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共屢屢撒謊前後矛盾 中國有幾多水庫都係定時炸彈

6月中旬以來,大陸南方持續暴雨引發洪水肆虐,湖南多處受災,其中寧鄉地區受長沙黃材水庫洩洪的影響損失慘重。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認為黃材水庫泄洪唔係這次損失的主要原因,係中共官方在講大话。因為中國所有年久失修的水庫都係定時炸彈,而黃材水庫只係其中之一。另外,王維洛針對舊年多省的洪災分析,表示對水庫的預警很重要。

中共講大话前後矛盾

湖南寧鄉洪水肆虐,當地百姓質疑上游的黃材水庫沒有預警泄洪,致使下游水位上漲、造成洪災。對此,官方極力否認。

大陸《財新網》7月6號報道講,寧鄉的行洪能力只有3500立方米/秒。報道還引述黃材水庫工作人員講,黃材泄洪後的最大流量係400立方米/秒,但寧鄉縣最高峰流量達到5800立方米/秒,也就係講,跟襲擊寧鄉的洪水流量相比,泄洪的流量只係一個很小的數字。所以,黃材水庫放水唔係造成這次寧鄉洪災的主要原因。

據海外中文媒體新唐人7月10日報道,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接受採訪時講:〝具體講到寧鄉,現在慢慢出來的信息看到,這些信息係相互矛盾的,而且矛盾相當厲害,就講肯定有人在講大话話。〞

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講,根據中共官方報道,當時入庫的洪水量係600立方米/秒,最大泄洪流量係400立方米/秒。

王維洛:〝就係講,進來的多,出去的少,水庫的水位怎麼從166米降到162米呢?所以,黃材水庫放水、泄洪的流量肯定要超過600立方米每秒,而唔係400立方米每秒,要達到1000立方米每秒,它的報道就係騙人的。〞

王維洛講,中國的水庫有5大功能:供水、灌溉、防洪、發電、養殖養魚,又係旅遊點。中共在改革後,把水庫搞成了承包制,實行自負盈虧,因此水庫平時都會蓄水,以後賣錢。

報道稱,王維洛講:〝今年6月份雨下的時候,水庫已經沒有空間了、沒有空間可以來防洪了,那下面的老百姓還指望你來防洪、指望你蓄水防洪。洪水來的時候,唔係要你泄洪,他要你蓄水,把洪水都攔在水庫里。但係,黃材水庫到了洪水來的時候不能蓄洪,把洪水都往下放了,係不能防洪的,這個東西係矛盾的。〞

王維洛講,黃材水庫建造於大躍進的1958年,到今年已經60年了,超過50年的使用年限。幾年之前就係一個瀕危水庫、已經不安全了。

他認為,這些水庫就像一個定時炸彈,來點雨,就係一個小的定時炸彈給你炸一炸,而中國人生活在水庫之下極不安全。

王維洛:〝所以今年水位上來的時候、上到164米的時候,它就好驚了,就必須往下放水,這個時候,它不管下面的人係咪危險的,係咪淹了你的店、係咪淹了你的房,不管了,它怕這個大壩一下子倒了。〞

報道還稱,王維洛指出,官方報道講湖南寧鄉遭遇歷史罕見的特大暴雨,百年一遇特大洪水,也存在矛盾。

王維洛:〝黃材水庫歷史上最大的洪峰流量係2100立方米每秒,如果你係‘歷史上最大的暴雨’,你產生的流量在黃材水庫壩址處的洪水流量,就要超過歷史最高的洪水流量、要超過2100立方米每秒。而你今年只有600立方米每秒,所以講,這個數據還係矛盾的。〞

水庫大壩工程泄洪要提前預警

舊年邢台、湖北、江西等地遭受過洪災,王維洛在“民主中國”2016年10月份撰文表示,對水庫大壩泄洪提前要做好預警。

文章稱,邢台朱庄水庫泄洪係在10月19日晚10時,48小時之前,這個地區還沒有開始降雨。湖北鼓墩水庫7月1日17時發現大壩出現險情,有潰壩危險,即決定所有水庫大壩工程都泄洪。48小時之前,這個地區也還沒有開始降雨,也不可能確定鼓墩水庫大壩將出現險情。

每年汛期到來之前,國家防總都會發出通知,要求水庫大壩工程將水庫水位降低到汛期限制水位,以保證水庫大壩工程安全度過汛期。請注意,國家防總的最主要目的係水庫大壩工程能安全度過汛期,唔好出現潰壩的災難,而降低水位並非係為了騰空庫容,為攔蓄洪水做準備。

雖然水庫大壩工程有防洪、發電、灌溉等等諸多功能,但係由於中國水庫管理體制,發電、灌溉的經濟收益和水庫大壩工程管理者的經濟收入直接掛鈎,所以他們係不會自願地降低水庫水位,自願地犧牲自己的經濟利益。

只有在國家防總、省市防總發佈命令時,他們才會放水泄洪,因為國家防總、省市防總將從國家救災款項中對水庫大壩工程管理者因泄洪放水造成的經濟損失進行補償。這樣,國家防總、省市防總總係要到他們認定的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匆忙地一刀砍地發佈泄洪命令。所以國家防總、省市防總係不可能在48小時之前就做出某個水庫大壩工程泄洪的決定。在接到國家防總、省市防總的命令之前,水庫管理機構沒有發出泄洪的預警可能,地方政府也沒有發出泄洪的預警可能。

文章還講,水庫大壩工程擔任重要的防洪任務,係重要的公共設施,其經營管理權就應該掌握在代表公眾利益的機構手中。但係中國政府為了廣開財源和節省財政開支,將大中小水庫的經營權用不同形式私有化、賣了錢。在有中共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下,水庫大壩工程經營者的經濟利益與公眾的防洪任務互相衝突,這就係中國體制的病端所在。

國家防總副總指揮、水利部部長陳雷話講得很漂亮,也很動人,“暴雨洪水來臨前、水庫泄洪前和蓄滯洪區運用前要及時發佈預警,留足轉移避險時間,做到覆蓋到村、落實到人,不漏一戶、不落一人”,但係話語中並沒有指明邊個係發佈泄洪預警的主體,邊個將對不發佈泄洪預警所造成的人員死亡、財產損失承擔行政責任?邊個又要對發佈錯誤泄洪預警所造成的經濟損失承擔行政責任?

陳雷間接承認部分地區水庫大壩工程在泄洪之前確實沒有提前發佈預警,釀成災禍,那麼政府就應該承擔責任,賠償上述四個案例中的人員死亡、財產損失。但係政府不會咁做,最簡單的辦法就係把責任推給老天,推給超過“歷史極值”的暴雨。

阿波羅網孫瑞後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