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大選前谷歌偏袒希拉里 政治影響力現大衰減

美國科技巨頭谷歌日前煩事纏身,其在華府的巨大政治影響力正在大幅衰減。美媒報導講,谷歌因舊年總統大選前對網絡搜索進行暗箱操作,偏袒希拉里,並投下巨資支持希拉里陣營,如今正自食其果。

多年來,華府在調控互聯網方面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幫助谷歌、臉書等科技公司擴大了規模和影響力。

谷歌下大賭注支持希拉里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在2016年總統大選前錯押希拉里能勝選。該公司員工捐助了160萬美元給希拉里陣營,比其它任何公司員工的捐款多出約80%。Alphabet執行董事長施密特甚至還幫助希拉里陣營設立公司,為競選進行政治數據分析,而施密特本人甚至還在希拉里的大選夜戴上“工作人員”的徽章。

此外,在總統競選期間,谷歌還被爆料利用網站暗助希拉里。美國獨立媒體Sourcefed於2016年6月爆料稱,谷歌操作搜索功能,讓人們只能看到希拉里的正面報導。

同年9月12日,英國《每日郵報》報導稱,美國行為研究和技術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for Behavioral Research and Technology)心理學家愛坡斯坦(Robert Epstein)的調查證實,谷歌過濾甚至屏蔽掉對希拉里不利的信息,這種行為很可能會影響到11月總統大選中300萬張選票的歸屬。

谷歌被指通過搜索服務支持希拉里早已唔係第一次。2015年10月30日,《赫芬頓郵報》曾刊載過“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Julian Assange)稱谷歌係希拉里的“秘密武器”一文。

谷歌能夠在華府建立強大政治勢力的主要原因之一就係與民主黨人建立關係。這使得谷歌能夠對奧巴馬政府制定科技政策施展其影響力。也正因如此,施密特肯在希拉里身上大下賭注,希望希拉里獲勝後能夠延續在奧巴馬時代谷歌在華盛頓的政治影響力。

資料顯示,奧巴馬在2008年參加總統競選時得到了谷歌的大力相助。施密特擔任了奧巴馬競選期間的非正式顧問。在宣布其支持奧巴馬後,施密特曾講笑的講奧巴馬成為美國總統後,他的1美元工資,將會得到減稅的機會。

《赫芬頓郵報》曾報導稱,谷歌與奧巴馬政府的關係十分緊密,不少谷歌前僱員都在奧巴馬政府的團隊中擔任要職。比如,奧巴馬任命的美國首席技術官史密斯(Megan Smith)、美國專利局局長李(Michelle Lee),都來自谷歌。希拉里競選團隊的首席技術官漢農(Stephanie Hannon)也同樣來自谷歌。

日前,谷歌不僅飽受來自共和黨各方面的挑戰攻擊,在消費者隱私議題上也面臨新挑戰。圖為美國國會大廈。(李莎/大紀元)

希拉里敗選谷歌在華府的影響力正在崩塌

《華爾街日報》報導稱,施密特對敗選一方的支持早已被勝利者看在眼裡。消息指,川普在就職前不久,準備在川普大廈會見科技業高管,曾經詢問時任策略師的班農,施密特係否就係“嗰個想幫助希拉里贏得大選的人”。班農回答講:“係的,就係他。”

報導講,谷歌,這個奧巴馬時代華盛頓最具影響力的玩家之一,發現自己正在失去政治影響力。在奧巴馬時代,谷歌在國會兩黨和奧巴馬政府的周旋中顯得遊刃有餘。據悉,谷歌聘請了一大群與兩黨關係密切的合約講客在國會山為其工作。

英國《衛報》報導稱,谷歌在遊說上的開銷增長迅速,2002年不到5萬美元,而十年後遊說開銷超過1800萬美元,對美國立法者和監管機構都具有很大的影響力。

施密特通過諮詢委員會和其它活動場合經常與奧巴馬在白宮會面。奧巴馬執政期間,谷歌成功擊敗了美國監管機構對其進行的反壟斷調查,並獲得了網絡中立性、網絡安全責任、版權問題等有利於谷歌的規則。

