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勞工團體絕食遊行促恢復集體談判權

2017年10月29日,多個勞工團體發起遊行,要求香港政府恢復集體談判權。(譚麗攝)

2017年10月29日,職工盟主席吳敏兒(右)將“集體談判”放上天秤,寓意要平衡勞資雙方關係。(譚麗攝)

2017年10月28日,25名來自多個勞工團體的代表,在終審法院外搭起帳篷絕食30小時。(譚麗攝)

香港多個勞工團體發起絕食及遊行,要求政府恢復集體談判權,使工會可以代表勞方爭取應有的權益。(譚麗報道)

職工盟聯同60個工會、政黨約300人,周日(29日)由終審法院遊行至政府總部外,要求儘快恢復已經廢除20年的集體談判權,保障勞工權益。約300名遊行人士手持橫額和標語,沿路高呼“還我公平職場”等口號。

其中25人將寫有“還我集體談判權”的紅色頭巾綁在頭上,由周六(28日)早上10時開始,絕食30小時至周日(29日)下午4時,他們希望藉此喚起社會各界對勞工問題的關注。

大會自製1個道具天秤,表達勞資雙方不對等的關係,認為只有將“集體談判權”放上天秤,才能平衡雙方的關係。遊行人士在抵達終點後,焚燒1997年臨時立法會廢除集體談判權的文件,批評當時的決定缺乏認受性。

集體談判權係勞方可以透過工會代表,與資方作出談判,藉協商去釐定勞方的工作條件及福利;協議內容具有法律約束力,能夠保障勞方的權益。

參與遊行的街工勞工幹事譚亮英表示,集體談判權能令勞方有討價還價的本錢,保障僱員的權益。

譚亮英講:在職場入面,我們每天都感受到權力的關係。我們發現老闆,給錢的嗰個人永遠話曬事(全部決定權)。這個世界唔係只有有錢人去主導,當他們(老闆)要改變僱傭條件,減我們的薪水(薪酬),打壓我們的尊嚴時,我們沒有理由沒有1個機制去和他們抗衡,和他們平起平坐,集體談判權就可以做到。

而紥鐵業團結工會總幹事黃惠民指出,2007年時紥鐵工人罷工事件,就係因為工人當時缺乏與僱主協商的制度,若果沒有廢除集體談判權,相信當年的事件不會出現。

黃惠民講:其實我真嘅不明白僱主為何要這麽怕集體談判權,如果有的話,我諗沒有10年前我們紥鐵工人罷工。但亦都在這10年,紥鐵行業、紥鐵工會和紥鐵商會每年都會討論工人的薪金和職安(職業安全)等各方面。在這10年,大家開心見誠的討論,也體驗了僱主和僱員的關係不一定係敵對的,其實僱主和僱員係唇齒相依的。

職工盟主席、香港機艙服務員工會總幹事吳敏兒認為,集體談判權能有效解決勞資雙方長期以來的分歧,穩定雙方的關係。

吳敏兒講:例如2007的紥鐵工潮、還有2013年的碼頭大罷工。在這些工潮的爆發前夕好像沒有任何的徵兆,但係其實工人的積怨已經很深,“有冤沒路訴”,假如設立了集體談判權,勞資雙方就可以透過日常的協商機制處理分歧,亦可以為雙方帶來穩定的作用。

她指香港現時只有9個行業,設有勞資及官方組成的3方小組,商討勞工權益問題,不足處理現有的勞工需要。

在1997年6月,職工盟秘書長、時任立法局議員的李卓人,曾就集體談判權以私人草案方式提交立法局,並獲通過有關條例,但到同年10月被臨時立法會否決。在20年後的今天,再次要求政府儘快恢復條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