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石扉客:我差一點犯了和小藍車一樣不可描述的錯誤

作為共享單車市場上的一支勁旅,小藍單車早就有陷入困境的各種傳言。今晚,其創始人李剛在36氪上的一封公開信直接證實了此事。

在這封迅速刷屏的信里,李剛追憶往事,嘆息失誤,以權威當事人的身份道出了坊間口耳相傳的導致小藍單車踩雷的直接原因:

為了追趕生產進度,小藍單車在四五月份追加了數億元生產合同,本來預計五月末六月初融資成功後就可以一次性將資金問題解決,而隨着資本市場冷靜和六月初宣傳事故的雙重打擊,融資變成了泡影,併購喪失了最佳時機。

從6月份開始,彷彿小藍單車受了詛咒,先係月初宣傳事故,影響了一筆大融資和一次潛在併購機會。資本市場急轉直下,我跑遍了上百家基金,得到了無數關於產品和團隊的稱讚,但這一切都沒有換來一筆資金,打沒了我最後一分驕傲。

我從來都沒有否認我的錯誤,內心中充滿了煎熬,幾個月寢食難安。曾經我一直以為只要為了公司好,任何決定都係偉光正的,現如今我才知道咩係責任。

李剛講的六月初的宣傳事故究竟係咩?這係不可描述之事故。為了不給監管部門添麻煩,呢度就不貼截圖了。

純客觀地講一句,小藍車事件的實質係,長期以來的信息隔離,形成了一個日益龐大的政治小白群體,藉助一個敏感日的偶然性事件形成了對商業資本和創業機構的致命一擊。

這事,使得我不由想起4年前在《博客天下》雜誌社的一樁往事。

那年3月底我剛從南方報業離職,半個月後,應博雅傳播機構副總郭光東之邀北上主理博雅旗下這本雜誌。

5月進廠的最後一期雜誌係做清華朱令案。這個塵封已久的要案,其時又在互聯網上熱炒。我們設計的角度係用一篇大特稿把清華6號樓114女生宿舍作為一個時空黑箱來做精細化雕刻,試圖復活這個黑箱里朱令和她三個室友的關係。

呢度重點唔係講這個策劃的內容和稿子的質量,而係講這個封面設計。

簽完該期雜誌所有版面已係凌晨5點,我打車回到通州九棵樹的住處,疲憊中又掃了眼愛瘋上美編髮來的封面(下面這張),突然想起這期雜誌的出版周期,頓時一激靈,覺得哪裡有點唔係路。

封面大標下面,那兩行副標題裏面,那兩個數字,如果被別有用心的人豎著連起來一讀,再加上出版周期正好趕上嗰個日子,那豈唔係。。。萬劫不復啊!

一下子咩睡意都沒有了,趕快爬起來給還在辦公室掃尾的張偉打電話。對,就係新世相嗰個文藝教主,那時委屈在《博客天下》做執行主編。

幸好美術總監馬哲還沒走,於是立即揪住他修改。

最後定稿送進印廠出街的雜誌封面係這個樣子的:

後來雜誌正常出街,《博客天下》差幸沒有碰到小藍車那樣不可描述的遭遇。

不過,我主編生涯中第一次被阿SIR找上門來,也係因為這期雜誌。當然這係另外的原因,和封面設計無關了。端賴各方神仙護佑,這個麻煩也應付過去了。

無論如何,在主理這本雜誌一年零八個月的時間裏,在整個十六年的媒體生涯里,罕有因我本人判斷失誤的原因給平台和老闆帶來過損失。素負膽大妄為之名聲,還有師友禳助與些許運氣如斯,這係我媒體生涯中最聊以自慰的地方。這係後話不提。

我離開這本雜誌已經兩年多了,主要的老同事們大多已經風流雲散。郭光東現在早已係餓了吧分管PR的VP,不知道他係否還記得四年前這個初夏里,建外SOHO16棟1704里,那起有驚無險的未遂小藍車事件。

想起《柏楊回憶錄》里記述台灣解嚴前的文字獄高峰。每天報紙一出版,在字裡行間揾到把柄的特務會得意地直接給主編打電話來講,可抓到你啦,抓緊到警總來投案自首吧。

這係極端年代裏毛骨悚然的記憶,而普通人大多會像王小波父親那樣度過戰戰兢兢的一生。王對他父親哲學教授生涯的精闢比喻係:每當他企圖立論時,總要在大一統的官方思想體系里找自己的位置,就如一隻老母雞要在一個大搬家的宅院里找地方孵蛋一樣。

又想起舊年3月那起導致某家網站直接關門的不可描述事件,想起前段某巨無霸地產公司內刊上主席會見省委書記事件,不由不感嘆:

一個大家都對政治避之唯恐不及的社會,也大半係一個政治無所不在無孔不入的社會。你最忌憚恐懼咩,自以為對咩躲得遠遠的,那咩就偏偏找上你。

就係咁弔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石扉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