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梁建章: 中國為什麼缺少託兒所

‌‌“託兒所‌‌”作為一種服務性機構,已經基本從中國民眾的日常生活中消失。無論在城市還是農村,中國父母即使願意出高價,也很難找到接受未滿三歲孩子的托兒服務。雖然一些幼兒園提供日托服務,但數量有限,而且對小孩入托年齡有嚴格限制。

如果夫妻雙方在小孩兩三歲前都必須參與工作,擺在他們面前的只有兩個選項:一是長時間僱傭保姆,二是由家中老人來幫助看護。這兩個選擇過去能勉強滿足大多數人的要求。但近年城市保姆價格飛漲,僱傭全天看護孩子的高價保姆已經超出了很多城市白領的經濟承受能力。

如果大城市能夠引進更多的外來人口甚至像菲佣這樣的外勞,那的確可以緩解看護短缺的問題,但目前的各種政策尤其是一線城市嚴控人口的政策正好與之背道而馳,再加上中國年輕勞動人口快速萎縮,未來的保姆價格只會越來越昂貴。

因此,如果年輕父母還想繼續工作,那剩下的唯一選擇只能是依靠家裡老人來看護孫輩。以前城市絕大多數小孩都是獨生子女時,這似乎也不是個大問題,畢竟四個老人幫帶一個孫子或者孫女,時間和精力代價不算太大。

但在年輕父母生育二孩變得更普遍的情況下,對於之前已經辛苦帶過一次小孩的爺爺奶奶來說,繼續看護第二個甚至第三個孫子孫女的意願就沒有那麼高。更何況,當第二個、第三個孫輩出生時,爺爺奶奶輩年齡也較大,精力也顯得不足。而且,隨着社會的發展,很多中國老人也會像西方老人一樣,追求生活享受,未必願意將自己的退休生活的很大一部分投入到看護孫輩的責任之中。可以預見的是,目前在中國成為主流的這種老人幫帶孫輩的情況,會在未來遇到越來越多的困難。

如果保姆和老人都指望不上,那麼夫妻雙方都有工作,是雙職工家庭,只能選擇讓其中一人暫時中斷工作。通常情況下,做出犧牲的是孩子的母親,這對婦女的職業生涯會造成非常嚴重的影響。

要解決這種問題,很多發達國家的經驗就是大力建設託兒所。如圖1所示,主要發達國家在兩三歲以前入托兒童的比例,普遍維持在25%到55%之間,而政府建設的大量託兒所為此起到了重要作用。

特別是,法國以託兒所質量高和數量多而聞名於世,也因此兩三歲小孩入托比例高達一半。法國的政策是地方政府提供資助,鼓勵企業、社區與政府合作,興建和運營托兒機構,很多普通家庭的幼兒甚至可以免費入托。這類託兒所遍布法國城鄉,而且除了法定假期和暑期一個月以外,一般每天開放長達11個小時。

得益於政府良好的日托支持和其他鼓勵生育措施,法國的生育率達到了2.0,遠高於歐洲國家的平均生育率。其實,與法國相比,很多歐洲國家如意大利的家庭觀念更強,女性勞動參與率更低,但生育率卻大大低於法國。這背後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法國政府提供更加完備的托兒服務。

很多低生育率國家,都在效仿法國的成功經驗。比如,日本和韓國政府都在不遺餘力地建設更多的託兒所,鼓勵僱主建立托幼設施,並根據企業類型和費用類型予以補助,以期緩解年輕父母在生育選擇上的後顧之憂。

重新將視野放回中國。其實在計劃經濟時代,托兒服務在中國城市中非常普遍,很多企事業單位都開辦了託兒所,員工在上班時可以把小孩放到其中託管。但在經濟體制改革過程中,福利性的托兒服務體系被全面廢止;大量單位辦的託兒所在改制中被裁減。原本還有一些幼兒園開設針對兩三歲的‌‌“托班‌‌”,但2012年政府頒佈《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嚴厲限制幼兒園入園年齡,導致不少公辦幼兒園陸續取消‌‌“托班‌‌”。

除了企事業單位的成本考慮之外,託兒所在中國消失的另一個原因,是獨生子女政策導致出生人口數量銳減,降低了托兒需求。而保姆和老人幫帶小孩等選擇,使得託兒所的消失暫時沒有形成巨大影響。但如今生育政策的改變,加上社會狀態的改變,沒有託兒所的弊病又逐漸顯現了出來。

在公辦托兒機構缺位的情況下,民辦託兒所能否起到彌補作用?比如,企業是否能夠承擔起這部分幼托職能?很遺憾的是,大多數企業恐怕不具備這種能力。即使企業有意願也有能力,企業興辦的託兒所也很難通過苛刻的經營資質審核。

攜程是極少數興辦了員工子女託兒所的中國企業。為了解決一歲半至三歲半員工子女的看護難題,2015年年底,攜程辟出800平方米的場地,成立‌‌“攜程親子園‌‌”這一在國內企業中鮮見的日常托育服務項目。該親子園現有100多名小朋友,5個班級,開辦後越來越受員工們的歡迎。

但即便是攜程這樣的大型企業,也是在投入大量資金,尤其是經歷了非常複雜的審核流程之後,才好不容易獲得了相關許可。這些都說明,在現行的市場和政策環境下,企事業興辦託兒所很難成為主流。要真正解決這個問題,還是需要借鑒發達國家的經驗,在鼓勵民間參與的同時,政府直接或者牽頭興建更多的托兒機構。

托兒機構的長期缺位,會造成巨大且難以彌補的損失。首先,如果年輕家庭只剩下‌‌“全職太太‌‌”這一種選擇,未來婦女勢必會在職場上受到嚴重的歧視,因為對企業來說,如果一個有女員工懷孕,將那不再只是幾個月的產假的問題,而是幾年的職業生涯都會受到影響。而面對這樣的顧慮,很多職業女性可能選擇少要甚至不要小孩,這會導致已經超低的中國生育率雪上加霜。

0-2歲入托率與生育率顯著相關。入托率越低的國家的生育率也越低。北歐和法國入托率達到了50%以上,他們的生育率也最高。而日本、南歐和東歐國家的入托率最低,所以生育率也最低。

中國沒有出現在這張圖上,按照衛計委官員的數據,0-3歲嬰幼兒在我國各類托幼機構的入托率僅為4%,可以算是世界上最低水平的。與此相對應,在計入兩孩政策導致堆積反彈之後中國的生育率也是世界最低之一,中國現在的生育率應該比日本還低。如此的超低生育率將會是未來中國經濟的最大風險。

尤其是現在中國大城市的生育率還不到1.0。雖然已實施全面兩孩政策,可能會讓部分年輕家庭好不容易產生生育的念頭,但面對托兒的難題,他們中很多也許又會就此放棄生育二孩的機會。

總之,繼續依靠老人或保姆帶孩子的模式,已經不再適應社會發展現狀的需求。中國將來急需大量的託兒所,否則,中國婦女將不得不在生育和職業之間做出艱難選擇,而中國的生育率也將難以回到健康的水平上。

(作者梁建章,為攜程集團執行董事長,黃文政為中國與全球化智庫(CCG)特邀高級研究員、‌‌“人口與未來‌‌”網站聯合創始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