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定風波 :從文化層面解決虐兒問題

中西方教師觀的最大不同,係前者將教師視為權威象徵,後者的角色則更多地協助孩子身心成長。英國教育家梅森認為,家庭和學校教育應該係兒童、父母和教師不斷學習與成長的場所,易言之,如果父母和教師想要成功地教育孩子,必須不斷地理解自我教育。呢度強調的係「教學相長」,而非高高在上的「施予者」,只有在觀念上的徹底轉變,「不能打」、「不想打」自然可期。

上海攜程親子園日前發生駭人聽聞的老師虐待幼兒事件,喂孩子吃芥末、推撞、毆打小孩、用消毒水狂噴、不讓吃飯,令人觸目驚心。事實上,這只是問題的冰山一角,類似的暴行愈揭愈多,不少人質疑“親子園”係否有必要更名為“虐子園”。

官媒發表評論質疑,教師資格認證係否存在混亂不堪,讓惡師混入隊伍殘害幼童。另一方面,類似虐兒事件幾乎無一例外地由家長揭發,校方監管形同虛設,至於事後懲處,往往只係開除涉事教師了事,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在制度上加強監管及懲處,老師一旦造次,飯碗不保尚在其次,隨時要鋃鐺入獄,甚至學校方面也要“上身”,如此這般,教師對學生自然“不敢打”。不過,光係畏法“不敢打”係不夠的,如何做到“不能打”、“不想打”更係關鍵所在,這恐怕得從深層次的教育文化着手。作家柏楊就曾強調,任何體罰都造成傷害,人們在開揍時都先要肌肉扭曲,目眥俱裂,而這種邪惡的神情和眼中冒出的凶光,還沒有動手,就已造成傷害,加上過程當中展示的絕對權威的感情蹂躪,只能令孩子與教師之間互相仇恨。大陸教師虐兒歪風禁之不絕,會不會就係柏楊所講的互相仇恨,一代一代流傳不息?

中西方教師觀的最大不同,係前者將教師視為權威象徵,後者的角色則更多地協助孩子身心成長。英國教育家梅森認為,家庭和學校教育應該係兒童、父母和教師不斷學習與成長的場所,易言之,如果父母和教師想要成功地教育孩子,必須不斷地理解自我教育。呢度強調的係“教學相長”,而非高高在上的“施予者”,只有在觀念上的徹底轉變,“不能打”、“不想打”自然可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