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我能從你的眼睛看到世界…這對連體姐妹係個奇蹟

在加拿大弗農市

有一對頭部連體雙胞胎

Krista和Tatiana

她們的大腦係連通的.....

能直接感受對方的感覺

能直接通過對方的感官

感受彼此感受的一切....

今天就來講講兩個孩子的故事。。。

兩個孩子的媽媽名叫Felicia Hogan,係個單身媽媽。懷孕做檢查時,醫生告訴她,肚子里的係一對雙胞胎,但係,她們係連體的。

醫生講,“我們有辦法讓她們分開,但這樣可能讓另外一個孩子身體癱瘓。”

這個方案被Felicia瞬間拒絕了。

2006年10月25日,兩個小天使如期出世了...

早在住院的時候,Felicia和家人們就發現兩個孩子有點兒不同。

當給一個孩子打針的時候,另一個原本安靜的孩子會突然放聲大哭,好像感受到姐妹的疼痛。

而給一個孩子咬上奶嘴,兩位寶寶都會安靜下來,好像她們同時都在吸奶嘴。

最古怪的係有一天,一家人在看房車上的電視....

Tatiana正對着這個屏幕看,看着看着,她和Krista都笑了起來。

要知道因為角度問題,Krista所面對的角度,係絕對不可能看到電視。

但她明顯看到了,還跟着節目大笑了起來....

(孩子的姥姥講述當時的情形)

難道,她們真嘅能互相通過對方的眼睛,看到這個世界??

醫生在倆姐妹身上做了一個小試驗:

他把Krista的眼睛蒙住,將電極連接在她頭皮上,用來檢測大腦自身產生的微弱電流。

然後,他用頻閃燈射向Tatiana的眼睛

結果發現,在Krista大腦的視覺呈像區,出現了一股強烈的腦電波!

根據磁共振成像,研究人員發現,Krista和Tatiana的腦子都還係自己的,但係,在丘腦部位,她們出現了一個原本不應該有的東西:

有一根神經,把她們兩人的丘腦連接起來,醫生們叫它“丘腦橋”。

丘腦係傳達觸覺、味覺、視覺等感官信號,和運動信號的中心樞紐區,它還能調節意識和睡眠。

因為“丘腦橋”,Tatiana將自己的部分血液運輸到Krista的大腦里,她們的感官,也連通了!

還有一次紐約時報採訪時的實驗

媽媽將Krista的眼睛捂住,然後把玩具拿給另一邊的Tatiana看。

“Krista,媽媽現在拿的係咩?”

“小~馬~”。

將Tatiana的眼睛捂住也同樣。

“Tatiana,現在媽媽拿的係咩玩具?”

“小老虎。”

記者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化妝時

側着臉的Krista能夠知道,媽媽現在給Tatiana化妝的地方係哪裡。

食嘢時

Krista喜歡吃番茄醬和菠菜,但Tatiana覺得它們很噁心。

每次大人們給Krista吃Tatiana不喜歡的食物時,Tatiana都會憤怒地大喊:“唔好吃!唔好!”

當其中一人在喝水,另一人也會撅着嘴做出喝水的動作。

一人吃麵包時,另一個人就算嘴裏咩都沒有,她也會起勁地嚼。

高興哭鬧時

當Krista哭的時候,Tatiana也會哭。高興的時候也一樣。

“我從來沒看到她們唔係同時高興的。”媽媽講。

Krista和Tatiana告訴大人們:

她們其實有商量過,不過,係在腦子裡。

研究員們還發現

Krista的大腦能夠控制自己的雙腿外,還能控制Tatiana的左腿。

而Tatiana能夠控制自己的雙手,以及Krista的右手。

這也證明了

兩個孩子奔跑的時候為咩協調能力那麼好,基本不摔跤。

不過,倆孩子的這種控制只有在做跑步、走路這種不需要投入意識的自動運動時才有效。

而嗰啲需要投入意識的行動,比如猛踢腿,揮手打招呼等,兩人仍然係各管各的。

艾爾伯特愛因斯坦醫學院的神經學家講,這對小姐妹係“難以置信,前所未有”。

英屬哥倫比亞兒童醫院的神經科醫生講,雙胞胎的大腦構造“令人震撼”。

還有專家甚至講,Krista和Tatiana係“一個新的生命形式”。

要知道

生下背部相連、頸部相連,或腹部相連的雙胞胎們,只有20萬分之一的概率,而生下頭部相連的雙胞胎,概率更加低,只有250萬分之一。

雖然距離出世被醫生宣判“活不過24小時”,已經過去了11年,但兩個孩子身體還係很弱,她們都有糖尿病和癲癇,每天要吃很多葯,定期還要去溫哥華的兒童醫院檢查。

孩子能成功長到11歲,Felicia已經非常感動了...

對家人而言

最重要的就係

兩個女孩兒可以一直快樂地生活落去...

