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恐怖狂想

美國中情局解密拉登日記檔案:原來拉登少年時曾游英國莎士比亞故居,感到“西方文明的頹廢”。

去過莎翁故居的人都記得,這座故居只係一所普通橡木搭成的房子,飯桌、床、椅子,皆五百多年前生活所需。牆壁上沒有裸女海報,有何“頹廢”之處?拉登在日記中講:“我看見係一個與我們不同、道德墮落的社會。”

此一結論,完全沒有理性的佐證,唯一的理由係這座房子的外觀、傢俱,以及其展現的生活方式,只係“與我們不同”,於是“與我們不同”,即等同“墮落”。

但這個世界不止拉登代表的一種伊斯蘭生活方式。

一個外人來到沙特阿拉伯,看見阿拉伯佬在沙漠上住帳篷,“與我們不同”,也可以得出阿拉伯文化墮落的結論。

而此一結論,還可以補一個環節:“因為一個阿拉伯男子,與一頭雌駱駝,在沙漠之上,漫長的日夜,可以令人產生道德墮落的聯想。”但係莎士比亞故居里的桌子、椅子、櫥櫃,件件係死物,並非一頭雌性的牲畜。

極端的思想,來自毫無邏輯的偏執聯想,包括中國的紅衛兵,看見由香港來的女性穿裙子,也像拉登一樣,認定其生活方式,與“毛主席領導下的我們不同”,於是下令將裙子剪碎。裙子還可以令中國人聯想起“女人大腿”,但係木頭桌椅,有何性方面的聯想聯繫?完全係一個Missing Link。

美國政治思想家亨廷頓正確地指出,人類的三大“文明”:西洋、中國、中東阿拉伯,必然引起衝突,卻沒有講衝突的原因。

中東“文化”,不必任何聯想,即可將任何“與我們不同”的人列為毀滅的目標。中國“文化”,以“阿Q正傳”的小D尼姑的身體部位形似聯想,可將“令我引起聯想”的人列為敵對和打倒的目標。只有西洋文化,講證據、邏輯、推理,任何聯想,均不可以入罪。

這三大“文化”板塊,有兩塊皆可隨時發展為恐怖之列,只有一塊講道理。難怪這個世界,那兩板塊的人,不管暴富、賤民還係難民,都拚命擠上剩下那一塊,搞得那僅余的一塊也一塌糊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