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年薪10萬 你就已經打敗了90%的中國人

月薪三千不到的

看了之後會瑟瑟發抖

如果你有啲愛分享職場雞湯的朋友,那你一定會看到很多職場熱文,比如《年薪10萬和年薪100萬的人差在哪裡》、《為咩你只能拿十萬年薪》;而如果你逛的係知乎,這個問題就可能變成了《年薪十萬,女朋友覺得我沒前途要分手,我該點算》。在許多中國人眼裡,年薪十萬並唔係一件風光的事情,甚至更像係收入底層。

在2016年底,因為國家進行稅務改革,個人自行申報納稅的起點係年收入12萬,就有消息稱,年收入12萬元以上被定為高收入群體,要加稅。雖然這一消息後來被證實為謠言,但當時還係觸發了網友的眾怒。尤其係一線城市的白領們,剛剛過萬的工資交完房租還完花唄,感慨自己小康都算不上,一次雙十一就能被拉下貧困線,怎麼就成高收入群體了?

網友的觀點反應了人們樸素的正義觀,但年薪十萬係咪真嘅就像大家講的那麼慘,就另有講法了。

有幾多人年薪十萬

當我們在談工資的時候,不一定指自己到手的錢,國家,企業,個人眼中的工資定義都不一樣。

一個企業招聘時講工資年薪十萬,如果它沒有標明稅後,那麼這個年薪通常指的係稅前年薪,這筆錢再減去個稅和五險一金等,才係個人實際拿到的錢。以北京市為例,假如月薪8000元,扣除各類費用後,實際到手的只有6056.6元。拿着光鮮亮麗的工資,其實常常吃土。

而且國家統計局在計算個人工資時,係按照用人單位支付的錢除去員工人數得到的,這就意味着單位替員工支付的房租、水電、五險一金等費用都算入其中。還係以北京市為例,如果稅前工資係8000,則單位需要為此支付的成本係11440元,這個數字就係在國家統計局嗰度你的工資收入。

沒有拿到手的錢也會被算進工資中/網絡

還有一個常用數據係可支配收入,這係家庭各類收入減去稅費和社會保障等之後的收入。而人均可支配收入就係以調查期間居民的家庭可支配收入除以常住人口後得到的數字。

由於很多人的收入並唔係只有固定工資,比如薛之謙這樣的人還能通過開店、上綜藝節目、坑女朋友來賺錢,所以年薪十萬到底高不高,我們可以先跟可支配收入進行比較。

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16年數據,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年收入為23821元,中位數為20883元,其中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年收入33616元,中位數31554元。年薪十萬在北京扣除各類費用後的收入大約係75480元,這比城鎮居民的平均可支配年收入的兩倍還多。

如果將全國居民人數五等分,那麼全國人口中收入最高的20%的人平均可支配收入為59259元,而即便係城市居民中收入最高的20%的人群年人均收入也只有65082.2元。

由於中國的薪資分佈呈偏態分佈,少數極富者會將整體水平拉高,這意味着城鎮居民中年收入在6.5萬元以上的,都還不到10%。又由於中國農村與城鎮人口大約各佔一半,農村富人寥寥無幾,所以在全國年收入達6.5萬的人群可能還不足5%。

如果這些數據讓你感到驚訝的話,不妨來睇吓跟你一起上網的都係邊個。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2017年發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12月,中國網民規模達到7.31億,其中月薪在8000元以上的僅為6.9%。這意味着,一個年薪十萬的人在網上已經可以傲視群雄了。

收入當然有明顯的地方差異。在2016年,上海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54305元),北京緊隨其後(52530元),而全省人口在1億以上的河南省,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18443元,比全國23821元的平均水平還相差了5377元。因此河南人更應該抱緊他們身邊的有錢人。

但即便係在上海,居民的人均工資性收入也只有32718元,一個上海大媽的可支配收入可能更多地來自於她的養老金和租出去的房子。僅就工資收入而言,年薪十萬在上海就係上層收入,年薪十萬的外地鳳凰男們完全可以理直氣壯無視本地人的羞辱。

即便係嗰啲公認的薪資待遇良好的行業,年薪十萬也唔係像知乎精英們講的那樣容易。

根據國家統計局2015年的數據,在城鎮單位就業的全部的20個行業中,只有兩個行業的平均工資達到了10萬以上,分別係金融業(114777元)和信息服務業(112042元),但這兩個行業的從業者人數只佔全部城鎮單位就業人口的5.3%。另外還有5個行業的年平均工資在5萬以下,這5個行業的從業人員佔了總從業人員的20.4%。

