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罕見!齊奧塞斯庫與中共領導合影及其故事

羅馬尼亞的吹捧家為齊奧塞斯庫奉上了眾多的朝鮮式頭銜,包括「人類的星辰」、「喀爾巴阡山的天先至」、「思想的多瑙河」、「工人階級的英雄」、「最傑出的、無與倫比的戰略家」、「舉世尊敬的偉大領袖和政治活動家」、「抵抗所有敵人的羅馬尼亞捍衛者」、「掌握國家面臨的所有問題的答案的領導人」、「貫徹黨的馬列主義政策的化身」、「民族英雄中的偉大英雄」、「人道主義精神的共產主義者」、「當代世界的傑出人物和光輝戰士」、「傑出的馬列主義領袖、熱忱的愛國者和國際主義者」等。

1971年6月3日,羅馬尼亞共產黨總書記齊奧塞斯庫訪問中國。上圖左起:杜馬(羅大使)、姚文元、羅大使夫人、李先念、康生、黃永勝、曼內斯庫、毛雷爾、周恩來、齊奧塞斯庫夫人、林彪、齊奧塞斯庫、羅方翻譯、毛澤東、中方翻譯。下圖左起:於立群、吳德、郭沫若、姚文元、黃永勝、周恩來、毛雷爾、江青、齊奧塞斯庫、謝富治、劉湘屏、齊奧塞斯庫夫人、葉群、曼內斯庫、羅大使夫人、波帕、伊利埃斯庫、馬科維斯庫、邱會作、林佳楣、杜馬。(網絡圖片)

從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中後期開始,羅馬尼亞的吹捧家為齊奧塞斯庫奉上了眾多的朝鮮式頭銜,包括“人類的星辰”、“喀爾巴阡山的天先至”、“思想的多瑙河”、“工人階級的英雄”、“最傑出的、無與倫比的戰略家”、“舉世尊敬的偉大領袖和政治活動家”、“抵抗所有敵人的羅馬尼亞捍衛者”、“掌握國家面臨的所有問題的答案的領導人”、“貫徹黨的馬列主義政策的化身”、“民族英雄中的偉大英雄”、“人道主義精神的共產主義者”、“當代世界的傑出人物和光輝戰士”、“傑出的馬列主義領袖、熱忱的愛國者和國際主義者”等等。

這些肉麻無恥的阿諛奉承加劇了佢的人格自大狂和精神紊亂。

特別軍事法庭是以下述罪名判處齊奧塞斯庫夫婦死刑的:屠殺罪(有六萬多人是殉難者;破壞政權罪;破壞公共財產罪;損壞國民經濟罪;喺外國銀行存有10多億美元並企圖逃往國外(事後,事實證明喺國外銀行存款這一罪名是無中生有,對佢們來講,已經不需要海外銀行了)。

審判結束後,齊奧塞斯庫夫婦一先一後被捆綁着押送到室外。兵營里沒有刑場,廁所前的空地便成了執行槍決的地方。從樓房到刑場約有30米遠。廁所有兩扇窗子。齊奧塞斯庫被帶到了兩扇窗子之間的牆下,面對着持槍的士兵站好。

當押解佢們的士兵走開後,齊奧塞斯庫高呼:“自由和獨立的羅馬尼亞萬歲!”隨後而來的埃列娜則唱起了《國際歌》,真是莫大的諷刺。

至此連續執政長達25年的齊奧塞斯庫政權瞬間土崩瓦解,羅馬尼亞共產黨亦不復存喺。(網絡圖片)

這時,持槍的士兵喺行刑隊指揮官尚未趕到的情況下便開了槍。齊奧塞斯庫中彈後倒下,後腦勺撞喺了廁所的牆上。佢死後仍睜着雙眼。齊奧塞斯庫夫人頭部中彈,顱骨開花,腦漿外溢。至此連續執政長達25年的齊奧塞斯庫政權瞬間土崩瓦解,羅馬尼亞共產黨亦不復存喺。

齊奧塞斯庫的自信

集中力量辦大事,喺經濟上齊奧塞斯庫取得了“成功”,佢很得意,也很自信,所以佢想要被人捧着,被人誇讚,被全國人民信仰,但是要所有人圍繞領袖一個人的大腦轉那幾乎是沒有可能的,但是自信的齊奧塞斯庫很相信佢可以創造這樣的奇蹟,果然佢成功了,全國人民無不以領袖的意志為意志,領袖的好惡為好惡,領袖熱愛我熱愛,領袖厭惡我厭惡,佢能做到這一點,佢有佢的辦法,佢有佢的法寶。因為佢是領袖,佢可以任意廢除法律和頒佈法律,於是喺上個世紀的八十年代,齊奧塞斯庫為了確保全國都是讚揚佢的聲音,通過了《大羅馬尼亞打字機法》,根據該法,每一個羅馬尼亞的公民、企業、事業、機關、學校等單位,凡擁有打字機必須要得到警方的許可,領取使用執照;要成為打字員也必須照此辦理,並且要將所打字的樣品同時上報。

這一招果然很奏效,全國都是熱愛和讚揚領袖的聲音,佢的權力越來越鞏固,佢的地位穩如泰山,佢成為了無所不能的活“神仙”,佢大權獨攬。而佢的夫人埃列娜.齊奧塞斯庫也跟着夫貴妻榮,成為羅共中央幹部委員會主席,第一副總理,也就是掌握實權的二號人物,整個國家成為了齊奧塞斯庫的夫妻店,而國家的其佢重要的崗位上都被佢家族的其佢成員佔據,羅馬尼亞幾乎成為羅馬尼亞家族的私產。

齊奧塞斯庫喺羅馬尼亞打着大同主義的旗號實行家天下的統治,因此佢的自信心爆棚了,佢成為了權威,成為了羅馬尼亞的皇帝,佢講話像皇帝的聖旨一樣,被供着,成了“綱領性文件”,全國的報紙、廣播幾乎都是用同樣的標題,歌頌着偉大的“齊奧塞斯庫時代”。並且佢喺國內自娛自樂還覺得不過癮,不惜用國庫的大把銀子購買海外媒體的廣告版面,宣揚佢如何的了不起,挾外自重,猛往自己臉上貼金,以此矇騙國內老百姓,意思就是要告訴羅馬尼亞人民,連外國人都如此佩服我,你們有乜嘢理由不崇拜我?

但是沒多久齊奧塞斯庫夫婦被捕了,佢們被特別法庭判處死刑。審判結束後,齊奧塞斯庫夫婦一先一後被捆綁着押送到室外。兵營里沒有刑場,廁所前的空地便成了執行槍決的地方。喺執行槍決之前齊奧塞斯庫喊出了佢青年時代的理想:“自由和獨立的羅馬尼亞萬歲!”,而佢的妻子埃列娜則向行刑士兵喊道:“你們怎麼可以向我開槍,我曾經像慈母一樣的關懷你們,我就是你們的母親啊!”但是嗰個士兵回答講:“不,你唔係我們的母親,我的母親就是被你下令殺死的!”於是隨着槍響,齊奧塞斯庫夫婦倒喺了廁所的那堵牆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