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意專家稱「換頭手術成功」中共蹊蹺保持沉默

日前,意大利神經外科專家賽吉爾·卡納維羅(Sergio Canavero)稱,他和中共醫學團隊合作,成功利用人類屍體完成換頭的手術實驗。而中方合作者至今未對此表態。不過,“換頭”手術一直備受爭議,有許多醫學專家醫學批評違背倫理道德。

英國《每日郵報》報導,11月17日,卡納維羅在奧地利維也納的一場新聞發佈會上稱,首例“換頭”手術成功在遺體上實施。這次手術由哈爾濱骨外科醫生任曉平領導的醫療團隊負責,手術歷經18個小時。

卡納維羅還稱,這場手術的完整報告將在未來幾天內公布,同時他聲稱,活體頭顱的移植手術計劃也會在不久以後公布。

不過,有許多醫學專家質疑卡納維羅的講法,甚至認為這種手術有道德的問題,不管係邊個接受手術都會有難以置信的痛苦,很可能無法自主呼吸或心跳會有問題。

報導指,卡納維羅受訪時稱,歐美科學機構和美國當局不願支持有爭議的手術,所以才選擇在中國進行手術。

據上海界面新聞報導,2015年,任曉平與卡納維羅一起參加了美國神經與整形外科醫師學會年度大會,會上他們分別對頭顱移植計划進行了演講,卻遭受了批評。

頭顱移植手術從道德和倫理上備受質疑。美國神經外科醫生協會認為,換頭術後果嚴重,甚至比死更難受,呼籲人們唔好接受。

香港《蘋果日報》11月19日的文章表示,蹊蹺的係,如此轟動的人體實驗,中方合作者哈醫大和任曉平團隊竟不置一詞;任近年曾多次接受媒體訪問為換頭術研究辯護,但從來表示未有用活人手術的計劃。雖然他成功進行老鼠和猴子換頭術,還有絕症患者願意以身相許接受手術;但此舉在醫學界爭議巨大,有北京醫學專家坦承,炫耀換頭術等同宣告中國“係一個沒有道德底線的國家”,“係中國醫學界的恥辱”。

報導引述香港著名腦神經外科醫生方道生的話講,人類腦部透過上億條神經線控制軀體,雖現時可在實驗室培育神經線,但換頭術最難係如何將神經線重接,以保證大腦能操縱身體。他認為有關技術難以突破,“近乎無可能做到”。

方道生形容,換頭術要令其有心跳及血液供應,現時醫學可做到,“但要令這個人能夠真嘅活動,似乎有小小科學幻想。”

早在舊年6月,美國《紐約時報》一篇名為《為癱瘓者換身體,中國醫學的突破還係瘋狂?》把進行換頭術研究的哈爾濱科大任曉平和中國醫學界推到風口浪尖。

文章披露,任準備為一名高位癱瘓病人的頭換一具新身體;手術或在2017年進行。雖然任就手術時間“闢謠”,但他從事換頭術研究及進展卻引起巨大爭議。

報導引述北大倫理學專家叢亞麗教授稱,“不希望中國的科學家在國際上加深別人對我們的印象——中國人做事沒有底線,咩都能做。”

報導講,倫理問題長期以來困擾著中國器官移植領域的研究人員。中共因為使用死囚器官做移植在國際上成為眾矢之的。雖然中共講它不再使用死囚器官,但係中國移植醫生向國際會議遞交的研究論文有時候仍然使用囚犯器官。根據全球倫理規範,這係不允許的。

北京大學醫學倫理與法律研究中心主任王岳曾對鳳凰網表示,換頭術一旦實施,就係中國醫學界的恥辱。還有一個倫理問題爭議比較大,就係一旦手術完成,怎麼確定這個人的身份?到底係以頭部來確定,還係以軀幹部來確定?

英國《新科學家》雜誌曾評論認為,先不談“身首異處”後頭部係否可能存活,“頭部移植”手術勢必引來極大的道德爭議。“比如講,如果病人康復後有了孩子,那孩子在生物上屬於捐贈者,因為卵子或精子來自於新的身體。”

中共蹊蹺保持沉默的背後

為何中共對於這起“換頭手術成功”如此低調?係否和近幾年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事件、器官移植的爭議有關?備受外界關注。

從2006年開始,中共活摘人體器官黑幕曝光10年以來,大量調查報告指證中共這一罪行。美國、歐洲議會、澳洲、意大利、加拿大、愛爾蘭等多國政府部門、機構相繼通過決議案,制止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其中,以色列、西班牙和台灣還通過立法,遏阻本國公民到中國做器官移植。

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一致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為。9月12日,歐洲議會主席舒爾茨正式宣布由9個國家12位跨黨派議員發起通過的48號書面聲明,要求採取行動制止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立即進行獨立調查。

總部位於華盛頓DC的“醫生反對強摘器官組織”(簡稱DAFOH)於2012年發起向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的請願活動,要求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封請願書迄今為止全球已有250萬人簽署,成為史上第二大請願書。

針對中共無法提供合法、透明的器官供體來源有違人倫道德,2011年國際著名醫學專業雜誌《柳葉刀》曾呼籲:國際學術會議拒絕接受來自中國的相關論文;同行評審期刊拒絕發表來自中國的相關論文;國際醫學界應該拒絕與中國合作進行這類器官移植的研究。

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也曾罕見承認,中國醫生在國際上對器官移植閉口不談,國際社會對中國採取“不接受、不發表、不合作”,即“一個中國的器官移植醫生不能夠、不允許參加世界的器官移植組織;中國有關器官移植的文章,包括臨床在內,在所有國際著名雜誌一律不準發表;中國的學者不能在世界舞台上闡述、演講關於中國器官移植的成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