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川普為何要重振美國製造業?

《致命中國》詳細列出了為何一個強大和充滿活動的製造業根基對於美國經濟長期繁榮至關重要的四個原因

川普提名《致命中國》作者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負責國家貿易委員會。

早在舊年競選期間,現任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就提出了“重振美國經濟”、“重振製造業‘的綱領,而其自就任迄今9個月走過,美國的經濟和製造業的發展如何呢?川普的承諾兌現了嗎?

美國勞工部10月19日的報告顯示,10月8日到10月14日,全美初領失業救濟金的人數,經季節性調整後為22.2萬人,較前一周減少2.2萬人,不僅係今年4月以來的最大降幅,也創下1973年3月以來的最低點。這無疑印證了一件事:美國工作很好找,美國經濟正在上揚。

《今日美國》10月報導稱,美國近期至少有十件事可以證明經濟好轉,其中包括在“全美經濟調查”中,43%的受訪民眾認為經濟狀況良好或很好,創下這份調查10年來的歷史新高;另外9月份製造業活動指數創13年來的最高點,美國服務業活動指數創12年來最高水平;全美房價、汽車銷售等都在增高。

此外,美國商業部最新數據顯示,8月份美國進出口貿易差額縮減至424億美元,比7月份再降低12億美元。8月美國出口總額達到1,953億美元,進口總額為2,377億美元。同時,美國與中國及歐盟直接的貿易逆差繼續縮減。更令美國人振奮的係,今年第二季度美國GDP增長突破了3%,遠高於奧巴馬時期的1.6%。

美國經濟如此表現,講明川普正在踐行着自己的承諾。不過,很多人費解的係,為何川普如此重視重振美國製造業?按照啲專家的講法,發達國家繁榮的未來在於快速擴張的服務業部門的就業,而製造業從美國和歐洲等發達國家向中國和印度等低工資國家轉移,係勢不可擋的。美國學者湯姆斯·弗里曼就係這個觀點的持有者。

但《致命中國》作者之一、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反駁了這種觀點。他在書中指出,經濟學最根本的原理之一,就係只有當自由貿易的競爭環境全然公平,美國的工人才可以與世界上任何低工資地方的同行競爭,因為他們的生產力更高。

美國工人的競爭優勢在於:利用優越的機器、技術和創新過程,以提高生產。透過世界上最高的生產力,美國的藍領製造業工人一直能夠賺取合理的工資,幫助他們實現自己的“美國夢”。但今天這卻成為幻想,因為製造業在過去十年(大約指2012年前的十年)在美國正在衰減。

納瓦羅在書中指出,製造業一度佔美國國內生產總值25%,但今天這一比例已縮小到10%。在過去十年中,美國經濟增長速度只有2.4%,比它在1946年和1999年間的歷史增長率3.2%低了25%。年增長率減少0.8%意味着每年少創造100萬個就業機會,過去十年總計減少1000萬個就業機會。這意味着美國藍領工人的工作崗位業已縮減。

為此,《致命中國》詳細列出了為何一個強大和充滿活動的製造業根基對於美國經濟長期繁榮至關重要的四個原因:

一、製造業的工作比服務業部門的工作創造的就業機會還要多。事實上,對於製造業最終產出的每一美元,美國幾乎可以創造出諸如建築、金融、零售、運輸等相關服務業部門1.5美元。

二、製造業平均支付的工資也較高,特別對於女性和弱勢群體的工人更係如此。藍領階層購買力的增加也會帶動其他產業,比如與這些工廠一起成長起來的零售中心、診所、旅館、餐廳等。而當工廠倒閉時,這些產業也會與之一起萎縮,相應的城市和州稅收也會同時下降,而政府的工作和服務必然也會削減。

三、一個強大的製造業根基,係美國推動技術創新,以使經濟長期快速發展的關鍵。當製造業離開美國時,製造業的研究和發展支出以及美國的創新能力也被一起帶走咗。

四、將波音、通用汽車、卡特彼勒和其他美國製造業供應鏈等這些重工業工廠留在美國非常重要,因為一連串的大小公司都依賴他們的業務。當一個企業,如杜邦或美敦力等公司把生產轉移到中國,它通常把所有的供應鏈的業務一起帶走。這不僅係邏輯上的原因,也係因為中共的貿易保護主義,迫使西方公司轉移到中國,以利用中國的國內條件,在中國土地上幫助中國供應商發展。這樣就業機會的損失就不僅僅限於這些大公司。

除此而外,重振製造業也係出於戰略上的考慮。書中指出,二戰時期,真正打敗德國納粹的唔係勇敢的美國士兵,而係美國勢不可擋的工業力量,因為當時納粹幾乎在每個項目上都取得技術優勢,但美國強大的製造業源源不斷的將坦克、飛機、槍支與大炮送到前線,與之相對的係,德國人最終係彈盡糧絕。因此從軍事層面考慮,美國將大部分的工業生產能力交給中共,一旦發生戰事,美國將遇到巨大的挑戰。

應該正係接受了《致命中國》書中的觀點,川普才非常重視提振美國製造業,而當初川普過渡團隊在任命納瓦羅為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時的聲明亦可佐證:“對納瓦羅的任命顯示了候任總統讓美國製造業重新崛起的決心。”“國家貿易委員會的主要任務係就貿易談判的創新戰略向總統提供建議,並與其它機構協調,評估美國的製造能力和國防工業基礎,幫助失業的美國勞工滿足製造業部門需要的工作技能。”

很明顯,納瓦羅正係川普重振美國製造業背後的操盤手,而美國製造業的重振對於中國的衝擊將係巨大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