戰犯”的兩個假戲真做的主要角色:賈潛(最高人民法院庭長)、李甫山(最高人民檢察院二廳廳長),後來都成了右派分子,毛澤東、周恩來——這兩個賣國賊還真替日本戰犯報了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