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霍老爺:江歌遇害案中 劉鑫這個巨嬰是怎麼煉成的

事情至此,網絡上已經一片罵聲,劉鑫卻覺得自己根本沒有乜嘢大錯,實際上,喺上述任何一個舉動中,她但凡喺一個環節中,表現得不那麼自私一點,事情就不會演變到今天的地步。但是她沒有,她一次次選擇了逃避,選擇了躲到自己的世界裏,最終讓事情演變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江歌付出了生命,她受到了道德的譴責。

2016年11月3日,青島女留學生江歌喺日本租住的公寓門前被殺害。兇手是室友劉鑫的前男友,兇案發生時,劉鑫先江歌一步進門得以倖存,江歌喺門口被殺害。

案件已經發生374天後,江歌的媽媽,又把劉鑫和這件事推到風口浪尖。

案發前,劉鑫與男友陳世峰發生矛盾,搬出與男友同居的家,揾到自己的同鄉江歌,江歌收留了她。

案發當天下午,劉鑫的前男友揾到江歌和劉鑫的家,要求劉鑫複合遭到拒絕,並和江歌發生了幾句口角。為了保護劉鑫,江歌甚至講要報警。晚上收工劉鑫害驚前男友再糾纏,讓江歌喺車站等她一起回家,江歌如約,並給她買了餛飩。

案發時,陳世峰對劉鑫繼續騷擾,江歌讓劉鑫先進房間,並阻擋陳世峰尾隨,結果江歌被陳世峰慘無人道地用刀多處刺傷脖子和胸部,刀刀斃命,殘忍至極,最終因失血過多喪生。其間,劉鑫躲喺門內一直沒有開門,她安然無恙。

案發當日,江母江秋蓮得知江歌死訊,悲痛欲絕,聯繫劉鑫,劉鑫回復江秋蓮:‌‌“對不起,阿姨,我不知道該怎麼回復你。‌‌”

案發3日後,劉鑫突然發來微信,‌‌“事情解決了以後我也不會再見你了。‌‌”甚至聲稱,再出這種新聞(江秋蓮懷疑江歌遇害案的兇手是劉鑫前男友),我就停止協助警察。

大年初一,劉鑫換了一個美美的微信頭像,喺朋友圈發著滿臉笑容的自拍,全家人其樂融融地過年。

此後的200多天里,劉鑫對江歌媽媽一直避而不見,最終江歌媽媽忍無可忍喺大街上發了一天的傳單試圖靠路人的力量揾到劉鑫一家人。

2017年5月23日,劉鑫父親劉發春威脅江母,聲稱要起訴佢,劉鑫媽媽任淑峰直接講江歌是‌‌“可憐的JB草的東西‌‌”,並講江歌命短了,唔係為了俺閨女。

2017年8月份,劉鑫與江母喺記者安排下見面並接受採訪,劉鑫聲淚俱下,講:‌‌“自己不知道點算,以後會去常看江母。‌‌”

2017年9月份,劉鑫的微博翻臉不認人,直指江母影響她的生活。

就這樣,喺江歌遇害374天以後,一場關於人性的討論又重新回到人們的視線。

2

有很多人講,看到劉鑫,就渾身冷得發抖,人性的卑劣下限一次次被刷新。

我覺得倒不用急着討論人性,真正應該討論的是,劉鑫點解會如此?

我注意到,喺王志安對劉鑫的採訪中,劉鑫有一句話:我都已經認識到自己錯了,還要点样。

這應該是劉鑫的真實心理狀態,她的潛台詞是,我知道自己錯了,那就可以了,不用跟你道歉,人又唔係我殺的。

但是,這位姑娘從來沒有想過,那邊是因為你而死的一條人命啊,即便是路人,也該適當發聲,何況是生前好友。

江母講得一點沒錯,你根本不關心江歌,你關心的只是你自己的生活。你現喺出來是因為你的生活受到了影響,是因為你把你的名譽看得比江歌的生命更重要。

劉鑫其實一直就是一個巨嬰和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從她和江歌的相處片段我們可以看出來,她一直是被照顧被保護的一方。