在金融業收入最高的北京,2015年的行業平均工資為248320元。但這個行業的人感受到的係國家無微不至的關心因為他們被扣的稅實在係太多了。

為啥日子過得咁窮

當然,儘管年薪十萬的人已經算係中國的上層富裕人群,但這些人從來沒感覺到自己係中國的富人,因為現實並沒有讓他們過的輕鬆啲。

我們根本不需要談房價,只需要展示大城市的物價就足夠了。一個在北上廣的普通返工族,一個月的典型花費有:吃飯每天50元,租房每月2500-3000元,每天坐地鐵10元,僅這些花銷每月就達5000元左右,如果再買幾件衣服、玩幾局狼人殺,花費就更大了。雖然沒辦法講一份盒飯賣20塊係咪貴了,但係我們可以通過物價增長率來看現在的物價係否過高。

高中課本曾經告訴過你,長期的物價增長一部分係由於通貨膨脹。通貨膨脹未必係壞事,但如果通貨膨脹太嚴重,就會導致貨幣價值不穩定,直接打亂經濟市場。

所以國際上很多國家都會給通貨膨脹定一個小目標,發達國家通常將長期通貨膨脹目標區間定為[1%,3%]。而新興市場經濟國家變化劇烈,目標區間則略寬,比如中國的適度值最大可能達到8%左右。

我們工資增長的目標就係先跑過通貨膨脹率,但很遺憾,我們就係跑不過。雖然官方計算的中國通貨膨脹率自2010年至今都穩定在6%以下,但普遍認為這一數字被美化了。比如在2013年召開的諾貝爾獎經濟學家中國峰會上,北京大學教授王建國表示,考慮到中國年均18.2%的貨幣增長率,通貨膨脹率應該在13%到14%之間。

如果我們的工資每年沒能增長13%,甚至沒能增長6%時,那麼物價對我們來講就會係越來越貴的,而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各單位平均工資漲幅都在6%-10%之間。很多人係沒能跑贏通貨膨脹率的,更別提很多體力勞動者的收入會隨年齡的增加而降低。這也係為咩,即使一個人拿年薪十萬,他也會覺得自己的錢越來越唔抵錢。

物價的增長有時候還受到季節和供需關係的影響,比如2016年的物價漲幅主要來自於豬肉和鮮菜,豬肉價格月度同比最高漲幅曾達到33.6%,鮮菜價格月度同比最高漲幅為35.8%。光係買菜這一項,人們就會比舊年花更多錢。

但其實就這點錢還有人盯着你,因為工資直接決定着企業的人力成本,2015年廣東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公布了全省企業工資指導線,規定高工資的競爭性企業,其工資增長原則上不應突破12.5%的上線。講白了,看不慣你漲工資唄。

如果有了家庭和孩子,人們更會發現,自己的年薪十萬根本不算錢。在性別不平等排名為100/144的中國(數據來自世界經濟論壇),女性會因為生育而失去穩定的收入來源,社會學家風笑天的研究表明,女性在生育當年的工資約下降17%,多生一個孩子後收入下降更多。

男性不會因為有了孩子而漲工資,但孩子的教育費用卻在水漲船高。據新京報報道,現在的國際幼兒園學費每月就需要一萬元左右,一般的幼兒園每月也要4、5000元。200元一節的舞蹈課、早教課更係壓在中產階級家庭頭頂的大山。一個人的年薪十萬在日益增長的教育費用和生活費用面前,根本無足輕重。要想赤貧,請生二胎。

也許很多人不贊成這種講嘢,畢竟孩子係一種長期投資嘛,現在花錢以後他也能掙錢。然而事實卻係,中國教育投資回報率極低,如果純粹從經濟角度考慮,你為孩子花的幾百萬的學區房,幾十萬的早教課,很大一部分都係賺不返嚟的。985畢業的你,以為你的孩子一定就能上985嗎?

邊個偷走咗幸福感

生活不如意那就不如意吧,年薪十萬的收入也已經好過了中國90%以上的人口。但人們卻仍然感受不到安全感,感覺自己的日子很難過,這恐怕還和認知偏差有關係。

許多年薪十萬的人並不知道,隨着中國的收入流動性越來越糟糕,自己在社會中的階層其實越來越穩。雖然你離王思聰還差得遠,但你們的地位都還保得住。

研究顯示,1993年的城市高等收入者(前20%),到了1995年有64%可以停留在高等收入階層。而2011年的城市高等收入者,到了2013年可以有84%保住自己的地位。年薪十萬的人雖然沒有安全感,但他們其實很安全。

收入頂層的人更容易保持自己現在的位置/網易數讀

按理講,有錢能使王菲開口,越有錢就應該越開心才對,但高收入人群還係有他們自己的煩惱。他們很容易困於一種被稱為享樂適應(hedonic treadmill)的心理狀態。享樂適應係講,雖然人們不斷獲得更好的物質生活和享受,但幸福感會迅速適應新的變化,而唔係持續提升。

比如,一個人如果一開始只係溫飽水平,當越過這個水平之後,便開始追求食物的精細、製作的複雜、食材的名貴。人們所獲得的越多,所渴望的就會越多,幸福感則只係留在差不多的水平,富人比窮人並不會高幾多。沒錢的時候你只想要吹風機,有錢了之後你就會想要戴森的吹風機。

而且幸福都係跟他人比出來。試想一下,你年薪廿萬而你的朋友都係年薪五十萬的,和你年薪十萬但朋友都係年薪五萬的,這兩種情況哪個你會更爽?

