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陸遭遇有史來最大單身潮 4億5千5百萬胎兒被屠殺

目前中共各級計生辦共有30萬個主任,而參與計生執法的工作人員高達9千2百萬人。大陸人口專家計算,35年來最少有4億5千5百萬多胎兒被屠殺。陸媒報道,1/3計生人不具備醫學執業資質;結紮導致六級傷殘。在農村地區,婦女的月經周期都掌握在村幹部的手中。

中國大陸單身潮,有部份原因係啲人選擇單身,更有上千百萬男性單身搵唔到配偶;還有大陸人口在十幾年內將達到老齡化,這都和中共在中國史上五千年來,頭一遭強制推行計劃生育有關。江澤民時代留下的悶聲發大財的“傳統”,同樣貫徹到了計生部門,使得計生系統形成了龐大的既得利益集團。目前中共各級計生辦共有30萬個主任,而參與計生執法的工作人員高達9千2百萬人。大陸人口專家計算,35年來最少有4億5千5百萬多胎兒被屠殺。陸媒報道,1/3計生人不具備醫學執業資質;結紮導致六級傷殘。在農村地區,婦女的月經周期都掌握在村幹部的手中。

35年來最少有4億5千5百萬多胎兒被屠殺

1980年9月25日,中共發出黨團員帶頭執行“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的命令,根據中共官方的統計數據,中國每年的墮胎者超過1,300萬人,係世界上墮胎者數量最多的國家。

據人口專家何亞福文章,1983年的計生工作空前嚴厲,不但結紮人數創下最高紀錄,人工流產人數也創下最高紀錄(達到1437萬)。

進入九十年代以後,雖然結紮人數大大減少了,但人工流產人數並沒有顯著減少。

1991年中國的人工流產人數達到1408萬人,係1971年以來人工流產人數第二多的年份,僅次於1983年。

大陸一胎計生標語,如"一人超生,全村結紮!""寧添十座墳,不添一個人!""寧可血流成河,不準超生一個!"中共當局赤裸裸的漠視生命令國際震驚。

如果以每年1300萬計算,35年來,最少有4億5千5百萬多胎兒被屠殺。《中國日報》援引醫務工作者和醫學統計者的話講,如果將嗰啲未統計的、藥物流產的女性也包括進來的話,這個數字可能還會更高。

旅美原大陸律師滕彪曾舉例講:「2005年,馬上要生產的鄭州村民王麗萍被綁架至衛生院,捆在病床上,強行打針,孩子出世時還『凄厲地哭了幾分鐘』,然後就死了。2002年浙江董鐵鋒的妻子檢查『子宮已開,胎兒頭部已顯露』,因無准生證,來了20多人衝進產房,將剪刀刺進嬰兒後腦,刀上黏滿了鮮血,嬰兒腦漿迸出。這種事幾個月都講不完。」

婦女的月經周期都掌握在村幹部的手中

據前「六四」學運領袖柴玲2010年創建的女性權益機構「女童之聲」提供的數據,目前中共各級計生辦共有30萬個主任,而參與計生執法的工作人員高達9千2百萬人。

在計劃生育這項群體滅絕國策之下,中國婦女何時懷孕、何時生育、願生幾個都不能自己決定。

在農村地區,連婦女的月經周期都掌握在村幹部的手中。

一切“違規”或“超生”的行為都有嚴重的後果。國際社會一直譴責這種侵犯最基本的人權、違反國際公認的人權準則的“計生”政策。

1/3計生人不具備醫學執業資質;結紮導致六級傷殘

騰訊曾發表一篇題為《計劃生育強制結紮人流害苦了中國人》的文章講,2007年的調查顯示,當時中國15萬計劃生育技術服務人員中,有5萬人不具備醫學執業資質。1980-1990年代合格人數則更少,而強制結紮手術數量極大,可以肯定,那時大部分強制結紮手術係由沒有行醫資格的人做的。這就更導致手術後遺症大量增加。

2006年4月6日《羊城晚報》刊登了一篇題為《女子結紮為婚嫁,做完手術遭拋棄》的報道講:一位已有兩個孩子的離婚男子許斌(化名)準備跟女友周紅(化名)結婚,按計劃生育政策的規定,女友必須進行結紮手術才能辦理婚姻登記手續,雙方經協商後均表示同意。

