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周曉輝:趙樂際再提亡黨言論與上海官場停擺

11月9日,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喺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發表演講時提到上海局勢,稱佢最近和上海來的一個代表團見了面,「佢們告訴我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因為大家擔心晚上被帶走,被『雙規』。」

11月11日,新上任的中紀委書記趙樂際談及中共亡黨問題,胡錦濤、習近平、王岐山等中共領導人也曾談到同樣的問題。(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喺中共十九大後的首虎、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孟偉被審查的消息公示後,11月11日,現任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喺官媒《人民日報》上發表長文,其中提到中共亡黨言論。佢稱,“中國要出問題,還是出喺共產黨內部”,如果管黨不力、治黨不嚴,中共“就不可避免被歷史淘汰”。

類似言論近幾年中共高層和媒體多有發出。如2012年胡錦濤喺中共十八大上致開幕詞時,曾有過類似表述。2015年6月,喺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的擴大會議上,習近平表示中共已面臨蛻化變質走上亡黨毀國危機,要勇於面對、接受、承認這個事實。

同年9月9日,時任中紀委書記的王岐山喺出席“2015中國共產黨與世界對話會”時,首次提到中共的“合法性”問題,而中共高官觸碰這一向諱莫如深的話題,折射出的正是中共喺失去合法性的亡黨危機下不斷走向衰亡的現實。

還有海外媒體曾曝出,王岐山曾針對啲人經常宣傳要警惕所謂海外敵對勢力時表示:“現喺我們最大的敵人根本唔係乜嘢海外敵對勢力,我們國家已經非常強大,根本不驚海外敵對勢力。現喺我們最大的敵人就是貪官腐敗。”換言之,現高層所要面對的最大的敵人就喺中共黨內,而且主要是喺政治層面上的,趙樂際之語與王岐山之言一脈相承。

各種分析早已指出,習近平上台這些年來,面對的政治挑戰主要來自江澤民集團,被拿下的“野心家、陰謀家”薄熙來、周永康、徐先至厚、郭伯雄、令計劃、孫政先至等就是其中的代表,此外,還有受到習近平反腐衝擊的各方勢力、各級官員。

是以,無論是過去五年的大力反腐,拿下諸多高官,還是中共十九大上所言高調“管黨、治黨”以及之後採取的若干措施,都是為了解決“最大的敵人”,為了避免中共被歷史淘汰的命運。

中共十九大後,江派勢力進入權力中樞之人雖然大大減少,掣肘習近平施政的阻力也有所減弱,但作為最大貪污家族,也是那些“野心家、陰謀家”總後台的江澤民、曾慶紅還未拿下,習近平喺黨內“最大的敵人”的問題自然也沒有得到根本解決。

更耐人尋味的是,喺中共高層強力反腐、嚴管官員之下,中共官場卻普遍怠政,而這亦是其催命符。要知道,中共高層嚴管官員的目的就是防止腐敗亡黨,而這對於無任何信念又再無任何油水可獲的官員來講,可謂打擊不小。尸位素餐、坐等出事的官員自然愈來愈多。

11月9日,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喺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發表演講時提到上海局勢,稱佢最近和上海來的一個代表團見了面,“佢們告訴我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因為大家擔心晚上被帶走,被‘雙規’。”

長期被江派人馬把持的上海官場停擺無疑是一件大事,上述信息一方面講明上海大小官員自身乾淨的並不多;另一方面講明上海局勢緊張,喺韓正調離、李強擔任上海市委書記後,上海反腐將進一步深入,對於眾多或深或淺陷入江派腐敗集團的官員來講,憂懼更深,佢們憂懼厄運會隨時降臨喺自己頭上。

類似上海官員選擇消極怠工的官員,喺其它省份應該並不少,只是程度不同罷了。前幾年,大陸網站熱傳一篇中紀委官員習驊寫的《官員都喺坐等出事》的文章,作者借清朝嘉慶年間發生的癸酉之變,即天理會喺首領林清帶領之下攻進紫禁城,箭射隆宗門,幾乎端了皇帝老巢之事,分析清朝中後期朝政“因循疲玩”(懶政怠政)之弊,以古喻今,訓誡本朝官員。

如果講清朝中後期官員除了“貪”,還特別“懶”,沒人想做事,討厭擔責任,整天無精打采,敷衍了事外,那麼當今中共的官場此種現象也非個別。按照習驊的總結之語,那就是“人人麻木不仁,個個‘炸雷都打不醒’,根子在於官員追求狹隘的人生目標:升官發財”。對於當下的中共官員而言,如果追求“升官發財”無果,又沒有對共產主義的真正信仰,佢們唯一的選擇就是“坐等出事”。

沒有人否認,喺當今中國,相信共產黨的、信仰共產主義之人早已是寥寥無幾。中共號稱擁有的八千多萬黨員,有幾多是嘴上喊著口號、內心實則已是貳心的成員?試問,當中共垮台時,會有幾多黨員站出來捍衛這個黨?或許當年蘇聯垮台時,兩千萬蘇共黨員無一人站出的場景會重現。而且,海內外的“三退”大潮早已將中共的根拔了出來,中共的崩潰並非只是個傳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