哈佛心理學家Daniel Todd Gilbert發現,收入不僅意味着自己可以獲得幾多資源,能買得起多大的房子和多貴的車,還會成為普遍的社會地位的代表。當金錢成為衡量人的標準時,它就不僅僅意味着購買能力,還意味着面子和地位,而這些則直接影響到了人的幸福感。

為此,很多人寧願以較低的絕對收入來換取較高的相對收入。這就像有些明星只願意在歌手界當戲精,卻不願意去影視界當演員一樣。

這也許解釋了為咩逛知乎常常會覺得自己很失敗。根據2014年6月知乎官方對知乎用戶的調查結果,在北京的知乎用戶中,有30.84%的人月收入都在1.2萬以上。相比於快手和微博等大眾化的軟件,知乎的用戶收入更高。當你發現別人都咁經歷豐富還有錢時,難免會偷偷把自己年薪十萬的工資條藏進抽屜。

人們就係喜歡和自己差不多的人比。在中國農村,有超過68%的村民會跟鄰居或其他同村人比較,只有11%的村民表示會與村子之外的人相比;在中國城市,我們認為在城市受到不公平待遇的農民工卻有着積極的社會態度,因為他們更容易與家鄉的農民或自己的過去比較,而唔係跟都市的白領們。

互聯網的傳播也遵循着倖存者偏差,我們看到的多係嗰啲生活還不錯的人在網上發聲,而真正的底層甚至都沒有機會被大眾看見。定下一個億小目標的王健林還在唱着自己一無所有,那麼年薪十萬的人們在這個被選擇後呈現的世界中搵唔到位置也正常。

也許提升幸福感比較實在的方式就係,拉上幾個窮朋友喝喝酒,唔好輕信嗰啲腰纏萬貫還八塊腹肌的人生贏家的故事。畢竟有些人雖然表面上係人生導師但自己其實也油膩得不行,另啲人表面上雖然風光無限但背地裡連只貓都沒有。

參考資料:

[1]2016中國互聯網產品經理生存現狀-三節課2016-03-04深氪

[2]張悅,趙潔,王立勇.中國物價波動適度區間研究與物價走勢預測[J]蘭州商學院學報.2011年2月27卷第一期

[3]張世偉,呂世斌.家庭教育背景對個人教育回報和收入的影響[J].人口學刊2008年第3期

[4]陳自芳.擴大農村中等收入群體的比較研究[J].中州學刊.2017,02,35-41

[5]白楊,中國網民已達7.31億,2016年互聯網的最全分析在呢度-鳳凰科技-2017年01月22日

[5]HENRY MCVEY,China in Transition,KKR, Apr09,2013

[6]The Rise of the Emerging-Market Multinational,Consulting, Technology and Outsourcing Services at Accenture,Jan2017

[7]Income and Happiness: Towards a Unified Theory Author(s): Richard A. Easterlin Source: The Economic Journal, Vol.111, No.473(Jul.,2001), pp.465-484

[8]Income Aspirations, Television and Happiness: Evidence from the World Values Surveys Luigino Bruni and Luca Stanca Economics Department University of Milan Bicocca June2005

[9]官皓.收入對幸福感的影響研究:絕對水平和相對地位[J].南開經濟研究.2010年5期

[10]何立新,潘春陽.破解中國的Easterlin悖論:收入差距、機會不均與居民幸福感[J]管理世界.2011年8期

[11]王鵬.收入差距對中國居民主觀幸福感的影響分析基於中國綜合社會調查數據的實證研究[J].中國人口科學.2011年03期

[12]羅楚亮.絕對收入、相對收入與主觀幸福感來自中國城鄉住戶調查數據的經驗分析[J].財經研究.2009年11期

[13]Boyce, C. J., Brown, G. D., Moore, S. C.(2010). Money and happiness: Rank of income, not income, affects life satisfac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21(4),471-475.

[14]吳菲,王俊秀.相對收入與主觀幸福感:檢驗農民工的多重參照群體[J]社會,2017,37(2):74-105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東方I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