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特朗普「自斷退路」式對朝施壓的用意

11月20日,美國特朗普政府時隔約9年再次將朝鮮指定為“支持恐怖主義國家”(簡稱:支恐國家),為實施此前特朗普通過亞洲之行確認的“最大限度壓力”而用力踩下了油門。如果將朝鮮指定為不易解除的支恐國家,將很難再輕易達成政治交易和經濟援助。很多分析認為,美國這係通過自斷退路來逼迫朝鮮棄核。

“將促使各方為孤立朝鮮的殘忍政權而施加最大限度的壓力”,美國總統特朗普在11月20日的內閣會議上表明了決心。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在當天的記者會上介紹了其目的,稱“將迫使第三國停止考慮援助朝鮮。希望以此來堵上制裁漏洞”。

美國將朝鮮重新指定為支恐國家意味着將之前所稱的“流氓國家”在全世界面前進行了指名道姓。受1987年發生的大韓航空客機爆炸案影響,美國在1988年將朝鮮制定為支恐國家。而此次重新制定的理由係金正恩的同父異母兄長金正男在馬來西亞機場被毒殺事件。美國目前已經指定的支恐國家還包括敘利亞、伊朗和蘇丹。

在指定為支恐國家後,美國對朝實施的主要制裁將包括:①禁止出口和銷售武器、②對軍民兩用產品進行出口管制、③禁止提供經濟援助、④限制金融往來等。

目前,美國已經對朝鮮實施了包括金融制裁在內的嚴厲制裁措施,所以此次指定為支恐國家的實際效果可能並不明顯。但係,其意義在於,向內外表明美國將主導構建對朝包圍圈、迫使國際社會斷絕與朝鮮往來的決心。

特朗普在此前的亞洲之行中以中日韓為中心,確認以完全履行聯合國制裁決議為軸心來加強施壓,建立朝鮮包圍圈的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果。而關於係否將朝鮮重新指定為支恐國家一事,美方曾表示“將在歷訪後由總統決定”(美國政府高官),一度對做出判斷進行了保留。

對於重新將朝鮮指定為支恐國家,美國國務院內部曾有過慎重意見。因為解除指定的步驟需要總統向國會提交證明對象國在過去6個月里未支持恐怖主義活動的報告,也需要花費時間。有意見擔心會對特朗普政府的對朝政策產生制約。

2000年代後期的小布殊政府在推動朝鮮棄核方面,從支恐國家名單上將其剔除成為很有份量的談判籌碼。此次重新指定也係着眼於將來可能進行的美朝談判,為特朗普自認為很擅長的交易增加底牌。

一方面,在朝鮮能打到美國的洲際彈道導彈(ICBM)被認為將在2018年完成開發情況下,重新指定為支恐國家也為輕易進行政治交易和經濟援助提高了門檻。這也可以講,意味着美國不惜自斷退路也要迫使朝鮮棄核的強硬姿態。

日本政府一直擔憂美國過分傾向於對朝實施對話路線。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11月6日的日美首腦會談中也表達了對重新指定的判斷給予支持的想法。

對於此次的重新指定,特朗普政府特別在意的係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對於占朝鮮貿易量9成的中國,特朗普認為如果中方對朝鮮動真格的話,將產生明顯的效果,但也對中方係否真正發揮了作用存在質疑。有意見指出,在此前與習近平的會談中,美國的軍事選項以及石油禁運等可能成為了雙方討論的議題。

一方面,11月20日實施的重新指定,剛好係在中國向朝鮮派出的特使回國之後。中國力爭使朝鮮半島實現無核化,但朝鮮則把核開發作為國家目標,雙方立場似乎仍存在分歧。看到朝鮮的強硬態度仍未改變的特朗普政府做出了最終決斷。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11月21日的記者會上表示“希望有關各方多做有利於形勢緩和,有利於所有相關各方重回通過對話協商和平解決半島核問題軌道的事”,避免了直接批評美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日經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