為這兩個孩子點個ZAN吧~

在加拿大弗農市

有一對頭部連體雙胞胎

Krista和Tatiana

她們的大腦係連通的.....

能直接感受對方的感覺

能直接通過對方的感官

感受彼此感受的一切....

今天就來講講兩個孩子的故事。。。

兩個孩子的媽媽名叫Felicia Hogan,係個單身媽媽。懷孕做檢查時,醫生告訴她,肚子里的係一對雙胞胎,但係,她們係連體的。

醫生講,“我們有辦法讓她們分開,但這樣可能讓另外一個孩子身體癱瘓。”

這個方案被Felicia瞬間拒絕了。

2006年10月25日,兩個小天使如期出世了...

早在住院的時候,Felicia和家人們就發現兩個孩子有點兒不同。

當給一個孩子打針的時候,另一個原本安靜的孩子會突然放聲大哭,好像感受到姐妹的疼痛。

而給一個孩子咬上奶嘴,兩位寶寶都會安靜下來,好像她們同時都在吸奶嘴。

最古怪的係有一天,一家人在看房車上的電視....

Tatiana正對着這個屏幕看,看着看着,她和Krista都笑了起來。

要知道因為角度問題,Krista所面對的角度,係絕對不可能看到電視。

但她明顯看到了,還跟着節目大笑了起來....

(孩子的姥姥講述當時的情形)

難道,她們真嘅能互相通過對方的眼睛,看到這個世界??

醫生在倆姐妹身上做了一個小試驗:

他把Krista的眼睛蒙住,將電極連接在她頭皮上,用來檢測大腦自身產生的微弱電流。

然後,他用頻閃燈射向Tatiana的眼睛

結果發現,在Krista大腦的視覺呈像區,出現了一股強烈的腦電波!

根據磁共振成像,研究人員發現,Krista和Tatiana的腦子都還係自己的,但係,在丘腦部位,她們出現了一個原本不應該有的東西:

有一根神經,把她們兩人的丘腦連接起來,醫生們叫它“丘腦橋”。

丘腦係傳達觸覺、味覺、視覺等感官信號,和運動信號的中心樞紐區,它還能調節意識和睡眠。

因為“丘腦橋”,Tatiana將自己的部分血液運輸到Krista的大腦里,她們的感官,也連通了!

還有一次紐約時報採訪時的實驗

媽媽將Krista的眼睛捂住,然後把玩具拿給另一邊的Tatiana看。

“Krista,媽媽現在拿的係咩?”

“小~馬~”。

將Tatiana的眼睛捂住也同樣。

“Tatiana,現在媽媽拿的係咩玩具?”

“小老虎。”

記者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化妝時

側着臉的Krista能夠知道,媽媽現在給Tatiana化妝的地方係哪裡。

食嘢時

Krista喜歡吃番茄醬和菠菜,但Tatiana覺得它們很噁心。

每次大人們給Krista吃Tatiana不喜歡的食物時,Tatiana都會憤怒地大喊:“唔好吃!唔好!”

當其中一人在喝水,另一人也會撅着嘴做出喝水的動作。

一人吃麵包時,另一個人就算嘴裏咩都沒有,她也會起勁地嚼。

高興哭鬧時

當Krista哭的時候,Tatiana也會哭。高興的時候也一樣。

“我從來沒看到她們唔係同時高興的。”媽媽講。

Krista和Tatiana告訴大人們:

她們其實有商量過,不過,係在腦子裡。

研究員們還發現

Krista的大腦能夠控制自己的雙腿外,還能控制Tatiana的左腿。

而Tatiana能夠控制自己的雙手,以及Krista的右手。

這也證明了

兩個孩子奔跑的時候為咩協調能力那麼好,基本不摔跤。

不過,倆孩子的這種控制只有在做跑步、走路這種不需要投入意識的自動運動時才有效。

而嗰啲需要投入意識的行動,比如猛踢腿,揮手打招呼等,兩人仍然係各管各的。

艾爾伯特愛因斯坦醫學院的神經學家講,這對小姐妹係“難以置信,前所未有”。

英屬哥倫比亞兒童醫院的神經科醫生講,雙胞胎的大腦構造“令人震撼”。

還有專家甚至講,Krista和Tatiana係“一個新的生命形式”。

要知道

生下背部相連、頸部相連,或腹部相連的雙胞胎們,只有20萬分之一的概率,而生下頭部相連的雙胞胎,概率更加低,只有250萬分之一。

雖然距離出世被醫生宣判“活不過24小時”,已經過去了11年,但兩個孩子身體還係很弱,她們都有糖尿病和癲癇,每天要吃很多葯,定期還要去溫哥華的兒童醫院檢查。

孩子能成功長到11歲,Felicia已經非常感動了...

對家人而言

最重要的就係

兩個女孩兒可以一直快樂地生活落去...

為這兩個孩子點個ZAN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英國嗰啲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