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劉青:中國最安全掩蓋下的最不安全

——也談中國最安全

膨脹的大陸爭相顯示愛國激情的一種方式,便是將大陸不顧事實的吹得天花亂墜,例如中國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之類的。這種吹噓更有中共予以加持並進而張揚,中共主管政法委的政治局委員孟建柱,最近在大陸治安大會上自詡中國是最安全的大國。孟建柱舉例說去年每十萬人,大陸發生零點六二起命案,而美國則發生四點八八起,英國零點九二起,德國零點八五起,就是瑞士也有零點六九起,大陸是排名最低的第十七位,因而孟建柱稱大陸是最安全國家之一。且不說中共統計的數字幾無可信度,就是孟建柱如此大肆張揚的國際安全比較,也是令人無可恭維的選擇性比較。因為大陸以二零一六年舉例,其他國家的數據竟然沒有一家是二零一六年的。年份尚且任意挑選與大陸比較,其他因素不想也可知道其任意性了。

而大陸信息封殺和言論壓制,令無數社會安全問題消失得無影無蹤。例如武漢大學生連續失蹤,據相關親屬披露多達三十餘名,這些學生的共同特徵都是約二十歲,成績優良,身高一百八十公分左右,失蹤地點都是長江大橋一帶人間蒸發。但是他們親屬以失蹤報案,警方堅拒立案並拒絕尋找,警方警告家屬不得外傳和接受採訪,並阻止親屬動員社會力量尋找。在三十二名親屬公開網絡信息後,警方被迫回應卻稱失蹤者僅三人,並斥三十多人失蹤是謠言,而警方堅決不立案的理由是不夠立案標準。

但是在大陸突然人間蒸發者,又豈是武漢這區區數十人。大陸關注社會問題的著名導演李楊,拍過反映大陸嚴重危及性命人身的系列電影盲井和盲山。盲井是講述一些邪惡者誘騙簡單盲信人,以親戚名義帶往礦井打工,伺機製造礦難將其殺害,以詐取數萬賠償金的社會現象。盲山則是一些邪惡者拐騙婦女,賣往深山充當繁衍後代的母體,這些明目張胆的邪惡行徑,卻受到區域社會的保護和行政警方不作為包庇。淪為繁殖後代母體的婦女,不是無奈接受悲慘命運,便是以生命代價尋覓逃跑之機。究竟有多少象王寶強扮演的打工者,卻沒有他那樣的好運躲過殺害,中共從未公開談及更遑論公布數據,但是從社會存在對此的惶恐可知,這絕非數百數千的小數字。至於拐騙婦女兒童的案件,曾有中共公布的統計數據,一年高達二十萬以上。

說到社會大眾的安全問題,管控民眾的司法警方的作為,無疑是最重要的參照領域,因為一個社會最大最無奈的不安全,便是政權對民眾肆無忌憚的暴虐,包括大量生命殺害和摧殘。中共歷史上對民眾的大肆殺戮不必提了,就是近些年引起國內外廣泛關注的血腥事件,也是不勝枚舉的。如大陸典型白領雷洋,出一趟門就遭警察暴打命赴黃泉。老實結巴的打工仔聶樹彬,不但無端陷入警爪屈打成招,就是槍斃後真兇供出案情,依然在大陸民憤洶湧下十餘年不改正。這種人身安全毫無保障絕非個別事例,而是任何一個大陸人隨時會面臨的險境。大陸上訪民眾的處境就能夠說明這一點,中共自己曾經供認訪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確有冤情,但是飽受冤屈不僅投訴無門,而且想抓就抓想關就關想打就打,死在上訪途中警察手裡的不計其數。

人的安全範疇當然也要包括言論自由,財產權利行使的安全,而中共對此的進犯恰與安全相反。當今在網絡上抱怨幾句食堂飯菜質次價高,就橫遭抓捕,群主為他人的言論竟判刑多年,這種對思想言論的迫害幾近瘋狂。政治思想方面中共更是迫害起來決不手軟,廣受國際國內關注的曹順利劉曉波,就被中共當著全世界的面凌虐致死。而曾經的中國首富仰融,一紙批文將他的資產盡數剝奪,湖南億萬富豪曾成傑尚在審理階段,所有資產卻已被官僚瓜分殆盡,袁寶景三兄弟被判死刑滿是疑點和背後權力的操作。總之,在一切領域充斥着無視法制的暴力,所有真相全被黑幕嚴密遮掩的恐怖社會,如果說這也可以稱為最安全,只有朝鮮中共等獨裁的黨主子才會相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