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副總理係漢奸 毛澤東周恩來竟都保護 原因驚人

陳永貴係毛澤東號召“全國農業學大寨”運動中一手扶植起來的“農民英雄人物”。在中國特殊的歷史“文革時期”曾經紅極一時,甚至當上中共國務院副總理。不過,有史料揭示,陳永貴在抗日戰爭期間曾擔任過日軍的偽村長,也係定期為日軍提供情報的情報員,被當地村民稱作“陳二鬼子”。而毛澤東和周恩來卻力保他,自由亞洲電台曾刊文表示,毛澤東本身就係漢奸,保護陳永貴係兩漢奸狼狽為奸的結果。

陳永貴被當地居民稱作“陳二鬼子”

據大陸報刊《報刊文萃》2009年第4期題為《“漢奸”陳永貴係怎樣過關的》一文披露,陳永貴原本係漢奸的線索,首先來自山西陽泉市商業局炊事員李觀海的個人檔案。李觀海係大寨武家坪人,1955年中共“鎮反運動”時,他承認自己曾參加昔陽日偽特務組織“興亞反共救國會”併當過情報員。同時供認,糧食局管理員王久榮還有陳永貴也擔任過日軍的情報員。從王久榮的檔案中,可以看到王久榮供認自己參加“興亞反共救國會”的材料。材料顯示,陳永貴還係這個情報小組的負責人。

文章稱,為了弄清事實真偽,又查詢了中共八路軍一二九師敵工部《昔陽縣敵偽情報人員名冊》及《敵偽檔案》中確有陳永貴的名字,並註明他係偽村長、情報員,還係“興亞反共救國會”昔陽分會領導成員之一。陳永貴每周去昔陽兩次,直接與日軍憲兵隊長清水聯繫。為此,當地居民給陳永貴取了個綽號叫“陳二鬼子”。

抗戰勝利之後,昔陽人用石頭砸死不少給日本人干過事的漢奸。陳永貴非常恐慌,擔心自己也被砸死。於是,他向大寨中共委任的第—任村長趙懷恩託孤,請求保護他的子女。這個中共委任的村長替陳永貴求情講:“這係非常時期的非常事,我看可以原諒。”就這樣,陳永貴總算保住了一條命。

周恩來兩次批示要放過陳永貴,毛澤東也這態度

當時,負責調查陳永貴“漢奸案”的係時任中共第六十九軍軍長的謝振華。文章稱,為了解情況,謝振華把陳永貴約到山西省太原市的迎澤賓館裏談話。“文革”初期,陳永貴就已經成為毛澤東的“紅人”,有所謂“三面紅旗”旗手、“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先鋒的招牌,但他畢竟心裏有鬼,對這段歷史問題感到心虛,此時此刻慌了神,他痛哭流涕主動交代了自己的歷史問題,還表決心要去毛澤東嗰度當面請罪。

1968年9月,謝振華委派李金時將陳永貴的問題呈報周恩來。周恩來當即指示要顧全大局,唔好擴散。

圖講:主政山西省委時的謝振華

文章還講,時值中共“九大”召開在即,周恩來又作批示:此事作為歷史問題來處理。可讓陳永貴當代表出席“九大”,但只當代表。

毛澤東講:“唔好再提了!”

陳永貴在政治上的緊跟也讓他得到王洪文的讚賞。一次,王洪文、陳永貴共同接見山西代表時,陳永貴向王抱怨:“(謝振華等人)到現在還搞我的歷史背景。”王洪文當即表示要把參與此事的人關起來。

謝振華因此被以“抵制和干擾農業學大寨運動”的罪名受到批鬥,被強迫交代整陳永貴“黑材料”問題。

同時,中共北京軍區黨委把駐山西的六十九軍高層人員集中,被要求同“謝振華劃清界線”,此事引起中共軍隊上層的爭論。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北京軍區司令員的陳錫聯,係“文革”中能直接聽到毛澤東指示的軍政要員,向中共六十九軍傳達了毛澤東的指示:陳永貴歷史問題,唔好再提了!爭論戛然而止,從此,沒人再敢講嘢。

