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習近平執政的社會基礎何在?

十九大的人事布局充滿變數,直到會議預定召開之前的兩周,代表還在不斷撤換之中,不僅證明自2009年開始的中共高層權力鬥爭綿延至今,還反應了鬥爭的激烈程度。大外宣媒體多維新聞網於10月8日發表的文章《習近平這五年:改革與反改革的生死較量》,明確承認:這五年係“習近平的‘生死博弈’——不僅係政治命運的放手一搏,甚至係人身安全的生死之戰”,承認郭文貴爆料係反習王聯盟的棋子。

習近平的執政難題:官員因反腐而官心背離

這篇文章談了幾個要點:

一係反腐極大地觸動了江胡以來奠定的利益格局:“中共十八大之後官方已經通告查處與宣判的省部級(含副省部級)以上官員235人。……這係中國曆朝歷代從來沒有過的情況;比中共建立政權之後前四代領導人所查獲的腐敗省部級高官總和都要多;每個被抓的高官背後至少與一個或多個利益集團捆綁;每個被抓高官利益鏈條上還有難以統計的更低層官員被一同處理,形成了一個個或大或小的窩案。”

二係這場生死博弈不僅事關習近平及其政策的堅定執行者王岐山的政治命運,還與其人身安全相關。該文稱:“中國過去五年的改革主軸係清理整頓——用專政手腕為卅多年的改革開放撥亂橫掂,習近平用全面整黨,全面反腐,全面調整來回應中共黨內的各類亂局。用他本人在2017年7月26日一次面向黨內高級官員的講話總結就係,‘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而在解決這些‘難題’與辦成這些‘大事’的背後,係生死之戰”。因此,“對於習近平與王岐山,實際情況係,因為一個主導反腐,一個操刀反腐,以至於中共的安保部門不得不針對他們二人採取超然的安保措施”——原文中的“超然”,應該係“超常規格”之意。

中共內部宣傳一向對高層權力鬥爭加以掩蓋,在大外宣媒體中如此敞開來談,估計係有不得不談的苦衷。因為用中共的話來講,郭文貴以美國為基地的爆料活動,不僅將中國政府綁上了顏面盡失的戰車,更係中共十九大暗流洶湧的反應。郭文貴本人從未隱瞞過他的背後站着不止一位“老領導”,他係代替“老領導”們提出“清君側”的要求。多維這篇文章也承認,習近平與執行反腐風暴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觸動了太多權貴利益集團的奶酪,引來不擇手段的瘋狂反撲也在意料之中,“外逃富商郭文貴通過社交平台的‘保命、保錢、報仇’之戰就很好地講明中國反腐和改革的利益博弈狀態”。

“郭氏推特革命”參與者的共同訴求:改變

在郭文貴爆料引發的網絡革命,形式上象推特文革,但由於訴求遠比文革複雜(多了一項社會財富重新分配的訴求),我將其命名為“郭氏推特革命”,無論係研究中國政治、社會,還係社會心理學,這一事件都極具研究價值。

這場“郭氏推特革命”參與者具有明顯的特徵:

在反對習近平、王岐山聯盟這一點上,官員、反專制的知識分子與社會底層這三種利益與目標完全不同的群體暫時合流。官員(包括與官員有緊密利益關係的商人)因2013年以來習王聯盟的強力反腐,落入郭文貴講的“家破人亡”之境(其實判死刑者極少),迫切希望王岐山被整肅,從而斬斷習的得力臂膀;部分反專制的知識分子期待郭的爆料會引發中共內部權力鬥爭,動搖中共統治。啲民運人士盼望在中共倒台之後自己取而代之;國內的底層失業青年則希望借郭之力“翻身”。這些人在郭的爆料中看到了“希望”。更為戲劇性的係,江澤民、曾慶紅等“老領導”竟然成了“郭氏推特革命”不少支持者希望所寄,他們冀盼“老領導”幕後發力,郭文貴前台領導他們公開活動,讓十九大成為習近平的惡夢。

一位借國安勢力發家、在反腐中逃往他國、本身也劣跡斑斑的商人,竟然成為幾大利益訴求完全不同甚至衝突的群體共奉的“領袖”,這一詭異現象表明:由於習近平對江澤民時期開始形成的利益格局改變過於峻急、用政治高壓手段對付所有“不穩定因素”,包括對言論空間的嚴重打壓,所有階層都對習近平的“苛政”(包括反腐敗)嚴重不滿。在極端壓抑之下,任何一點空間,都可能成為各種反對者的集結之地。

