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杭州女高管年薪200萬 被老公家暴10年

11月16日,在“反家暴日”來臨前,杭州市婦聯舉行了《律師談家暴》圓桌會。

女高管講述遭受家暴10多年的經歷

小敏(化名)是一位企業高管,年薪200萬。

2016年3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剛實施,她找到了小姚律師。去的時候,身上帶了四五個本子,幾乎每一本記的都是她的血和淚——老公每一次打她的時間、地點、經歷、受傷情況。

小敏老公是練習散打的,結婚10多年來,只要老公心情不好、夫妻倆鬧矛盾了或者因家庭問題意見不合,老公都會用拳頭解決問題。

練過散打的老公,出手力度之重可想而知。每次挨打,小敏都沒有報警,也沒有去醫院,如果傷不重,她就自己去藥店買一些跌打葯塗一下或者膏藥貼一下;挨打重了,她就在床上躺幾天。

“她都通過自愈的方式療傷。身上的烏青一時消除不了,她就穿長衣長褲遮起來,脖子上的傷痕她就用圍巾遮住。”

律師問她為什麼10多年一直沒有報警?她說,10多年來,她想過反抗,但礙於面子以及考慮孩子的將來,她都沒有報警,而選擇保持沉默。直到2016年反家暴法實施,她終於主動找到了律師。

遺憾的是,每一次家暴小敏都沒有報警,也沒有去醫院,丈夫對她的家暴缺乏強有力的證據。當律師找到小敏丈夫時,他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最終小敏成功離婚了,可是長達10多年的家暴帶給她心理上的創傷,卻只能通過時間慢慢來治癒。

小敏的故事並不少見。

前不久,杭州市婦聯熱線電話接到了一位女士的求助電話。女士說,她和老公都是某知名大學教授,老公是博士後,她自己是博士。結婚10多年,她一直受老公暴力傷害。一言不合,老公就拳頭巴掌噼過來。

她給老公這樣的行為找過很多理由,比如老公做課題工作壓力大,又或者他遇到了什麼煩心事,但隨着老公動手頻率和程度的增加,她越來越感到害怕。

婦聯工作人員建議她報警。

電話那頭的她一聲嘆息:“報警離我太遠了。”

她說,他們所處的環境決定她不可能因為這種事情報警,她理解中的報警應該是路上遇到壞人才作出的。而她之所以鼓起勇氣給婦聯打來電話,也只是希望婦聯能派一個工作人員對她老公進行教育。

“我們一再跟她說,這種情況必須報警,你老公的行為已經觸犯反家暴法了。臨到最後,她說她再考慮一下。”

每月只給老公500元生活費,這算不算家暴?

11月16日的現場,一共來了9位律師,其中只有一位是男律師。他告訴錢江晚報記者,家暴不僅僅是男人對女人,現實中女人也有對男人進行家暴,比如精神層面的冷戰。

“家暴是指家庭成員之間以毆打、捆綁、殘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經常性謾罵、恐嚇等方式實施的身體、精神等侵害行為,最大的特點是控制性、長期性。”

主持人問現場9位律師:“老婆每月只給老公50元生活費,是家暴嗎?”

現場律師相視而笑,認為這可能會涉及到家暴。“那每月給500元呢?”“那給5000元呢?”……

“每個月給丈夫規定的零用錢,這種方式本身不是家暴,具體要看這種方式對他的影響。有的丈夫開銷很小,上班、吃飯都不用花錢,可能1000元錢完全夠了,那給他5000元這不是家暴;而當給的零用錢對丈夫生活造成影響,讓丈夫明顯感覺到受人控制了,這就是家暴了。”

路人、鄰居、同事,報警越來越多

“自從去年反家暴法實施以來,杭州市110反家暴聯動小組平台總共接警8000多件,其中今年1-10月接警約5000件,呈現明顯的上升趨勢。”杭州市婦聯的工作人員透露,數據之所以上升明顯,與反家暴法實施之後各地的宣傳是分不開的。

今年還出現一個新的現象,路人、鄰居、同事報警的家暴事件越來越多,“今年七八月份,不少路人報警,稱家長對孩子實施家庭暴力。這也說明大眾對反家暴的意識越來越高。”

遭遇家暴,千萬不能一味忍讓

參與現場圓桌會的律師們說,報警是反家暴的第一步。

“報警了,警察就會到現場。作為受家暴的一方,需讓警察開一張驗傷單鑒定傷情,驗傷單有兩聯,一聯是警察記錄的情況,第二聯是醫院傷情記錄。有了這一系列流程,家暴的證據非常確鑿,就可以為下一步損害賠償以及起訴等提供有力證據,還可根據實際情況向法院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家庭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