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真的彪悍!「大宋第一文武雙全俠客」辛棄疾

一個成熟男子的標誌是,他願意為某種事業卑賤地活着。

——題記

這個世界從來不缺牛人,但在兩宋交替之際,他們的出現顯得有些密集。

公元1140年,爺爺輩的蘇東坡已逝去40年,李清照阿姨正在杭州苦熬晚年,粉絲們還在朋友圈爭論——蘇東坡、李清照、柳永,到底誰是第一詞人。

此時,又一位巨星劃破天際,降臨齊魯。

和蘇東坡、李清照一樣,他將會是個大詞人。

不一樣的是,涉世之初,他是一個仗劍走天涯的俠客。

他熱血、暖心。

他的名字叫辛棄疾。

1、

慘淡月光下,一個少年,正在追一個和尚。

少年不是在追求和尚的感情,是在追他的命。

一追就是兩天整。

那是公元1162年,濟南郊區。

兩個人的坐騎,都累吐了,第三天,終於追上了。

要問少年為什麼追和尚那麼凶,因為那個叫義端的和尚偷了一樣東西,那東西非同小可,是抗金義軍的印信。

義端準備拿去獻給他的金主,而這個少年正是當時保管印信的辛棄疾。

竟然敢偷印信,我追,我追,我追追追。

眼見已無路可逃,義端回頭,提刀欲作最後的掙扎。

少年一個側翻,劍光同時閃過,和尚人頭落地。

果然是一個冷血劍客,快得匪夷所思。

少年嘆息了一下,擦乾淨劍上的血,在義軍微信群“愛金條,恨金狗”里發了二個字:搞定。

這個時候,他還沒有過21歲生日。

他是一個年輕的帶頭大哥,幾個月前,他帶着2000個兄弟投奔老鄉、義軍領袖耿京。

最初吸引老耿的,是辛棄疾的文學才華,於是任命他為機要秘書(掌書記,從八品)。

辛棄疾出生的時候,他的家鄉早被金國佔領,是敵占區。

儘管宋廷孱弱無能,人民卻英勇不屈。

宋紹興三十一年(1161年),金主完顏亮大舉南侵,想畢其功於一役,徹底終結南宋的小命。

烏泱烏泱的金兵,就象一支北方射來的毒箭(以黃河為弦),直插南方。

由於戰線拉得太長,越是往南,金對宋的攻擊力越弱。

後方淪陷區經常起火——宋人又不堪壓榨,奮起造反者,這裡一群,那裡一堆。

血氣方剛的辛棄疾是其中的傑出代表,從小他苦練劍術,熟讀兵書,凡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日後這是個優秀軍人。

……

當義端的頭顱被扔到耿京面前的時候,義軍的陣營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歡呼。

“年輕的老司機,”耿京的評價,言簡意賅。

一個古惑仔,就應該熱血澎湃。

2、

辛棄疾是一個寡言少語的人,但關鍵時刻冷靜果斷。

幾乎在義端事件發生的同時,金人內部矛盾爆發,一把手完顏亮在前線被部下幹掉,金軍開始向北撤退。

辛棄疾很有政治遠見,一次喝酒擼串,他向耿京建議,主動與臨安當局聯繫,利用這個機會光復中原。

“此主意甚好,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耿京端起酒杯說。

他越來越喜歡這個小老鄉了。

事不宜遲,辛棄疾和戰友賈瑞立即收拾行李,火速趕往南宋都城臨安。

一切都很順利。

但是在回程的時候,義軍隊伍里出了大事——耿京在海州(今連雲港)被叛將張安國殺害。

革命總是很複雜危險,有起義的人,必有不義之人。

一代叛徒張安國認為,識時務者為俊傑,金國退卻,只是暫時的,而征服南宋,卻是永久的。

他還認為,大哥,就是用來出賣的。

於是他跟幾個同夥,趁耿京在大帳睡覺的時候,將其亂刀砍死(三國名將張飛也是這麼慘死的),一時義軍內部人心渙散。

由於情況不明,很多人認為,辛棄疾應該先躲起來,然後再圖大事。

但辛棄疾滿肚子氣,欲除張賊而後快。他質問道:

“躲起來,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我們現在就去幹掉那個叛徒!”