“郭氏推特革命”的支持者求變心切,不少參與者各懷目的,甚至不計較郭文貴的動機其實與他們的動機完全不合。郭文貴多次聲明,他爆料的初始動機係“保錢、保命、報仇”,這一點被支持者刻意忽略;郭講話中經常會出現讚美中共及現任領導人的講法,比如“中共養活了14億人”、“習近平係千年一遇的明君”等等,“郭七條”也明確了反貪官不反皇帝、不反體制,所有這些,都被支持者有意當成“策略”曲解;代表中共失勢一方的郭文貴及其“老領導”,包括放縱子弟掠奪公共財產的江、曾,一概被看作係“正義的力量”,自2017年6月1日以後,這種態度更明顯。6月4日那天郭文貴通過其推號*KwokMiles的推文係:“過去的三周,讓我覺得最興奮最幸福的就係讓我認識了中國政府新的年輕領導。他們有國際化的思維,他們也有着非常冷靜的政治智慧。而且他們的思考問題的角度不僅僅係抓抓抓,而係嘗試溝通和把問題變成更加的積極有希望。這也係郭七條的未來和文貴內心所要追求的。中國政府官員中有一股年輕的巨大的正能量!”——這種現象被網友諷刺為:“中國的革命群眾一直在尋找革命領袖,現在郭文貴出現了,大有成為革命領袖的架勢;而郭文貴卻反覆講,希望習近平做這次革命的領袖。”郭文貴爆料目標的高度波動性,更係被選擇性地解讀,比如他7月29日發出推文,號召“全民直播支持郭文貴,人民必勝正義必勝,打倒共產黨”,引來啲民運人士歡呼支持,結果兩天之後,他又發推聲稱:“我還沒有講過打倒共產黨.目前這一條還不在郭七條範圍之內!我不希望誤導尊敬的推友們!”即使係這種明顯的出爾反爾,也會得到痴迷“郭粉”一致點贊叫好。郭文貴本人在8月26日公開發布《全面徹底解決盤古及郭文貴事件申請報告》,以極謙卑的姿態向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只要能夠讓他保命保財,“一定以身相報,以國家利益為重,維護習主席的核心理念,為習主席奉獻自己的一切!”“站在國家利益習主席國際大策略的基礎上給文貴一個明確的目標任務。戴錯立功,用結果表達擁習愛國呢。”比較有趣的係,這封求饒的降書,硬被郭的鐵杆追隨者講成係“戰書”,係策略。

這一奇詭無比的現象表明,郭文貴本人無論係咩態度與結局都不重要,重要的係這些網絡革命黨的存在與毫不掩飾的暴力傾向,他們需要一位革命領袖,郭文貴的出現被他們看作最好的“革命時機”。了解他們緣何形成,在中國未來的局勢變化中將起何種作用,對判斷中國未來革命的範式很有幫助。這需要另文分析,唔係本文分析重點。

“郭氏推特革命”揭示:中共政權的社會基礎無存

上述三大群體在這次“推特革命”過程中形成的合流,註定係暫時的,不僅僅因為郭本人的真實目標、所爆之料難以證實以及策略失當——郭及其支持者四處樹敵:凡反對郭的人都被他們講成係“特務”,曾經的支持者一言不合也係“特務”,都面臨“郭粉”極其骯髒下流的辱罵——還因為這三類支持者求亂的程度以及對亂後秩序恢復的目標完全不同,甚至彼此對立。

中共官員當然希望王岐山失勢,讓習陷入反腐無力的狀態,從而得以恢復江胡時期那種“貓鼠一家親”的“美好時光”;知識階層希望輿論環境寬鬆一點,由於對習近平近五年來的嚴厲言論管制嚴重不滿,便開始懷念胡趙時代的相對“自由”和江胡時期的“寬鬆”,但他們未必真希望腐敗再度橫行,也不見得期盼“新造反派”奪權當政;社會底層人士對中共政權、官僚階層、富人充滿了仇恨,少數人甚至將仇恨對象擴展至所有體制內人士,指向低階公務員、教師及研究人員、醫護人員等一切相對成功的人士,前兩類人正好係他們將來的革命對象。這類“郭氏推特革命”的支持者們與海外民運人士的目標接近,即希望中共垮台,取而代之,但這樣的目標與官員群體反習、王的目標顯然係完全背道而馳的。三大支持者群體之間缺乏共同的利益訴求,這種情緒宣洩,可以在互聯網虛擬空間里暫時合流,成為一股“網上革命熱潮”,但註定難以轉化成為現實中的反抗活動。

這次“郭氏推特革命”的真正意義在於它展示了一幅極為諷刺的畫面:官員群體、商人階層、知識階層、社會底層都與執政集團離心離德。習近平可能不得不思考:他一心想要維持的中共政權,其社會基礎究竟係咩?一個沒有社會基礎的統治集團,維持政權穩定的唯一法寶就係暴力,這種依靠暴力維持的政權註定沒有前途。習近平如果要重構社會基礎,尋找政治支持,究竟應該向上還係向下?一個已經失去意識形態凝聚力的政權,尋找政治支持的方式只能係購買,向上購買的途徑就係恢復江胡時期的精英集團利益共享機制;向下購買,中國已經陷入經濟發展瓶頸,中共政權恐怕無此財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