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限售將帶來大陸樓市「冰凍期」? 劉鶴有高招?

日前,陝西西安樓市限售再升級。在限售下,大陸樓市進入“冰凍期”,炒房者再不賣房恐怕來不及了。另外,中國房地產稅也將立法徵收,估算價值100萬的房產可能會每年增加約5000元稅負。學者認為,劉鶴認為:“每一次金融危機都意味着政府與市場關係的嚴重失調。”劉鶴的高招就係:“解決的方法就係加強金融監管”。

西安樓市限售,樓市進入“冰凍期”

據金融深度11月6日報道,日前,西安樓市創推出新政策,限售升級,不動產變“凍”產。政策規定,4月18日以前,在相關區域內購買的商品住房,自購房之日起滿5年方可上市交易;在同區域內購買的二手住房,房屋產權人取得《不動產權證書》後滿2年方可上市交易。

報道稱,這次政策係對“418新政”進行的一次補充。此前4月18日,西安已經出台了限售政策,其中規定,在住房限購區域範圍內,購買的商品住房及二手住房,須取得《不動產權證書》後滿2年方可上市交易。

報道稱,5月份數據顯示,西安的新建商品房價格環比上漲1.7%,二手房環比漲1.4%,這個數據在全國名列前茅。所以西安一層限售不夠,這次再加一層。

這意味着至少未來3年,西安房子不但沒人買,且有人買也沒法賣;此前買了大房子的人,本想漲漲價就出手,如今只能砸在手裡,而且政策隨時調整……

問題在於除去每個月月供,如果不能變現,房子就係一堆石頭,收益也只有賬面財富。而當交易被鎖定之後,購買力再強也沒有機會了。

報道稱,多套房者,尤其係以炒房為目的大量買入房產的人,目前看來只有一種方法可以規避監管,即及時變現。否則,當樓市進入“冰凍期”,這些人別講買賣房子賺錢了,就算遇到重大變故時,也很難從房產上變現財產。

有網民跟帖稱:趕緊賣吧,李嘉誠、潘石屹、王健林這些房產大佬都在賣不動產,因為他們對房地產的走勢不樂觀,看跌樓市。

還有網民講,既然“冰凍”了,房賣給邊個?砸在自己手裡了。

要徵收房地產稅了,這些人最好驚

據陸媒中國經濟網6日報道,財政部部長肖捷日前在《黨的十九大報告輔導讀本》中談及房地產稅,明確未來的房地產稅將按照房屋評估值徵收。

要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權、分步推進”的原則,推進房地產稅立法和實施。對工商業房地產和個人住房按照評估值徵收房地產稅,適當降低建設、交易環節稅費負擔,逐步建立現代房地產稅制度。

報道稱,據了解,未來的房地產稅主體稅種由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合併而成。收稅標準將參照世界通行做法,估算價值100萬的房產可能會每年增加約5000元稅負。有關房產稅,實際早在2011年就開始在上海和重慶兩地試點。在上海試點時,新購且屬於家庭第二套及以上住房的,按人均計算,人均超過60平方米的進行房產稅徵收。比如一個居民家庭原來已擁有的住房面積共計180平方米,剛好人均60平方米,現又新購一套100平方米的住房總價100萬,那麼其一年應繳房產稅4200元左右。

報道稱,房地產稅來了,這些人要受到傷害了:

【在中心城市囤積了大量住宅的人】

傷害指數★★★

從目前民意來看,在中心城市實施“累進制、懲罰性”的房產稅,係很有可能的。對於擁有100套住宅的人來講,即便第一套免徵、從第五套開始累進稅率,他的壓力也會非常大。到時候會出現集中拋盤,對中心城市短期房價構成影響。這可能意味着,囤積大量房子的人財富將顯著縮水。

【盲目購買了旅遊物業、養老地產的人】

傷害指數★★★★

如果唔係頂級旅遊區,唔係配套好、位置佳的房子,旅遊地產只能等着免徵房地產稅。如果不能免徵,則其持有成本大增,加上利用率不高,這類房子將成為雞肋。

【盲目購買了三四線城市郊區、新區住宅的人】

傷害指數★★★★

絕大多數三四五線城市人口增長乏力,各地圍繞着高鐵站建設的“高鐵新城”很多都非常荒涼。如果你盲目在這些地區購買了住宅,未來開徵房地產稅後也會非常慘。

【加槓桿、超承受能力買多套房的白領】

傷害指數★★★★

如果房地產稅的開徵,會讓房價進入一個平穩期,房子很難套現。這些人“死扛現金流壓力”的期限就會加長,生活會變得比較痛苦。

【在三四線城市囤積了大量住宅的人】

傷害指數★★★★★★

相對而言,這種人更慘。即便在三四線城市不實施累進制、懲罰性的房地產稅,他們持有房產的成本將大增。但由於多數中西部三四線城市人口增長乏力,很多家庭都擁有多套房,所以很難通過出租轉嫁房地產稅,而賣房子很有可能搵唔到接盤俠。

【手中有多套房、負債率非常高的炒房者】

傷害指數★★★★★★

房地產稅如果出台這個消息,就足以對這類人產生巨大的壓力。因為消息公布後,會加劇市場的僵持,目前仍然拿了很多房子、承擔巨大債務的炒房者,將會非常困難。他們只能選擇斬倉,否則房子可能斷供被銀行申請查封、拍賣,到那時套現價格會更低。

房地產也會遭遇高壓手段?

旅美學者何清漣5日在推特上表示,劉鶴的高招係:“每一次金融危機都意味着政府與市場關係的嚴重失調。解決的方法就係加強金融監管”,意思係必要時金融監管也會成為一種高壓手段。”

何清漣講:“我估計,經濟領域一旦出現狀況,北京會再次依賴高壓手段來控制形勢。中國在政治開放領域已經向後退,到時可能會退得更多。”

房地產領域也會遭遇這種高壓政策嗎?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