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被停課的教授楊紹政文章:偉人還係僕人

有些政治領導人被自己的國民稱為政治領袖,偉人。例如北朝鮮的金日成、金正日,原蘇聯的斯大林,伊拉克的薩達姆,古巴的卡斯特羅,等等。而有些政治領導人則被自己的國民看做僕人,當小偷防着,一旦被發現有問題,就可能面臨被調查、被彈劾甚至有結束政治生命的危險。例如美國總統尼克松因水門事件引咎辭職,克林頓因性騷擾事件被搞得狼狽不堪、灰頭垢面,我國台灣地區的陳水扁在任上就被百萬民眾倒扁。絲毫看不到他們偉人的風采,相反還讓人感覺到麻煩不斷,連普通人的正常生活都比不上。

細細比較,我發現還係有規律的。被國民稱為政治領袖、偉人的政治領導人一般生活在專制政治體制的國家。既然係專制政治,那就係無論名義上怎麼宣稱,國家的公共權力事實上被以這些政治領導人為首的少數人形成的集團竊取了。這個集團控制、壟斷和世襲了這些國家的公共權力。國家的公共權力異化為這些集團的私有的專有的權力,其他的公眾不能染指,也不能講三道四,否則,你就係反對執政的政黨、反對政府,反對領袖。唔好講你反對了,就係你沒有反對,講你反對,你就反對了。凡係被認為反對領袖、政府或執政黨的人,在這樣的體制下輕則有牢獄之災,重則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你講在這樣的政治體制下,世襲的執政黨難道唔係永遠偉大、光榮、正確的黨?由世襲執政黨組成的政府難道唔係永遠正確的?這個政府的屁股就不能摸,要摸你試試?這些世襲執政黨及其政府的首腦當然就係偉人了,唔係偉人能領導這樣的超級政黨和政府嗎?

在國民將政治領導人當做僕人的國家,政治權力的真正擁有者係國民。既然國民係政治權力的真正主人,那麼這個國家的政府、承擔政府職責的執政黨、政府和執政黨的領導人等都係全體國民的代理人。代理人係否按照委託人的授權辦事,委託人係有權進行監控的。如果委託人沒有行之有效的管道監控代理人,代理人有可能濫用授權,並且這樣的濫用授權難以被委託人有效矯正。因此在這樣的國家,全體國民——委託人會通過各種制度設計的管道監督政府和執政黨——僕人。如果真嘅發現僕人出了問題,這個僕人係會被解僱的。即使沒有發現問題,在制度設計的範圍內,大多數委託人認為其它的代理人比現在在位的代理人更適合,在位的僕人可以被更換。正因為如此,政府、執政黨及其領導人在這些國家會受到公眾的嚴格監控,他們會小心謹慎地行使公眾授予的職權,生怕被抓住了把柄,遭到淘汰。委託人既然係權力的真正主人,主人怎麼可能去曲意迎合僕人呢?也更不可能對僕人山呼萬歲了。所以在這樣的國家,政治領導人難以成為偉人。真要有偉人,那也應該係主人,而唔係僕人。

由此看來,僕人能不能成為偉人係一個國家和地區政治生活係否符合常識和邏輯的風向標和試金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