毛澤東和陳永貴兩個漢奸狼狽為奸

2013年自由亞洲電台刊登一篇題為《漢奸係怎樣混成中共政治局委員的》一文披露,由於毛澤東係大漢奸,陳永貴只係小漢奸,所以毛澤東既然建立了一個漢奸政權,當然要給陳永貴這樣的老牌漢奸留個好職位。

文章稱,陳永貴在“文革”中獲得火箭式的升遷,讓毛身邊的戰友們個個瞠目結舌。陳永貴宛如一頭闖入瓷器店的公牛,在高層政治生態圈中激蕩起陣陣漣漪。即便係掌管國務院的周恩來,也只能對這個來給自己當副手的“文盲新貴”虛與委蛇。

毛澤東多次與陳永貴海闊天空地聊天。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毛澤東問起陳永貴的年齡,陳永貴答道:“五十啦。”毛澤東笑道:“五十而知天命嘛,搞出一個大寨來很好。”陳永貴不明白孔夫子那句話的意思,含糊地哼哼着點頭。後來他知道了咩叫“知天命”,又為自己的胡亂點頭而後悔。

文章還講,漢奸見漢奸,毛陳一家親。抗戰期間,陳係公開的漢奸,毛則係隱蔽的漢奸,毛及共產黨對抗戰的破壞,遠大於檯面上的漢奸汪精衛及其偽政權。抗戰乃係中華民族的抗戰,而唔係某一黨、某一階級、某一群體的抗戰。毛共卻在蘇聯“老子黨”的指使下,策動張學良、楊虎城發動“西安事變”。“西安事變”之後,中國的國防建設被迫中止,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以精銳之師倉卒與日軍在淞滬會戰,損失慘重、元氣大傷。這係斯大林以犧牲中國達到其“禍水南引”的企圖,而毛記中共在此計劃中充當了賣國先鋒之角色。

抗戰八年,毛在延安及各個“根據地”,悄悄發展實力,甚至大片種植鴉片,通過日軍之手傾銷於淪陷區,荼毒廣大同胞。毛還派出潘漢年等特務頭子,到南京與日本情報機關負責人談判,商量如何協力打擊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重慶的國民政府。中共奪取政權之後,立即整肅潘漢年,殺人滅口。

1975年9月,全國第一次農業學大寨會議在大寨召開時,鄧小平(左)與陳永貴(右)合影。

文章還講,日本投降之後,共產黨在東北招兵買馬,收納三萬日軍。共產黨利用手上沾着中國人鮮血的日軍官兵,在內戰中殺戮國軍和百姓。中共最早的空軍部隊便係由這群日軍訓練出來的,中共第一任空軍司令王海係日本飛行員的高徒。一九五六年六月廿七日,周恩來在接見日本代表團時恬不知恥地表白:“我們很感激一部分日本人,他們在解放戰爭時期,作為醫生、護士、技術員參加了解放戰爭,這些更增強了我們與日本人民締結友好關係的信心。日本的軍國主義確實係殘酷的,但協助我們的日本人民有很多。”所謂“協助我們”,就係幫助中共打內戰。

據《毛澤東思想萬歲》一書記載:一九六四年七月十日,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更三偕委員黑田壽男訪問北京,受到毛澤東的接見。毛在會談中講:“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講,很對唔住,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講: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係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教員,也可以講係大恩人,大救星。”

據《田中角榮傳》記載:一九七二年,中日建交的時候,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向毛澤東道歉講:“對唔住啊,我們發動了侵略戰爭,係中國受到很大的傷害。”毛澤東講:“唔係對唔住啊,你們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你們要唔係發動侵華戰爭的話,我們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我們怎麼能夠奪權哪?怎麼能夠把蔣介石打敗呀?”他甚至對田中角榮講:“我們如何感謝你們?我們唔好你們戰爭賠償!”言為心聲,毛澤東堪稱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賣國賊。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