做完結紮手術後,周紅多次催促許斌結婚,但他一直不願辦理結婚登記手續。

後來,周紅委託佛山檢察院駐佛山中醫院的法醫門診對其結紮後的身體情況進行傷殘等級諮詢,該法醫門診認為周紅達到六級傷殘。結果法院判決許斌補償對方結紮手術醫療費、誤工費、復通手術費、精神撫慰金共103073.70元。

上面這篇報道沒有講明周紅的結紮手術係否正常。如果係正常的話,那麼周紅只不過做了一個輸卵管結紮手術,她的身體就達到了六級傷殘。

結婚率逐年下降;離婚率迅速增長

根據大陸民政部發佈的《2016年社會服務發展統計公報》,2016年,各級民政部門和婚姻登記機構辦理結婚登記1142.8萬對,比上年下降了6.7%。結婚率從2013年9.92%逐漸降低到2016年的8.3%。

相反,大陸的離婚率迅速增長,中共民政部今年9月統計數字表明,2016年依法辦理離婚手續的較2015年增長8.3%,達到415.8萬對。根據最新的統計數字,這一趨勢似乎還在繼續,今年上半年,中國有190萬對夫妻離婚,較舊年同期增長了10.3%。

近日港媒引述波士頓諮詢統計的數據顯示,中國目前的單身人口佔比為16.4%,已經相當於俄羅斯和英國兩國人口的總和。

關於離婚率的飆升,香港社會學家杜先致博士認為,「女性現在不願去忍受不幸福的婚姻。她們變的更加獨立,也更有經濟能力,能夠在婚姻出問題時選擇退出。」

民政部表示,儘管高離婚率反映了當今社會對離婚的接受度越來越高,但它也對「非理性的離婚」提出了警告,並呼籲人們對婚姻持更負責任的態度。

據陸媒報道,如今上海、四川、河南等地的多家法院據此向申請離婚的夫妻發出為期3至6個月的「離婚冷靜期」通知書。

同樣,在中國廣東省的中山市,申請離婚的人需要上調解班。

一則名為“這才係美國”的微信公眾號舊年發文表示,中共當局統計數據顯示,超過85%的男女民工(其中1/3都在適婚年齡)每周工作時間超過44小時,留給他們建立關係的時間幾乎沒有。

2015年10月,中國開放二胎政策,但並沒有對家庭或者員工的福利體系做出任何改變。所有大部分職業女性都好驚在職場中被進一步歧視。

早在四年前,中國婦女報報道,中國離婚率增幅十年來首超結婚率,根據民政部提供的自2003年至2012年的數據對比,2012年中國人離婚率增幅首次超過結婚率增幅。

「等待合適的人出現」「自身陷入困境」和「工作太忙」成為影響單身人群獲得愛情的三大原因,7成以上單身男女表示自己已經喪失追求愛情的驅動力。

剩男危機和中國單身解讀

據《中國青年報》舊年2月26日報導,多位人口專家表示,如今大陸的剩男危機係數十年出世性別失衡埋下的禍根。中共實施計劃生育政策以來,在農村,逾兩千萬女嬰被溺棄和被流產。

南方網署名狄磊的一篇題為《中國單身超2億,背後還藏了哪些問題?》的文章講,中國單身超2億。

有些人單身,並非係甘願單身的選項,而係迫於工作壓力和困於房價飆升。

大量存在單身以至成為現象,除了選擇多元的因素,還有工作壓力的影響,甚至天價彩禮的阻滯。

鳳凰網財經關於一項彩禮的的調查結果:近10年來,大陸農村的彩禮價格攀升了一倍多,在山東地區的婚前彩禮平均價格已經超過了10萬元人民幣。相對山東省普通農村家庭的收入,這樣的婚姻幾乎成了天價。

中國社會越來越沒有人情味了

美國耶魯大學終身金融學教授陳志武曾在一場講座中分析認為:〝中國社會越來越沒有人情味了,我們越來越不習慣了,在觀念上對我們以往對人際關係的最高境界確實產生了啲衝擊。〞

陳志武講:〝以往的四世同堂之類的『天倫之樂』今天之所以變得越來越不那麼容易再實現,主要的原因係我們用來支持四世同堂、三綱五常的這些孝道等方面的文化對個人權利產生了約束感,使我們現代人越來越不願意再恢復這些東西。〞

