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看了江歌媽媽的前半生:一個女人究竟有多強大?!

距離江歌被殺,已經過去一年有餘。

最近,兇手的冷血,劉鑫的冷漠,成為大家口誅筆伐的對象。但憤怒的陰霾之下,我還看到了一個勇敢的女人、一個堅強的母親。

她就係江歌媽媽:江秋蓮。

為女兒與丈夫離婚,作為單親媽媽,離婚廿多年,靠自己打工把女兒撫養長大。教育女兒努力、教會女兒善良,砸鍋賣鐵送女兒去留學,直到到女兒遇害,擦去眼淚四處奔波打官司……

01

當年,在江歌1歲時,江媽媽就離婚了。離婚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丈夫重男輕女,嫌棄江歌係個女孩,每天罵罵咧咧,甚至還家暴!

江媽媽為了女兒果斷離婚,帶着江歌回了娘家,跟隨母姓改姓“江”。從此之後,女兒便係她一個人的女兒。

但係因為嗰個年代,離婚對於某些人來講,還係一件“既丟臉又可怕”的事。失去丈夫獨自養活孩子,生存壓力大,閑言碎語多。

江媽媽帶着江歌搬離娘家,邊個也不靠就靠自己,從此,真嘅只有娘倆相依為命。

江媽媽沒有正式工作,只能四處打零工。她起早貪黑賣過布料、扯着嗓子做過導購,生活一直過得不容易。最窮苦的時候,80塊錢的房租,她交不上,只能一直拖欠。

可係生活再苦,她沒忘記教導女兒為人處世的道理。

她總對江歌講人要善良、誠實:“看到有人遇險要搭救,但係前提要先確保自己的生命安全。”

02

咁多年苦澀的日子,母女倆都熬過來了。長大後的江歌也沒有讓江媽媽失望。

學習成績不錯,做人真誠。在江媽媽的採訪里,每當她談起女兒,總係帶着笑的。

她講:江歌啊,從小就特別懂事。

她講起江歌小時候知道家裡條件不好,所以從來沒有向她要求過咩東西。有一次她帶了個西瓜去看望朋友,走得時候朋友非要把西瓜還她,她沒有要。一出門江歌就講:我諗吃西瓜。

其實江歌特別愛吃西瓜,但這一點小小的要求對於當時的江媽媽來講也係“奢侈”的。

江歌問她:“剛剛阿姨給你,你為咩還唔好?”

江媽媽告訴江歌,那係送給阿姨的,我們不能要。她只能對江歌講:等西瓜便宜了媽媽再買給你吃好不好。

也許,正係江媽媽這樣,雖然歷經苦難,卻依舊沒有被生活的重擔壓彎腰的女人,才教育出了善良堅強的江歌吧。

03

江歌的確係值得江媽媽驕傲的孩子。

她一直善良,樂於助人。江歌的朋友形容她:像貓一樣的女孩,淘氣又可愛。人緣很好。

她不虛榮,不攀比,獨立又有主見,而且非常孝順。

出國留學時,江媽媽怕她被人看不起,給她買了一件900塊錢的大衣。

江歌知道媽媽辛苦,覺得衣服貴了,一定要讓媽媽退掉。係江媽媽騙她退不了,江歌才留下了這件大衣。

而這件衣服,係江歌這輩子穿過最貴的一件衣服。

江歌從來不會向媽媽討要咩,夢想和心思都偷偷藏在心裏。但媽媽又怎麼會不懂自己的女兒。本以為苦盡甘來,又遇到一個難題。

因為有機會出國留學,為了不讓女兒有遺憾。這個倔強的母親,就一咬牙賣掉了家中拆遷分到的房子,攢夠了學費開銷。

本來我也沒有經濟能力送江歌去日本留學,但恰好我們的房子趕上了拆遷,分了兩套,我頂着周圍人的不理解和反對,賣掉了一套房子,2015年4月送江歌出國讀書。

(江媽媽、姥姥、江歌)

