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要讓你所有的委屈 受得有價值

1

你有沒有在職場中挨過罵?

當然。

是不是很努力很用功就可以不挨罵?

不是。

這是一個讀者跟我之間的問答。

她剛入職場,三天兩頭都要挨熊,她覺得很委屈,反問我,誰不是在職場中一點點地學過來的,為什麼那些人成了老鳥後對新人就變得如此惡毒?

明明說好了下班前給的材料,非要每隔一個小時就來問一次“弄完了嘛”,搞得你一次次被打斷思路好不容易在下班前弄完交上去了,還要被熊一句“什麼東西都非要踩着點幹完嘛?不會提前點兒?”

這種情況,委屈嗎?

是挺委屈。

但初入職場,你一無所有,什麼都不會,你想要學點東西,總要受點這樣那樣的委屈,沒有誰能例外。

因為受委屈最本質的原因,是因為你現在太弱了。

但既然這委屈必須要受,那就讓你所有的委屈受得值當一些。

2

你們聽說過“槍手”這個職業吧?

就是撰稿行業內靠幫別人寫稿子賺錢,卻永遠不能有署名權的人。

聽上去很“喪”對嘛?

憑什麼我寫的要署別人的名兒?憑什麼我出力榮耀卻屬於別人?

不憑什麼。你可以選擇不做槍手,你可以去做獨立撰稿人,但當你以自己的名義出去接活的時候,沒有投資方願意跟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草根寫手合作啊。

因為你沒有名氣,因為你沒有成熟作品,但你還要靠筆杆子養活自己,所以做槍手最終還是你給自己謀的一份工作。

這份工作的性質,就決定了你沒有名分,只能寫好了拿錢趕緊走人。

如果你不肯對自己的選擇與職業道德負責,在名人的工作室里做了那麼一丟丟工作,就到處宣揚某某名人的稿子是你寫的,你以為這個世界會憐憫你、重新審視你?

不會的啊。

你以為合作方會在意這稿子到底是誰執筆的?他們在意的是一個名人的品牌效應啊,你既然受下了這份只能幹活不能露臉的委屈,你就要讓這份委屈變成提升自己的砝碼。

周杰倫一開始不都是寫了歌拿給別人唱的嗎?武則天剛進宮的時候不是伺候皇后洗腳的嗎?哪個總裁助理不是熬了一宿的演講稿,卻要眼看着台前宣講的老大獨享那經久不息的掌聲啊?

別急着搶功,你要在受委屈的時候清楚自己的處境與位置。

從幕後到台前,從籍籍無名到鎂光燈下,都要用委屈與吃虧交一下學費。

3

有一年被外派到一個甲方公司執行監理一個商場促銷活動。

當時招了30個兼職學生來做臨促,甲方老闆是個寧可花高價聘人中龍鳳也不會貪便宜去聘一堆廢物的人。

所以當時給的兼職工資特別高,但條件是按天結算的,表現不好,可以隨時當天辭退並結算的。

這30個促銷員長得都特顯眼,也很外向,看上去個個招人喜歡。

活動臨近尾聲的時候,銷售額開始成倍下降,按照預算機制,要砍人了。

我把兩個值班經理叫到跟前,一個人給了一張表格,表格上有30個人的名字,讓他們一人劃掉10個。

讓我震驚的是,他倆劃掉的名單里,有8個是一致的。

我私底下分別問了一下他倆原因,給出的答案很一致,就是這8個人太負能量了。

其中有一個女孩很典型,第一天來到展櫃前的時候,賣貨非常起勁,嗓子都說啞了,臉都笑僵了,那天值班經理特意跟我說,這個女孩做工作很賣力,活動結束後可以給她多發點獎金,如果她願意,還可以吸納她過來正式實習。

可是第二天,她就去值班經理那抱怨去了,說她不能跟其他人拿一樣的工資,因為她做的最努力,一開始值班經理笑着跟她說,放心,每個人的表現,我們都看在眼裡。

但她還是不放心,後面的那幾天,不但總來跟值班經理抱怨,還在午飯的時候慫恿其他人都去找值班經理要求加薪,不然就不幹了。

可是沒有一個人來跟值班經理提這個要求,因為當時給的兼職工資已經是同行同類的三倍了,大家都心中有數。

值班經理苦笑一聲說,這姑娘,可惜了。

總有些人,做了點兒什麼,就馬上着急兌現。

他們不瞭解的是,任何努力,都有它的兌現周期。

比如期權,比如年終獎,比如升職,比如加薪。

一個值得跟隨的上級,你做了什麼,他都會看在眼裡,但他不可能因為一個人今天幹得不錯就馬上改了全公司的薪酬體系。

你的階段性委屈,只要受住了,就會變成上司對你的敬重與感激。

4

職場上,難免有一種Loser心態的死變態,就是只能通過難為新人刷到一種存在感與優越感。

遇到這類人,考慮兩個問題:

1、你的本職工作做好了嗎?2、她難為你的時候,還教你東西了嗎?

如果1沒做好,別抱怨,挨頓罵是自己活該,誰讓自己該做的沒做好呢,沒誰有義務哄着你幹活。

如果2是肯定的,那就忍忍,提升的過程就是如刮骨鋼刀般艱難。

如果純粹是找茬的,這種小人絕對是那種常年升不上去的心理扭曲大變態,你儘快提升自己就好,相信我,你很快就可以把她踩在腳下。

職場這些年,我寫的稿子,有不要臉的前輩非說是她寫的,我不會當眾反駁;主編的考核稿,每一篇都由我來寫,然後署他的名,領導查起來,我依然不敢承認,怕主編知道了會給我穿小鞋。

也會氣得哇哇大哭,也會暗暗抱怨上天不公。

但那些雕琢過的遣詞技巧,那些在採訪中感知到的人情細節,那些一遍遍被打回來修改再修改的日日夜夜,那些被不懷好意的人故意刁難的種種委屈,都變成了我如今行雲流水的血肉筋骨。

別被你看不起的人,扭曲了你的初心和價值觀。

他們沒那麼重要。

只需記住,我們得讓自己所有的委屈,都受得有價值就好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深夜書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