陳志武教授列舉了中國家庭在經濟影響下發生變化的過程,比如過去30年間,中國夫妻每年在一起的時間下降得非常多,因為大家都進入工廠和公司工作,以前男耕女織的生活方式受到嚴重衝擊,夫妻共同做飯進食的時間也越來越少。

據《新京報》舊年8月16日公布最新調查顯示,中國的離婚率逐年攀升,舊年離婚人數已超過760萬,其中因婚外情而導致離婚佔比高達50.16%。而據財新網的數據,大城市這種情況更為嚴峻,北京2015年離婚數量暴漲到7.3萬對,已接近結婚數量16.6萬對的一半,離婚案中,婚外情居首。

舊年8月14日以來,12天之內,新浪微博「王寶強離婚」標籤閱覽人次超過102.4億。

有評論認為,王寶強離婚事件引發了中國人對婚姻、倫理、道德危機的恐慌和反思。

據悉,在離婚官司中,一半以上的都涉婚外情。

二胎生的起養不起

中共從1978年開始實施計劃生育政策,要求一對夫婦只生一個孩子。不過,隨着人口出世率的下降,人口老齡化、勞動力短缺、獨生子女家庭養老問題引起人們關注,要求放鬆、廢止計劃生育政策的呼聲日益增多。中國各地逐漸開始允許雙方均為獨生子女的夫妻生育二胎,2011年,“雙獨二胎”政策已覆蓋全國。2013年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後,中共又實施了“單獨二孩”政策,允許一方為獨生子女的夫妻生育二胎。

2015年十月底,中共宣布修改實行了35年的獨生子女政策,允許所有夫婦生育兩個孩子。

網民這樣認為,就這物價和工資水平,生的起也養不起。

今年九月,德國之聲報道講,從歷史上看,專制政府強制生育,跟強制墮胎一樣尋常。羅馬尼亞在齊奧塞斯庫時代,為了"提高人口數量"以"增強國力",宣稱"不生育孩子的人就係背叛國家的人",安置大量"月經警察",對婦女月經期進行嚴格的檢查與盤問。紅色高棉充當殺人機器的同時,強迫夫妻定時交配,並派兵巡邏監視。許多夫妻因為日間的強迫勞動過於疲勞,只好弄出聲響假裝做愛。

針對"一個嫁人一個養老"的人口工具化口號,一個網民一針見血的回復講:"怎麼不生三個啊?還有一個可以宰了吃啊。"

“悶聲發大財” 計生辦生財有“盜”

大陸博客某作者早年曾做了一個調查,共統計6個村莊的情況,作為計劃生育名詞解釋。

五戶聯保:就係以同村五戶人家為單元,其中一家違犯計劃生育政策,其他四家也要受罰,你若搞拒不交,拉你的傢具,牽你的牲畜,甚至扒你的房子。

百米繩:係以違反計生政策的人家為圓心,用個百米長的繩子為半徑劃圓,如果這家不交罰款,劃在圈內的人家都要跟着受罰。這招十分有效,有的小村莊幾乎這一下都能圈進去,眾怒難犯,你必須投降,當然你有難處,鄉里鄉親也會出錢相助,因為別人家遇到這種情況你也跑不了,都係一根繩子上的螞蚱。

以及孕檢、戶口、罰款等。

一名叫劉忠良的作者寫了《大國危途》,其中危害之八提到,計生老虎降低中國教育質量,生了孩子,不僅影響工作,還要增加開支,但這時候計生大老虎卻要懲罰新生父母3~10倍的年收入,讓年輕父母怎樣去投資孩子的質量?或者不給戶口讓孩子難以上學。這唔係折磨孩子、折磨中國的未來嗎?獨生子女難以培養,計生老虎削弱中國的教育質量。計生老虎佔用龐大的財政開支,如果用來投資教育,豈不教育做的更好?

2002年,海外中文媒體曾分析,比如計劃生育,在農村很多人要生兒子,如果運氣不佳,第一胎可能係女兒。不過只要你有錢根本唔好擔心不能再生,拿錢給村領導就行了,他們去註銷一個活人的戶口就可以了。這樣計劃生育每年都達標,戶口年增長率肯定符合國家的要求。所有的好處村領導當然不敢獨吞。一部分要進貢給鄉領導。同樣鄉領導上面還有領導,如何進貢上級用不着我們費心。因為上上下下都在響應江澤民的號召,“悶聲發大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阿波羅網王皓毓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