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智囊劉鶴指對中國經濟做最壞打算 其父文革慘死詳情被曝光

——劉鶴:社會貧富差距過大 係經濟危機前兆

中共十九大結束後,習近平的重要經濟顧問劉鶴進入政治局成為委員。劉鶴於2012年主持並執筆完成《兩次全球大危機的比較研究報告》。報告講,兩次危機存在許多共同特點。其中重點提到兩個特徵,一係社會貧富差距過大,二係當局都採取了更為寬鬆的貨幣信貸政策。近日海外中文媒體披露,劉鶴父親劉植岩,在文革時被批鬥慘死內幕,近日也被曝光。據講,當年劉鶴之父死後半年都沒有人敢去奔喪。

劉鶴被認為係習近平的主要智囊之一,曾留學哈佛,被普遍視為中國經濟政策背後的關鍵性人物,外界稱劉鶴係中南海的首席經濟智囊。

2013年劉鶴被擢升為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習近平係該領導小組的組長。而習近平幾乎每次視察或出訪,劉鶴都係重要的陪同者。

從2010年起,劉鶴等人開始啟動對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和發端於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的比較研究。於2012年完成的《兩次全球大危機的比較研究報告》。報告講,兩次危機存在許多共同特點。其中重要一點係收入差距過大,少數人佔有較多的社會財富。

研究報告形成後,還徵求了吳敬璉、樊綱等國內知名經濟學家的意見。

劉鶴在報告中講,大蕭條期間,實體經濟產能過剩和有效需求不足。這一次危機最突出的表現係,生產資料名義所有權和實質支配權分離,權力集中到虛擬經濟領域極少數知識精英手中。產能過剩和有效需求不足的矛盾仍然係主要矛盾。以美國為例,1928年1%的最富者佔總收入23.9%,2007年佔23.5%。

劉鶴表示,兩次危機都在重大的技術革命發生之後,技術創新引起繁榮,同時危機發源地政府都採取了極其放任自流的經濟政策。

由於收入差距拉大,引起社會公眾不滿,政府往往傾向於更多地採取民粹主義政策宣示,安撫民心。

對於收入差距問題,英國《金融時報》曾在舊年報導,北京大學的一份報告稱,共產黨領導的中國係世界上收入不平等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最富有的1%家庭擁有全國三分之一的財產。這項研究同時發現,最貧窮的25%家庭僅擁有全國1%的財產。

“毫無疑問,收入差距越來越大”,北京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教授周孝正表示,“講白了,窮人越來越窮,富人越來越富。”

據《自由時報》8月29日的報導講,中國大陸500權貴家族掌握了全國約40%的財富,這些家族掌握了大陸4萬億美元外匯儲備中的約一半,已經移走咗1萬億美元。

此外,兩次危機前,大眾的心理都處於極端的投機狀態,不斷提出使自己相信可以一夜致富的理由。為迎合這種心理,貨幣當局都採取了更為寬鬆的貨幣信貸政策。危機爆發後,市場力量不斷挑戰令人難以信服的政府政策,這使得危機形勢更為糟糕。

歷史學者章立凡表示也有類似表述。

章立凡指出,若要實現習近平主席提出的“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和“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中國高達GDP250%的高槓桿問題就係不得不直面的痛點。正如周小川行長所指出的,中國整體宏觀槓桿率較高,尤其係企業部門債務佔GDP比較高。周小川在提到中國金融穩定問題時,將影子銀行列為四大重點監管對象之首。

劉鶴認為,危機的發展有特定的拓展模式,在它完成自我延伸的邏輯之前,不可輕言經濟復蘇。經濟一旦從正常狀態轉入危機狀態,它就開始以一種不同尋常的方式循環。在危機自我邏輯實現的過程中總會出現意外事件,一連串的失控和誤判也屢屢發生。

今年8月6日,劉鶴曾為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書系之《21世紀金融監管》中文版所作的序言也在大陸多家媒體再次刊登。文章的核心就係,金融危機並唔係人們想像中的小概率事件。在過去四分之一個世紀中,國際上平均每年會發生6場或大或小的金融危機。

劉鶴在文中指,金融危機並非無跡可尋。“歷史不會重複自己,但會押著同樣的韻腳”,歷次金融危機產生的共同標誌性特徵有:資產價格大幅上升;債務負擔加劇;經濟增長率波動;經常賬戶赤字等。

劉鶴認為,中國大陸要樹立底線思維的思想方法,對危機態勢做最壞的準備,既要應對突發性外部衝擊和震動,又要做好應對危機結構性變化的長期準備。

習近平智囊劉鶴之父劉植岩,在文革時被批鬥慘死,死後半年都沒有人敢去奔喪。

習近平智囊劉鶴之父慘死半年無人敢奔喪

外界發現,劉鶴同習近平除了同在在紅二代雲集的北京101中學讀書,早年也有一段家人在文革中被迫害的經歷,父親劉植岩更係在文革迫害中慘死。

資料顯示,劉植岩生於1918年,河北人。1936加入中共。1949年後任中組部幹部處長。1958年任昆明市委書記處書記,後增補為雲南省委常委。1965年任中共中央西南局書記處書記兼秘書長、組織部長。文化大革命開始後任西南局文化革命領導小組組長。後被“打倒”,遭受殘酷批鬥。1967年12月12日在成都被迫害致死,終年僅49歲。劉鶴係劉植岩前妻所生。

