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考古學禁區》:重新審視進化論的著名證據

雖然有強大的社會力量維護進化論的權威地位,但係,進化論也確實需要證據,來回報這些支持,尤其係進化模式中缺失的嗰啲重大的中間環節。一時間,全世界都在期盼這類考古學發現,但係,“千呼萬喚始出來”的證據,有的很顯勉強,如果用他們對待另類證據的嚴格態度,實際上也係不能要的;更尷尬的係,有的證據竟然係假冒的超級騙局。呢度,我們選取了幾個代表性的例子供大家參考。

1.轟動世界,而後被撤回的“爪哇猿人”

杜博斯(Eugene Dubois)在19世紀末發現了爪哇直立人,這係進化論研究的一個重大轉折點。在這之前,還沒有有關人類進化的明確畫面。那時候,許多進化論者,還在尋找人類在上新世或更早時期存在的證據。隨着爪哇人(現已被歸類為直立人)的被發現,期待已久的缺失的進化線索在更新世中期的地層中出現了。爪哇人最終大獲全勝,得到了進化論者的普遍認同,這之後,嗰啲表明人類出現在更古老地層的證據就漸漸被打成了異端。

但係,這一重大發現的真實度又如何呢?現代研究者重新分析了爪哇猿人的化石原件,這件由杜博斯報導的著名化石包括一塊顱骨和一截腿骨。有意思的係,儘管這兩塊骨骼的發現地點相距45英尺,並且發現地點還堆積了大量其它種類的骨骼,杜博斯卻堅持認為,這兩塊骨頭屬於同一個人。

但係,1973年,德(M.H.Day)和莫里森(T.I.Molleson)對杜博斯發現進行了研究,他們宣布:杜博斯發現的爪哇人的腿骨不同於其他直立人的腿骨,實際上卻和現代人類的腿骨差不多。因此他們認為,這截腿骨和那塊爪哇猿人的顱骨很可能沒有關係。

後來,杜博斯撤回了自己的發現。

2.臭名昭著的皮爾當(Piltdown)欺騙事件

皮爾當猿人被當作人類進化中著名的中間類型,在大英博物館展出了40年。後來發現它竟然係一件眾多專家的“作品”:

20世紀初,一位業餘收藏家道森(Charles Dawson),在皮爾當發現了幾塊人類的顱骨。隨後,大英博物館的Arthur Smith Woodward爵士以及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等科學家,同Dawson一起參與了挖掘工作,又發現了一塊像猿的頜骨以及幾塊較古老的哺乳類化石。Dawson和Woodward認為把發現的人類頭骨和像猿的頜骨拼在一起,正好能夠組成一個來自於更新世早期或上新世晚期的人類祖先,隨後他們對科學界宣布了這一發現。

40年後,維納(J.S.Weiner)、奧克雷(K.P.Oakley)連同其他啲英國科學家揭露了皮爾當人其實係個超級騙局,因為這個騙局係由啲具有專業科學技術的人一手炮製的。讓我們來睇吓這個驚人的名單:大英博物館的Arthur Smith Woodward爵士、皇家外科醫學會Hunterian博物館的Arthur Keith爵士、劍橋大學地質學院的William Sollas以及著名解剖學家Eliot Smith,當然還有Dawson和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

維納後來寫道:“在這一切背後,我們感受到了一種強大而急迫的動力……一定有一種瘋狂的願望,希望能夠填補嗰啲對進化論來講“十分必要”的缺失環節,以便證明進化論的正確……而皮爾當對於某些狂熱的生物學家來講確實有着難以抗拒的魅力。”

皮爾當事件之所以如此重要,係因為它除了包含一般的知識過濾過程,還涉及明顯的在古人類學方面故意欺騙的事實。

3.更像猩猩的南方古猿

讓我們再睇吓南方古猿的情況:大部分人類學家認為南方古猿係人類的祖先,它具有像猿的頭、一個像人的身體,並且能像人一樣直立和行走。但係,形態人類學家C.E.Oxnard,在1975年《自然》雜誌的一篇文章中講,他發現這些更新紀靈長動物在結構上與猩猩相似,他還講:“似乎任何一種更新紀靈長動物……都不像係和人有咩種源關係。

Oxnard的觀點並不新鮮。在20世紀早期,當第一批更新紀靈長動物被發現時,許多人類學家,如Arthur Keith爵士等,就曾拒絕接受它們係人類祖先的講法。但他們後來被壓住了。Oxnard在《人類的規則》一書中寫道:“當時一片混亂,爭論這些生物係猿還係人,但最終,認為它們係人類的觀點佔了上風。這一結果不僅意味着相反結論的失敗,而且這些結論賴以存在的那部分證據也隨之被埋葬了”。

(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正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