就這樣,他率領50名騎兵夜襲金營,於數萬敵人中,活捉了叛徒張安國,並連夜狂奔千里,將其押解到臨安正法。

這樣的英勇和果斷,在歷史上也只有關羽、趙雲等名將做得到。

怎麼樣,我辛棄疾,照樣可以做到!

那段痛快殺敵的時光,是辛棄疾一生回憶的重點。

後來他在《鷓鴣天》中寫道,“壯歲旌旗涌萬夫,錦襜突騎渡江初。燕兵夜娖銀胡騄,漢箭朝飛金僕姑”。

每次讀之,凜然殺氣,噴薄欲出。

800多年後,我要再為他打一次call,厲害了我的哥!

一個古惑仔,就應該有萬千氣概。

3、

對於辛棄疾的出現,宋高宗趙構卻並未表現出驚喜,甚至還有些擔憂。

他任命這個年輕人為江陰簽判,這個職位相當於市委書記兼軍分區司令員,的秘書。

從此辛棄疾成了南宋的一名公務員,文職的。

他覺得自己終於能報效國家,抵禦外敵,開始五加二、白加黑地幹活,可是他錯了。

23歲,那是他噩夢的開始。

南宋官場是一個只懂享樂、不思進取的大染缸,上上下下討厭暴力,流行不抵抗主義。

有理想有抱負的幹部根本沒有出路,主戰派更要靠邊站。

他似乎遇到了假朝廷,從1181年到1207年,他被開玩笑一般、頻繁調任多達37次。

在福建、浙江、江蘇等一些地方的為官生涯,往往時間不長就以罷官收場。

總之,朝廷怕他,煩他,不想讓他好好工作。

幸虧還有很多人跟他志同道合,擔憂着這個國家的未來,希望拯救世道人心。

公元1175年六月,首屆中國哲學高峰論壇在江西上饒鉛山縣的鵝湖寺隆重舉行(史稱“鵝湖之會”),參會人員都是大咖,除理學大師朱熹之外,還有著名學者呂祖謙、陸九齡、陸九淵等。

論壇結束後,鵝湖寺一帶馬上成了大宋著名的文化旅遊目的地,“鵝湖寺的鵝”長期霸佔旅遊文化類公號第一名,發表的文章,篇篇都是百萬加。

辛棄疾常常一個人騎馬去尋古覓幽,一呆就是好幾天。

1188年秋天,辛棄疾的好朋友陳亮建了一個名為“統一大業”的微信群,成員除了辛、陳,還有朱熹。

他們約好當年冬天一聚。

但這種會面總是不容易的。

據歷史記載,那天冬天特別寒冷,很多人都凍成了狗。辛棄疾身染惡疾,無法下床,而朱熹也因檔期排不開,未能前來赴會。

“阿疾,我還是會來的,”陳亮在群里發言說。

那個傍晚,雪後,殘陽。

辛棄疾在瓢泉扶欄遠眺,一眼看見驛道上騎着大紅馬飛奔而來的陳亮,頓時虎軀一震。

兩人久別重逢,感慨萬千,開始在村前石橋上對酌。

想到山河破碎和當下綿軟的朝政,他們內心幾乎崩潰。

回到書房,他馬上寫了一首新詞:《賀新郎·同父見和,再用韻答之》,“……男兒到死心如鐵,看試手,補天裂”。

沒人理解他的苦悶,一次酒後,他曾路過一片松林,覺得松樹在故意阻擋他抗金,於是撥劍便砍。

一個古惑仔,他的雄心永遠都在。

辛棄疾唯一傳世書法作品:去國帖(局部)

4、

淳熙八年(公元1182年),一股邪惡的風暴朝前戰鬥英雄辛棄疾刮來。

那年冬天,辛棄疾由江西安撫使改任浙西提刑,還沒走馬上任,就遭到監察御史王藺的彈劾。

王藺控告辛棄疾,“用錢如泥沙,殺人如草芥”,意思是他的軍人作風太粗魯,用錢不節儉,殺人很隨意,這樣的人,怎麼能用?