海外《民主中國》網站主編蔡楚,10月24日在其推特上披露了他親歷的劉植岩被迫害慘狀。

推文稱:“傳聞劉鶴要陞官,使我諗起見到他父親劉植岩的慘狀。1968年4月,我到成都殯儀館處理朋友的喪事。到冷藏間去找朋友的屍體。看到左邊最下面的屍匣外有一個牌:西南局書記處書記劉植岩,1967年12月12日。”

“我去拉開屍匣。見到屍身較長,穿戴整齊,但整個頭用紗布包裹,戴着鴨舌帽,仍然有血跡”

蔡楚講,從牌上看,死者已經去世近半年,但還沒有親人來奔喪。這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蔡楚當時問殯儀館工人,被告知劉植岩係關在成都錦江賓館被批鬥,飛墜九樓自殺的。他打聽到,劉植岩係當時西南局最年輕的書記兼秘書長、組織部部長。

而在兩年前,曾有家住童子街29號院的一位現場目擊者也曾撰文披露文革期間劉植岩被迫害的詳情。

據該文介紹,文革初期,在“炮打西南局火燒省市委”的口號下,大批學生衝擊西南局機關,西南局出面接待應付學生的主要幹部係劉植岩。

文章作者自稱和幾個孩子有一天晚上去新玉沙街1號院看熱鬧,看見劉植岩正對一大群衝擊機關的學生講話,口音係標準的普通話。這在當時他這個級別的幹部中極為少見,並且劉植岩口才很好。

“現場講話出口成章很有激情,慷慨激昂富有感染力,整個人很有129學生運動領袖的范兒,180以上的瘦高個子,分頭髮型,演講之中,頭一擺頭髮往後甩,振臂帶領學生高喊口號。學生本來係來鬧事的,但被他的講話折服,他講完後都拍手,跟着他呼完口號後,就回學校去了。”

作者稱,劉植岩係劉少奇安子文線上的人,按照中央文革小組的部署最終被打倒批判,很多關於批判他的大字報。

12月,劉從成都錦江賓館9樓關押房間跳樓自殺而亡。作者引述童子街29號院同樓的一個阿姨介紹,劉從9樓跳下時穿着一件黑色呢子大衣,在空中下墜時大衣張開,就像一隻飛翔而下的大老鷹。

有消息自稱引述劉植岩的妻子的講法稱,劉植岩係被造反派毒打致死後偽造自殺丟下樓的。

知情人稱劉植岩被打死後偽造跳樓。(微信截圖)

知情人稱劉植岩被打死後偽造跳樓。(微信截圖)

資料顯示,劉鶴生於1952年,1969年到吉林下鄉插隊,次年參軍加入38軍。三年後,劉鶴退伍,回到北京無線電廠做工人,後轉為幹部。1978年,劉鶴成為文革後中國首批大學生,入讀中國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系。1988年,劉鶴進入國家計劃委員會工作,並在1992年至1995年留學美國,獲得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公共管理學位。

對於為何劉植岩自殺後,“走資派”的兒子劉鶴並未受到衝擊,1969年仍可到中共所謂的“王牌軍”38軍當兵,並可以通過政審當兵。有分析稱,劉鶴係劉植岩和前妻所生的兒子,跟着前妻生活,他的出身應該由前妻和繼父的政治地位來定,所以他參軍不一定會受劉植岩影響。

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曾指出,毛澤東發起的文革,使中國文化人遭遇了亘古未有的殘酷整殺。幾多著名的作家、藝術家、演員被活活迫害而死,幾多無辜的文學藝術工作者因被強加上了莫須有的罪名而慘遭批判和鬥爭。

僅上海音樂學院在文革中就有200名藝術家被迫害身亡。

三、四十年代為共產黨打天下曾〝功勛卓着〞的共產派文化人幾乎被一網打盡。被共產黨封為〝人民作家〞的老舍、人民演員的舒秀文、上官雲珠等一大批作家和藝術家,只能含恨訣別人間。安徽的著名黃梅戲演員嚴鳳英,雖已被逼自殺,屍體還要被軍代表和造反派勒令〝脫光解剖〞,要〝尋找向台灣國民黨發報的發報機〞……

民間稱十年文革為〝太陽最紅,而人間最黑〞的年月。

文革結束後,當時的中共領導人葉劍英講,文革期間全國整了1億人,死了2000萬人。

鄧小平對意大利女記者法拉奇講:永遠也統計不了,因為死的原因各種各樣,中國又係那樣廣大,總之,人死了很多!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