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虐童不許談 劉鑫可罵死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長平:虐童不許談 劉鑫可罵死

城市中產階級把孩子送進託兒所或者幼兒園,遭到保育人員或老師的虐待:恐嚇、毆打、關進監控盲區、被塞芥末,噴清潔劑,頭撞桌角……這係絕對不可以接受的嗎?上海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剛剛曝光的時候,我們都有這樣的錯覺——至少從網絡上看係這樣:大V小V都在刷屏,憤怒聲討與理性分析齊頭並進,沒有一個講法決不善罷甘休!然而,一周以後,幾乎所有的討論都銷聲匿跡,話語權落到應該被問責的上海市婦聯手裡。

這樣的錯覺早已經唔係第一次。當年廈門等城市抗議化工污染的時候,溫州動車事故發生的時候,“人大校友”雷陽走在街頭被警察打死之後,人們都認為,城市中產階級惹不起,他們比被隨意剝奪土地、萬般欺凌的鄉民有知識、有財富、有人脈,有政治影響力。諷刺的係,比起不斷製造群體事件的鄉民來,政府收拾起城市中產階級來更加得心應手。

北京又見虐童,輿論視之若無

又有人講,中產階級們自己可以忍辱負重,但決不會讓孩子受半點委屈——前者也正係後者的原因。鄉下的賤孩子可打可罵,邊個敢動城市中產階級的寶貝們一根毫毛?講得好像他們的孩子沒有被要求聽十九報告、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一樣。洗腦冇所謂?那麼身體虐待如何呢?

在北京的“老炮兒”眼裡,上海人大概係太沒有骨氣了,孩子被打了都不敢吼一聲,換咱北京試試?緊接着,北京更高級的連鎖品牌店“金色搖籃”幼兒園被曝虐童。在這家每個孩子每月學費六七千元人民幣的高檔幼兒園,孩子們被老師用改錐、鎚子、刀、大頭針進行虐打、傷害,甚至還被掐“雞雞”,因為“雞雞”在上課時間想尿尿!

和任何施暴者一樣,老師還對孩子們進行心理控制,講自己有高級望遠鏡,可以穿牆轉街跟蹤孩子們,甚至變成夢跑到他們家裡。換句話講,老大佬隨時都在盯着你,孩子們受虐之後也不敢講。

儘管北京虐童事件被《財新》、《新京報》等主流媒體報道,但係迅速遭到刪除,網絡上也波瀾不驚。嗰啲頭一周在上海虐童輿論中血脈賁張的大V小V,對此視而不見。他們正在以同樣血脈賁張的姿態投入到“江歌案”的鞭伐之中。

讓黨的光輝照亮幼兒園

一年前,在日本留學的青島女孩江歌在寓所門口被人殺害。嫌疑人陳世峰係和她同住的好友劉鑫的前男友。痛不欲生的江母怨恨劉鑫,劉鑫選擇迴避,直到最近在媒體撮合下與江母見面。劉鑫的“不仁不義”成為輿論焦點,她和家人遭到網絡辱罵、人肉搜索和威脅。替劉鑫辯解的文章也紛紛出籠。

恍然之間,彷彿江歌唔係來自青島鄉下的女孩,不幸的她離城市中產階級比在上海、北京受虐的孩子們更近了!顯然,那種話題貼近性理論有點想當然,真正起作用的係輿論管控:黨對輿論的議程設置和控制都得心應手。

禁令只係中共輿論管控的一部分,引導也扮演着同樣重要甚至更加重要的角色。對於虐童案和江歌案,人民日報都沒有錯過,分別發表了評論,也代表了黨所需要的輿論方向。

人民日報評論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的標題係《守住“幼有所育”的底線》,再黑暗的地方都始終閃耀着黨的光輝,“十九大報告提出必須取得‘新進展’的7項民生要求,‘幼有所育’排在首位”。在批評了教師素質和監管方責任之後,文章不出所料地指出,“個案決不能讓整個幼師團隊來背鍋”,最後再回到加大監管權力(而唔係追究權力責任),落實黨的光輝政策。

道德水位很高的公序良俗?

對於發生在日本的江歌案,人民日報不用苦心孤詣地強調“個案不代表主流”,而係洋洋洒洒地談起了法律與道德、道德評價與輿論審判。

文章竟然宣稱,“我國有自己的公序良俗,中國傳統道德水位很高,這件事觸痛那麼多人,講明人心向善”。在託兒所、幼兒園虐童都不讓討論、而且禁令一出就集體啞聲的國家,公序良俗到底係一個咩東東?就在輿論先後熱烈地討論這兩件事的時候,人權律師王宇和包龍軍的兒子,18歲的包卓軒前往海外求學再次被攔截,護照被剪角。為了讓孩子有求學機會,王宇和包龍軍受盡屈辱,不惜配合官方電視認罪,結果純屬騙局,變相綁架一個未成年少年。更不用講,全球唯一個囚禁至死的諾貝爾獲獎者劉曉波的妻子劉霞,至今仍然被軟禁在家;“709”人權律師的妻子李文足每天都被流氓看守監視騷擾,大學教師伊力哈木·土赫提僅僅因為發表不同意見就被判處無期徒刑。所有這一切,在公眾輿論印跡全無——這就係“道德水位很高”的中國社會?

千年沉澱的嚴厲懲罰?

人民日報樂見並鼓動民眾擁有如此“高水位”的道德:在一起進入正當法律程序的殺人案中,並非主角的劉鑫可能存在的道義瑕疵,遠遠惡於上述所有惡行,必須全民聲討。它講,“在傳統社會,倫理道德、鄉規里約以及熟人社會的輿論,都係對正式制度捍衛正義的補充,一個人作惡即便不會受到法律的制裁,熟人社會的議論以及幾千年沉澱下來的無形規則也會讓一個人受到嚴厲的懲罰。這係現代法治社會需要傳承而唔係捨棄的正義捍衛途徑”。這種“千年沉澱下來的嚴厲的道德懲罰”,顯然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題中之議,可以期待“通姦沉塘”等“正義捍衛途徑”再次降臨。

中國被隨意操縱的互聯網,在這個倒退的過程中起了關鍵作用。美國“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剛剛發表最新世界互聯網自由度報告:中國連續三年超越敘利亞和伊朗等國家,位列全世界互聯網自由度最差的國家。我們觀察所有網絡輿論熱點,都唔好忘記這個基本的事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