朝廷果然明察秋毫,馬上更改任命——辛棄疾被撤銷一切職務。

雖然為官斷斷續續,但那些年,辛棄疾一直在堅持他的執政理念:對屬下嚴苛,對百姓寬厚。

他對百姓有特別深厚的感情,覺得在相對和平的時期,應該努力讓群眾休養生息,安居樂業。

由於他的武將經歷,朝廷曾派他平定南方的茶商叛亂,平叛結束後,他連夜給宋孝宗寫了一封信。

他控訴說,“田野之民,郡以聚斂害之,縣以科率害之……而又盜賊以剽殺攘奪害之。不去為盜,將安之呼?”

這段話的大意是,基層老百姓飽受壓榨,不當盜賊,他們又怎麼能活得下去呢?

他向朝廷建議:嚴格管束各級領導幹部,給老百姓更多的生存空間,讓他們生活得有尊嚴。

他對手下的官吏非常嚴格,動輒追究法律責任。(歷威嚴,輕以文法繩下,官吏惴慄)

相比之下,他對百姓極盡仁厚關懷。

在福建做提點刑獄時,辛棄疾給犯人判罪,第一原則就是“寬厚”,這在福建幾乎到了家喻戶曉的地步。(比居外台,讞議從厚,閩人戶知之)。

有一次他還親自複審某縣60多名囚犯,釋放了其中50多人。

南宋官場一向崇尚庸碌保守,辛棄疾的作派與體制產生了劇烈的衝突。

然而,有什麼不可以?

一個古惑仔,就應該對百姓有熾熱的愛。

5、

南歸之後,辛棄疾再也沒有機會奔赴彊場,為國盡忠。

既然英雄沒有用武之地,他被迫將手中的利劍換成了軟筆。

英雄情結一直在他心中熊熊燃燒,讓他不能自己。

不管在何處為官,他都不停地給朝廷上書,在各種微信群嘮叨收復中原那些事兒。

他也一直在準備上前線,在當湖南安撫使的時候,儘管這個職務跟軍隊一點沾不上邊,他還是創辦了2500人的“飛虎軍”,當他披上鎧甲,似乎又回到了熱血的少年時代。

事實上,隨着光陰飛逝,他已不再年輕,白髮眾生。

無奈鬱悶之時,他開始寫詞。

宋朝已經有了蘇軾、柳永、李清照這三位巨咖,寫詞,純屬自尋死路。

可是,勇武的辛棄疾,硬是在無路之處,砸開一條大道。

就如後人對他的評價,“人中之傑,詞中之龍”。

他自由揮灑,大大擴展了詞的題材範圍。

寫壯志豪情,他有《破陣子》,“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身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

訴報國無路,他有《水龍吟》,“楚天千里清秋,水隨天去秋無際……落日樓頭,斷鴻聲里,江南遊子。把吳鉤看了,欄杆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記鄉村情趣,他有《清平樂》,“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吳音相媚好,白髮誰家翁媼?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無賴,溪頭卧剝蓮蓬。”

玩婉約沉鬱,他有《青玉案》,“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總之,他一言不合就開寫。

寫政治,寫哲理,寫朋友,寫戀人,寫田園,寫民俗,寫讀書……只因為他深深地愛着這個世界。

生活虐我千百遍,我仍待它如初戀。

不管他手中拿的是劍還是筆,他永遠在作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歷史的囚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