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我們的孩子抓特務 人家的孩子賞雛菊

有一句名言叫“教育的終極目標係培養學生面對一叢雛菊而怦然心動的情懷”,令人忍俊不禁之餘,倒也勾起了再談談教育的興緻。

面對一叢野菊花怦然心動的情懷還需要培養嗎?這種情懷就在我們的血脈里,係我們與生俱來的東西。有幾個孩童去到野外,面對一叢雛菊不會開心地去嗅聞?孩子對自然與美有着與生俱來的親近,這就叫做人性。只不過在漫長的歲月里,許多人漸漸遺失了這種人性。

如果有一群小孩,春遊來到野外,他們唔去嗅聞野花、捕捉蝴蝶、追逐蜻蜓,歡喜雀躍,而係玩起了抓特務的遊戲。那麼,對唔住,這群小孩唔係已經喪失人性就係正在走向喪失人性的路上。係邊個讓這群小孩喪失人性?不得不歸咎於教育。沒有一群喪失人性的大人教導,哪個孩子天生就懂得抓特務?

所以好的教育唔係要培養學生面對一叢雛菊怦然心動的情懷,那樣的情懷與生俱來,沒有一種怦然心動能培養出來。能培養的還叫怦然心動嗎?那叫矯情做作。戴着竹笠拄着竹杖在窮鄉僻壤四處走訪塵肺病人的袁立女士,在山間路邊見到一叢野菊花必定會怦然心動。因為她就係野菊花,野菊花就係她,那股與生俱來的自然之善美係偽裝不來的。把兒子生在美利堅卻念念不忘教導電視機前的觀眾要熱愛中華的董卿老師,見到一叢野菊花會不會怦然心動?會不會我們姑且不誅心,但她一定會面對鏡頭完美呈現出怦然心動的神態,360度無死角,每個角度都很迷人上鏡。

一個長大以後見到雛菊依舊怦然心動的人,係最無可能作惡的,也係最有可能帶給我們生命的美好和無盡創造力的。因為這種情懷背後的人性指征就係愛與美。好的教育的目標之一係呵護對愛與美怦然心動的人性情懷,去深挖發掘我們內心的愛與美,讓學生在今後的人生里肆意張揚這種人性情懷,長大後即便未必還能邂逅雛菊,但必定會對生命飽含關懷。

現在有一種教育趨勢漸漸回潮,就係引導孩子們去抓間諜特務,還循循善誘地指導孩子如何留意家人的一舉一動,發現可疑之處立刻大義滅親,向有關部門報告。姑且不談這種教育導向係如何滅絕人性、如何卑鄙無恥,與發掘孩子見到雛菊怦然心動的情懷相比係如何一個在天、一個在地,我們只簡單分析分析這種教育導向係如何蠢得一覽無餘。

在一個大數據時代,我們的一切有關部門都已經了如指掌,還能存在有關部門抓不出的特務?如果存在連有關部門都抓不出的特務,孩子又怎麼抓得出?讓孩子紛紛學習抓特務,唯一的結果就係真特務絕壁抓不出,倒係連累了一批批家長親人被錯打為特務。過去我認為人係因為蠢才壞,今天我更認為人係因為蠢才壞。人類在技術層面已經進入了大數據時代,但有些人在意識上還停留在樹上不肯下來。

愛因斯坦講“教育就係當一個人把在學校所學全部忘光後剩下的東西”。在好的教育之下,一個人把在學校所學全部忘光後剩下的東西係見到一叢雛菊怦然心動的人性情懷、係為追求愛與美、正義和真理而活着的良知。在壞的教育之下,一個人把在學校所學知識忘光後剩下的東西就只有蠢壞和壞蠢,一舉一動都喪失良知、滅絕人性而不自知。對這種人,我倒想親眼睇吓他們把自己的老爹老媽當特務扭送有關部門的樣子。

據講,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對唔住,如果讓我們的孩子去接受這種蠢壞壞蠢的教育,我們寧願讓我們的孩子天天去嗅聞雛菊。所謂不忘初心,就係不忘人性。嗰啲蠢壞壞蠢的,趕緊從樹上蹦下來,接受人性的再教育係正經。世上最遙遠的距離,唔係生與死,係你在樹上可着勁兒玩蠢壞壞蠢的遊戲,我在地上哭笑不得地看着你;世上最遙遠的距離,唔係生與死,係我們的孩子在抓特務,人家的孩子在賞雛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浮生拂思,簡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