而日前,谷歌不僅飽受來自共和黨各方面的挑戰攻擊,在消費者隱私議題上也面臨新挑戰。此外,就連谷歌多年來的政治盟友民主黨,也因為2016年俄羅斯試圖通過谷歌和其它網絡平台干擾總統大選的指控,要重新思考對谷歌的監管。兩名民主黨議員和一名共和黨議員甚至還聯手提出一項法案,要求互聯網公司披露在互聯網上政治廣告背後的財務支持者。

谷歌在反壟斷問題上與美國監管部門發生的糾葛由來已久。儘管過去谷歌大都在美國政府的反壟斷調查中安然脫身,但隨着川普上任和隨之而來的美國聯邦機構人事變動,谷歌開始面臨新的挑戰。

就在1月20日川普就任總統前夕,谷歌還在面臨著新時代第一個艱鉅的政治挑戰。谷歌的對手企業在積極地遊說川普政府,推舉猶他州檢察長雷耶斯(Sean Reyes)出任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主席,執行反壟斷法。

早在2016年,雷耶斯就曾呼籲FTC重新啟動一項對谷歌的反壟斷調查。如果雷耶斯被選中,自然對谷歌要進行調查。這係谷歌不願看到的,因此派遊說人員儘力進行阻撓。

雖然雷耶斯最終沒能被指定為FTC主席,但新當選的主席似乎也對反壟斷問題表現強硬。川普近期任命了反壟斷律師西蒙斯(Joseph Simons)出任FTC主席。白宮的聲明中強調了西蒙斯的積極反壟斷執行記錄。

今年早些時候,歐盟已經對谷歌開出了27億美元的反壟斷罰單,外界認為,這將會推動美國政府對谷歌實施更嚴格的反壟斷調查。

除了川普政府的反壟斷外,令谷歌撓頭的還有互聯網隱私和網絡中立原則。

在奧巴馬時代,聯邦通信委員會在2016年晚些時候針對AT&T和康卡斯特(Comcast)等有線和無線公司制定了收緊互聯網用戶隱私的規定。許多專家認為,通信委員會的規定給了谷歌、臉書等互聯網公司相對於電信公司更大的優勢,不利於AT&T和康卡斯特等公司發展。

今年3月,國會共和黨撤銷了奧巴馬時代的互聯網隱私法規。幾個星期內,眾議院通訊和互聯網小組委員會主席布萊克恩(Marsha Blackburn)就提出了新法案,要有效地重新實施奧巴馬時代的隱私規則,並將谷歌和其它互聯網公司也包括在新法案的覆蓋範圍內。也就係講,川普政府對谷歌和AT&T、康卡斯特等公司都一視同仁,平等對待。

曾經在奧巴馬時代受益的谷歌及其盟友自然不幹,於是迅速行動起來,試圖阻止該法案落地。

此外,川普一上任,聯邦通信委員會就開始着手廢除奧巴馬時代制定的另一個原則──網絡中立原則。這一原則有利於谷歌和其它互聯網公司,但卻不利於AT&T等寬帶供應商。該法規禁止寬帶供應商阻止或減緩網絡流量,也禁止他們因提供更快網速而收取更高的費用。

作為對川普政府撤銷網絡中立原則的回應,谷歌及其它互聯網公司在7月組織了“活動日(Day of Action)”抗議活動。

消息人士透露,在活動的前一天,眾議院議長瑞安的助手及其他共和黨高層會見了谷歌、臉書、亞馬遜等科技公司的代表。會面期間,瑞安的一名助手向這些公司發出了一個禮貌的警告:如果互聯網公司執意抗議,將會威脅到這些公司與國會共和黨人的關係,並將有損於其它立法優先事項。

儘管第二天抗議活動如期舉行,但並未對共和黨人的立法計劃構成多大的影響。啲到場的活動者表示,這些大公司的抗議者在現場保持了沉默。

谷歌想盡辦法重建華府政治影響力

自從谷歌意識到下錯賭注後,公司方面就開始想盡辦法和大選的贏家共和黨建立更多關係。谷歌甚至還徵聘了能夠幫助該公司和保守派組織建立聯繫的人才。

為了扳回局面,谷歌不僅對川普的就職典禮捐助28.5萬美元,還對共和黨掌控國會的派對進行資助。同時,谷歌也加強在國會議員地方選區的公共服務。

根據無黨派“政治反應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遊說披露記錄,截至今年9月底,Alphabet公司在遊說上的開銷為1360萬美元,直逼2016年全年度的1540萬美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