喺前男友發來威脅要曝光她的裸照後,江歌選擇報警,她為了自己的隱私,不讓報警;

1.男友尾隨她們,明明是自己的事情,她選擇讓江歌幫佢擋槍;

2.前男友殺人,劉鑫不開門,不呼救,不報警,好像是局外人一般;

3.閨蜜的媽媽揾她,她選擇躲起來,並且天真地以為配合警察調查是自己的恩賜,而唔係自己的責任和義務;

4.與江母的採訪,劉鑫覺得自己只要哭泣和表演得足夠真實,就可以並且應該取得原諒。

事情至此,網絡上已經一片罵聲,劉鑫卻覺得自己根本沒有乜嘢大錯,實際上,喺上述任何一個舉動中,她但凡喺一個環節中,表現得不那麼自私一點,事情就不會演變到今天的地步。

但是她沒有,她一次次選擇了逃避,選擇了躲到自己的世界裏,最終讓事情演變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江歌付出了生命,她受到了道德的譴責。

劉鑫的做法,根本唔係一個成年人的做法,更像是一個不小心犯了錯誤的孩子,需要家長摸摸頭,但是那一頭是一條人命啊,而她已經唔係一個孩子。

但是喺了解到她的父母的表現後,我覺得一點也不奇怪,這就是一個典型的巨嬰家庭的養育模式。劉鑫的父母無一例外,選擇了像老母雞一樣,張開羽翼‌‌“保護‌‌”劉鑫,甚至不惜與並沒有意圖攻擊佢們的江母發生衝突。

這種反應,可以推想而知,喺劉鑫的成長過程中,一定是一遇到事就撲倒父母的羽翼之下尋求保護,而父母也從不吝惜自己的愛。

直到遇到這件事,連她的父母也收拾不了。

3

前段時間,嗰個招商銀行信用卡的廣告刷屏,一個留學生,為了向同學炫耀廚藝,可惜連番茄炒蛋都不會做,凌晨四點給父母打電話求助,而父母也真的不辭辛苦,連夜錄視頻教佢怎麼做。

這個視頻雖然純屬虛構,但實際上卻是中國式家庭的一個經典側影,有無數的家庭,教育孩子就是咁教育的,佢們覺得無限制的愛先至是對孩子好,對於孩子唯一的要求,就是學習好,這樣的教育模式之下,造就了中國家庭無數的巨嬰。

我曾經的一個同學,她母親對佢十分溺愛,我記得非常經典的一個事例是,佢有一次打電話講想吃媽媽包的餃子,這位媽媽,當時連夜包好餃子,風風火火地直奔機場,從東北殺奔廣州,讓兒子吃上了冒着熱氣的餃子,這位同學,喺她媽媽眼裡也是完美無缺,但是,畢業那年,一個保送名額佢沒有拿到,佢完全無法接受,一直鬧到院領導嗰度,也不能如願,卻因此成了笑柄。

如果沒有出這件事,劉鑫應該還是很多人眼裡的乖乖女,但是,這並不能掩蓋她這種巨嬰的性格缺陷,佢們的共同表現就是極度自私,以自我為中心,萬事皆為我而備,把自己的事看得天大,漠視別人的感受和利益。

葯家鑫就是個典型的巨嬰,本來車禍撞人,都是可以解決的,這位可倒好,想的是拔刀連捅數刀,殺人滅口。

這就是巨嬰的典型問題,佢們長期喺父母的過度溺愛下成長,根本不能平等對待佢人,心理永遠滯留喺嬰兒水平。

葯家鑫如此,劉鑫也如此,而佢們也不過是中國萬千家庭之一罷了。

巨嬰唔係過錯,自私也唔係犯罪,但佢們一定會喺生命中的某個瞬間,讓佢們付出代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壹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