04

那天,江歌媽媽把江歌送上了去日本的飛機,心想着女兒讀完書返嚟就好啦,找個喜歡的工作,嫁個好丈夫,自己就心滿意足啦……

卻沒想到就此天人永隔,她們分別時,甚至沒來得及抱一抱啊。

江歌在日本的學習進行的很順利。她聰明又刻苦,人家要花兩年讀完的課程,她為了幫家裡減輕負擔,只用一年時間就讀完。

從小生活條件並不好,但她從未因此而自卑,就像她的媽媽一樣堅強又勇敢,她相信通過努力可以決定自己的未來。

她在大學時演講時講:我堅信夢想總有一天會實現的。

的確,眼看熬過了所有苦難,夢想對於她,對於江媽媽,本來真嘅要觸手可及了。結果,悲劇卻來臨了。

劉鑫和陳世峰分手後,江歌好心收留了無處可去的劉鑫。但陳世峰多次以公布裸照為要挾,騷擾劉鑫。他試圖跟劉鑫談判,但劉鑫因為好驚,叫江歌來接她。

江歌只來得及和江媽媽講一句“劉鑫到了,我去接她”,就匆匆結束了對話,語音的最後,江媽媽還聽到江歌對劉鑫講:”我給你帶了餛飩,咱們回家吃。“

只係沒想到,這係江歌留下的最後一句話。隨後江歌就被殘忍殺害了。

得知這一消息,從小相依為命的女兒,沒了。江媽媽幾乎崩潰。

江歌遇害至今285天,我沒有吃過一口可口的飯菜,看着江歌愛吃的和不愛吃的飯菜,我都無法下咽,我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睜眼閉眼我看到的就係陳世峰在拿着刀子一刀一刀的刺殺我的江歌,我卻沒有辦法替她擋一刀。我付出畢生心血精心培養的優秀孩子,被陳世峰殘殺在最美好的年華。

不知經歷了幾天幾夜的聲嘶力竭,江媽媽安靜了下來,因為她還有很重要的事,她還要為女兒討回公道。

05

她先忍着傷痛,獨自去往日本,接江歌回家。

她不在乎係咪要一遍又一遍揭自己的傷疤,她去接受媒體的採訪,她主動講述自己的經歷,她告訴大家自己的女兒係個多好的人,江歌的人生本來才剛剛開始,她不該這樣枉死。

她為了官司,搜集證據。而本案最關鍵的證人——劉鑫,一直拒絕跟江媽媽見面,在江歌去世後,江媽媽收到的來自劉鑫的第一句話,竟然係一句威脅。

“你每天在微博上發的嗰啲信息,不着邊際,引來無知群眾的猜測,然後對我造成傷害。事情解決了以後,我再也不會見你了。再出這種新聞,我就停止協助警察。”

甚至還收到了劉鑫父母的辱罵。

除夕夜,窗外係萬家燈火,鞭炮聲聲,江媽媽只能抱着江歌的遺像流淚。而陳世峰的父母,事發至今,從未對江媽媽講一句抱歉。

悲痛欲絕的江媽媽講:我理解他們護子心切。但當孩子犯了錯,他們想得唔係告訴孩子他做錯了,而係包庇他們,這係把孩子往泥潭裡推。

這樣大的傷痛沒有壓垮她,依舊保持着理智和剋制。

外界的無端猜疑、打官司的經濟壓力,都沒有讓她絕望、妥協。

為了繼續打官司,已經十分拮据的她,賣掉了自己唯一的房子,卻拒絕了社會的捐款。她唔好錢,就係為了給女兒一個交代。

帶着自己所有的積蓄,獨自前往日本。她不會一句日語,在日本沒有一個認識的人,但為了給自己的女兒一個交代,為找一個真相,毫不猶豫。

一年來,她不再哭哭啼啼,而係冷靜沉穩,沒有嘶吼怒罵,一直在想解決問題的辦法,但無論人前這個女人有多強大,人後依然係一個痛失女兒的母親,就像視頻採訪的最後,她說著說著還係忍不住,哭了。

傾家蕩產請中日兩邊的律師,她吃了很多閉門羹,這期間前夫揾到了她,想要給她啲幫助,她拒絕講:這24年我能一個人負擔她的生,我就能一個人負擔她的死。

她得知日本無法判處死刑,律師告訴她,只有請願書有5%的可能加重判刑。極度微小的希望,她一個個城市跑,請求大家為她簽名。一個基本沒出過國的人,站在陌生國度的街頭髮傳單,請求大家為江歌請願。

這樣一個瘦弱的女人,在承受了人生最極致的傷痛之後,沒有倒下。她撐着一口氣,要為女兒討回公道。

她曾講:“江歌跟着我20幾年,吃了太多苦”。可係她自己又何嘗唔係吃盡了苦頭。

她曾經無法給女兒衣食無憂的生活,卻給了女兒最富有的教育。當她也無法為女兒遮風擋雨,保護女兒的生命時,這公道,她卻必定要為女兒討回。

當初為女兒離婚,吃苦受累半輩子,為女兒留學賣房,為女兒打官司再賣房,1個女兒2套房子加所有積蓄,如今一無所有。但她仍然梳起頭髮,擦去眼淚,只為討一個公道。

曾經我沒能從死神手裡搶回你,但媽媽必定讓你清清白白來,明明白白去。

江歌,如果你看得到,一定會心疼你媽媽吧。但她真嘅係個堅強的女人,她告訴了我們你係個多麼棒的姑娘,而我們也知道你有一個多麼偉大的媽媽。

女本柔弱 為母則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視覺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